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的結局只有一種;BE的結局卻有兩種,一是死亡,一是變心。我們的結局會是哪一種呢?學長。』


『再亂想就把你種在黑館門前!』

 


那時候對方還不悅地這麼說,可是現在呢?


在守世界離學院最近的海邊,他聽著海浪拍打上岸的聲音,忽地露出一抹笑容。可惜他的友人都不在,不然可能會因為這一個小小的笑容雀躍許久。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笑過了,自從對方離開後。


「學長,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問嗎?」沿著海岸走,他的話只有自己聽得到。


這是一個險惡的環境,看似清澈的海水底下隨時會竄過幾道黑影,可能是染上鬼族氣息的海洋生物,能力不夠馬上就會被拖下去作伴了。

不過在他剛用米納斯打掉好幾隻後,就沒有任何生物敢靠近他了。

他的能力早就進步許多,就算不靠那位強大的黑袍,也能自己處理許許多多事情了。

 

「因為,我早就看見學長你的心在動搖了……」

 

停下步伐,他低頭看著眼前一塊小小的方碑良久,濕潤的液體沿著臉頰滑落,滴入土壤,每一滴都是悔恨的眼淚。

 

「只是,我沒想到學長你選擇的結局會是另外一種啊……」

 


 


「哼。」

 

一片黑暗中,褚冥漾似乎聽到不悅的冷哼聲。

頰邊還有種濕潤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剛剛哭了,原因應該是剛才那個夢,可是他已經想不起來那個情景了,只有不舒服的感覺壓著胸口,沉悶的無法張眼。


「看來你很希望我死嘛,你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熟悉的涼涼語氣驚得褚冥漾一秒張開眼,反射性朝面前的人解釋,「我絕對不希望學長你掛掉!」

況且火星人之王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掛點,別鬧了好不好。

「嗯?」

挑起一邊眉毛,冰炎冷冷地看著他,眼中的怒火很明顯,連褚冥漾都無法忽視,「是嗎?又是變心又是死亡,你剛才作的夢要怎麼解釋?」


呃、慘了,連他都不記得的夢要怎麼跟學長解釋啊?

黑眸骨碌碌地轉,想要找個好點的藉口,可惜腦中只閃過一堆求饒的詞,根本就沒辦法想理由。


「褚,閉腦。」聽了太多求饒話的冰炎口氣自然也不太好。

「我閉腦!」抱住頭,褚冥漾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學長,你為什麼知道我在做什麼夢啊?」


沒道理內心的想法被監聽,夢也跟著流過去吧?他本來就沒人權了,這樣一來連睡覺都要擔心學長會不會在下一秒巴死他也太慘了吧?

沒有人權,也要有安心睡覺的權利吧!


「褚,你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陰森的語氣自他背後響起。

「我還想活……」

「那就閉腦!」

不耐煩地巴了自家小學弟一下,工作數日未睡的冰炎脫下黑袍,跟著上了柔軟的床鋪。

「學長你要睡了嗎?那我先──」他話說一半就被截斷了。

「安靜,繼續睡。」


沒睡飽怒氣值明顯提高的冰炎讓褚冥漾不敢反抗,乖乖地躺回去,閉上眼睛跟著睡了。

在褚冥漾閉上眼睛後,另一側的人張開紅眸看了他一眼,眼中似乎閃過什麼情緒,最後也閉上了。

 

風精靈吹進來,室內一片靜謐。

 

現在的他們,還只是在過程中而已,說結果論什麼的還太早了。

 

  

 

 

 END.

 

如果以為是BE的先說聲SOR~~~

這篇本來”應該”是BE,我才不會說是因為字數過少才寫成HE的呢(喂)

而且還是很不日常的小日常短篇(慢著)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