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回試閱

 

 

 

「煩死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抓抓火紅的頭髮,火神的口氣有些不耐煩。「誰知道今天要交啊,有寫就不錯了!」

 

「喔?這表示火神同學在責怪老師我沒有提醒你囉?」導師笑瞇瞇地回問。

火神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再笨的人也知道這時候不要回答比較好,難保老師等下又出什麼花招整人。

「好啦,快上課了,就直接說吧!火神同學,今天放學後留下來幫老師我整理資料當作懲罰。」

「什麼!?」火神大驚,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放學後的練球時間被占用。


放學後是社團時間,雖說高三的學長可以選擇不出現在社團,但是除非有不可抗拒的因素,他們都會去參加指導和練習。

一旦中斷練習,體能各方面素質都會下降,這可不是一個球員樂見的情況。


「就這樣啦,火神同學要是膽敢放老師鴿子……」看起來有些可怕的微笑浮上唇角,老師的語氣相當輕快,「可能到畢業前都沒辦法練球了喔!」 

「什麼!」

 


事情就此定案。

 


放學鐘聲一響,黑子收好桌上散落的文具和課本,起身前看到火神還趴在桌上,只是從背後看不清他的表情。

「火神君,我先走了。」

「喔……」從語氣聽起來很不情願,火神大概很不想去找班導報到,賴在座位上不肯起來。

朝還是背對他的火神微微點頭示意後,黑子背著書包離開,將放學後的教室留給他一人。

 


鞋子摩擦地面的聲音、球拍打地面的彈跳聲,以及此起彼落的吆喝聲在體育館響起,當黑子走進體育館看的就是這一幅熱血的場景。

和他高一剛入部時已經完全不同了,在連續兩屆拿到WC和I‧H比賽的冠軍後,誠凜現在雖然還稱不上豪門學校,但氣勢已然隱隱成形。籃球部的部員人數也因此跟著節節上升,已經是一個很有規模的社團了。


不過,今天和以往比起來,似乎又有點那麼不同。


「呀--請幫我簽名!」

大批大批的女高中生圍繞、挨擠在正前方的舞台上,尖叫聲的分貝絕對不輸台下練球的部員們。

站在出入口處的黑子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總給人無神印象的藍眸隱隱透出幾分無奈。


「黑子學長--」

眼尖瞄到黑子的身影,某高二社員忙不迭奔過來,拉長尾音和一臉看到救星的感動神情讓他很不想搭理。

這個性簡直是『某人』的翻版,只差在學弟不敢飛撲他而已。

而這位某人,現在正站在體育館的舞台上。

「我知道了。」

只講了這麼一句話,便越過動作誇張的學弟,走到白色邊界線上,離舞台有整整一個籃球場遠的距離。


「黃瀨君。」


聲音沒有特別放大,理應淹沒在各式嘈雜的人聲中,但女生包圍中心點的那個人就是有辦法聽到他的聲音。

「小黑子你終於來了!」好不容易等到人的黃瀨一臉興奮,只差沒搖尾表示他的歡喜了。

嗯,和學弟的相似度果然頗高。


暗自在心中下評語,黑子在黃瀨請所有女生離開的空檔,環視館內的情形。

畢業後在附近念大學的里子繼續擔任監督,一星期大概有一天不會到,那天就由他們高三的學長代理。

里子現下正在訓練高一的學弟--用她的三倍魔鬼菜單;高二則在高三幾位部員的指導下校正姿勢,全場都是體育服,只有站在舞台上穿著灰色西裝制服的人特別突兀。


「哇!小黑子你們現在人好多喔!」

「有事嗎?黃瀨君。」少了閒聊,黑子一開口就切入正題。

「咦--小黑子沒收到我的郵件嗎?」

被問的人頭朝左右小幅度晃動,邊拿出放在書包一整天的手機,螢幕上顯示一封未讀簡訊,傳來的時間是早上第一堂課。

「抱歉,今天沒怎麼使用手機。」

手指滑過按鍵,他點開郵件,花俏繽紛的內容隨之映入眼中。

 


吶吶,小黑子我們今天一起去圖書館唸書好不好?我有話想跟你說。

你不回的意思就是答應囉☆

放學後我去找你,下午見小黑子❤❤❤




T.B.C(試閱到此結束)


黃黑本《At that time》預購單已釋出~歡迎參考看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