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琴生日賀文

**未來架空設定,約兩人26>27的故事

 

 

Free!/真遙】Decade

 

遙有心事。

 

根據多日來的觀察和對他的了解,真琴很確定眼前不知道神遊到哪去的人心裡藏了一個秘密。

「遙、小遙……」

「什麼?」

眨眨海藍色的眸子,遙突然回過神來,對上一雙寫滿擔心的綠眸。

「沒事嗎?」

真琴憂心忡忡地想要伸手摸對方的額頭,卻被遙毫不留情地擋下來。那淡漠的表情沒有一點動搖,彷彿剛才只是不小心走神了而已。

「我沒事,只是在想事情。」

「有問題都可以跟我說喔,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

「知道了。」

看到他刻意別開的視線,真琴揚起一抹夾雜苦澀的溫柔微笑,除了更加確定遙有心事外,更重要的是──

 

遙不願意讓他知道。

 

 

「橘教授,早。」

「早安。」

從T大學的校門口走進來,還沒進到個人研究室,他已經接到好幾次的招呼聲了,除了有一兩個是同事外,其他大部分都是學生主動打的招呼。

沿途打招呼,等到進入個人研究室後,他終於鬆了口氣,總是上揚的唇角也慢慢恢復最初的直線。

隨手將帶來的公事包放到一旁,從窗外灑進來的陽光恰巧照在他手上,無名指的藍色戒指跟著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交往超過十年、結婚也快一年,其中甚至還有兩人在異鄉讀研究所那共度的五年,他怎麼可能無法讀出遙在想什麼?

熟到無法掩藏,只要那一點點細微的動作,又或者是一丁點眼神閃動,就能知道彼此的心意。

但是同樣地,當對方下意識不想讓另一個人知道某些事情時,他們絕對不會執意追問。

 

這是兩人之間無需言明的小默契。

 

現在遙不想說,他也不會逼他說。

依遙的個性,大概如果他不追問,可能真的就完全不說了吧。

是不是該再觀察一下呢?望著窗外落在桌面上的細碎晨光,坐在桌旁,真琴陷入了沉思。

幾下輕盈的敲門聲喚回他的思緒,一張年輕的女性臉龐探進來,帶著比外頭陽光還燦爛的笑容。

是他的助教,在他初入大學執教時幫了不少忙,讓他能很快適應學校的運作方式,在研究和教學兩方面都能迅速上手。

「老師早~」

「早安。」

「那個、橘老師……」

「嗯?怎麼了?」

直覺揚起溫暖的招牌笑容看向站在門口的助教,真琴不明白對方為什麼一直站在門口,不肯進來。

「這個週日您有空嗎,那天是您的生日──啊、不是我想問的喔,是那位……」

「咦?」

聽完對方的話,真琴先是訝異地睜大眼,接著低下眸,輕輕撫過手指某處,下垂眼中閃過暸然的神色和他人無法得到的溫柔光芒。

原來如此。

 

「我的話呢……」

 

 

坐在自家個人工作室裡,七瀨遙專心埋首在設計中,身旁早已堆了一大疊廢棄不用的草稿紙。

低下頭檢視甫完成的草圖,串上鍊子的綠色戒指從他衣內滑出來,在脖子上隨著動作晃蕩。

對歐洲知名設計學院畢業歸國的遙而言,靈感這種東西通常都是隨手拈來。況且有過就學時期國內外幾次參展經驗,他的知名度早已打開,畢業回國後光平時的設計案已經多到接不完。

可是現在他皺起眉頭,藍眸死命盯著的東西,絕對不是壓在死線前還沒交出的設計稿。

 

是伴侶的生日禮物。

 

