作為青梅竹馬的橘真琴知道,對方水藍的眸子注視的對象不是他。七瀨遙在看的人,從來都不是他。

 

他知道,真的知道。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想一直看著他,期待他有一天會轉過頭來看他。

 

 

【真遙】視線

 

嘩啦嘩啦的水聲劃破寂靜的夜空,本該空無一人的岩鳶高中游泳池,這時有道人影在其中若隱若現。時而劃出水面,時而潛入水底下,如一隻悠游水中、怡然自得的海豚。

「真是的,又來了。」

推開游泳池的門,甫進入就望見這樣情景的真琴一臉無奈。

他這個青梅竹馬不愛說話,老是把感情隱藏在心中深處就算了,還外加沒有水就不能活的習性,如果沒有他在旁邊顧著,大概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會泡在水裡也不奇怪。

「遙、小遙,該起來了喔!」

彎下腰,真琴對著隨手扯掉泳帽和泳鏡的遙伸出手,心中大概猜到遙等下會說什麼,那一定是──

「就說了不要加『小』字。」

一臉不悅地伸出手讓真琴握住,他們的舉動一如小學時期,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

使勁拉起待在水中的遙,真琴在這過程中其實還是有些慶幸的。

還好遙在遇見回國後的凜後仍願意讓他握住自己的手,還有……在和凜的比賽後開始願意再度參加游泳比賽。

雖然最初是因為凜的關係,他才不願意再競泳了。

不想再傷害朋友,寧可不比賽的遙的想法他知道,但他什麼都不會說的。

「真琴?」

水藍色的眸子筆直地凝視明顯在發呆的真琴,遙的語調微微上揚,即使仍是面無表情,真琴也知道那代表遙在疑惑的意思。

「啊、沒事,快去換衣服吧。」

「嗯。」

抓著真琴遞給他的毛巾,遙往更衣室的方向走了幾步,突然靜止不動。

「遙?」

一向都能精準猜到遙想法的真琴,這回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能喊了他一聲。

照理說根本沒人在的夜晚,只有他和遙在的游泳池畔,一陣很涼的微風吹過,池面泛起陣陣漣漪,真琴盯著遙起來後就沒有任何生物在裡面的泳池,腦中閃過一道恐怖的想像。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看起來就好像、好像某種東西出來的前奏。

「哇啊!」

一把抓住遙光裸的肩膀,真琴被自己的想像嚇到慘叫。

感覺到自己被青梅竹馬抓住,遙回過頭,看著真琴,眼中有著無聲的詢問。

「那個、那個……」狂冒冷汗的想要解釋,可是又好像會說不清,真琴只能緊緊抓著遙,說什麼也不願意放開。

無聲地嘆口氣,遙伸手抓住真琴握住自己的手,在後者一臉恐懼中走向更衣室。

「遙?」

海洋藍的眸子看向他,手握的更緊了。

似是明白遙的意思,真琴的害怕瞬間化為無形,甚至轉為遙最熟悉的溫柔笑容。

 

他已經不擔心了。

──視線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只要遙願意握住的手、是他的就沒問題。

 

 

END.

練筆用,遙的個性還抓不太好(歪)

小沐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