時間還夠,只要他在今天畫出設計圖,一定就來得及。

筆在遙手上彷彿有了魔力,簡單幾筆就勾勒出圖案的雛形。

還是不行。

隨手一扔,剛有個大致模樣的草圖淪落為廢紙一團,落入早就滿出來的垃圾桶中,又滾到地上。

煩躁地望向時鐘,離真琴下班還有段時間,遙決定暫時放棄思考。起身離開工作室,他打算到自家特大的浴室好好泡個澡,重新整理思緒。

「呼……」

在恰到好處的溫度中,浸在水中能讓他整個人跟著冷靜下來,不像剛才那麼煩燥了。

頭靠在浴缸邊緣,他闔起眼睛,腦中閃過的還是真琴的容貌。

常常對他笑的溫柔、遇到恐怖事情就會膽小地躲在他背後發抖、照顧他的日常生活、以及在確定他們讀研究所最後一年,確定都能畢業的那天,他一臉認真地對自己說──

 

「遙,我進來了喔!」

 

拉開浴室門,真琴看到遙從浴缸的水面中猛然探出頭,一如以往地甩甩頭髮,然後在確定對方視線上移時露出笑容,朝他伸出手。

「又泡在水裡了嗎?」

「看就知道了吧。」

「哈哈,也是呢~」

看到造成他煩惱的人出現,遙同樣伸出手與他交握。在被比他大上一些的手掌拉起來時,他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幅畫面。

就是這個。

「咦?遙?」

疑惑地看著出浴室後就自顧自地往某個方向去的遙,真琴不明所以,只能慌亂地抓起浴巾追過去。

 

「等等啊遙,先把身體擦乾,不然會感冒的!」

 

 

× × ×

 

時間過的很快,週末一下子就到了。

細心替綠藍色條紋相間的小巧禮物盒繫上緞帶,遙起身來到正在收拾桌子的真琴身旁,剛才渚、憐和凜都來替真琴慶祝生日,一起切了蛋糕,喝了只有大人才能喝的酒,渚還笑著說好久沒幫他們慶生了,在他們回國後第一年大家一定要來聚聚。

只有他們才知道這有多難能可貴,高中的朋友到現在還能保持密切的聯繫。這幾年大家出國的出國、工作的工作,四散在各地,想要聚在一起就只有這個時候了。

「遙先去洗澡吧……咦?」

話還沒說完,真琴背後忽然感到一陣熱,他不用轉頭看,都能知道是遙從背後抱住他。

一只小小的盒子被舉到對方面前,在拆開的當下真琴又笑了。轉身將不敢面對自己的人帶入懷中,他摸摸遙柔軟的髮絲。

「遙就是為了這個忙了很久吧?辛苦了。」

「沒什麼,你喜歡就好。」

「我很喜歡喔。」

拿起盒子中的首飾,是一只刻成藤蔓的簡單樣式耳環。由一藍一綠藤蔓交纏而成,戴在耳朵上其實不太顯眼,幾綹頭髮就能擋住,即使是在大學工作的真琴都能戴著上班的程度。

「小遙,幫我戴上吧?」

「嗯。」

拿起耳環,他撥開擋住耳朵的灰綠色髮絲,先取下原先戴著的耳飾,再細心地替他戴上。

「好了。」

真琴點點頭,視線仍舊沒有移開。被看得渾身不自在,遙很想撇開頭,可是一想要今天是對方的生日,只好讓他看個夠。

「應該不只這樣……另一只耳環呢?」

沒想到連這點都被真琴讀出來了。遙愣了一下,從口袋拿出另一個盒子,裡面有個一模一樣的耳環。

「來,我幫你戴上喔。」

同樣的動作在真琴來做就是溫柔,換好耳環的遙安心地待在他懷裡,默默打了個呵欠。

連續趕了好幾天工,一結束所有的疲倦都湧上來了。

「想睡了嗎?」

「嗯……」

蹭蹭真琴的胸膛,他又打了個呵欠。在意識逐漸朦朧之時,他突然想到還少說了一句應該要說的話。

 

「真琴,生日快樂。」

 

 

END.

*裡設定

真琴拒絕女同事的邀約時會說「抱歉呢,我結婚一年了。週末預定和對方一起度過。」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