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光時期有




 

三點整,放學鐘聲才剛響起,老師前腳才踏出教室大門,黃瀨涼太就湊過來了,臉上滿是期盼。


「小黑子,一起走吧!」


今天赤司因為不知明原因取消了下課後的練習,他們放學後可以直接回家,如果要留下來自主練習也是可以的。不過有鑒於時間也接近會考了,還是乖乖念書吧。要是因為考太差被留校,導致無法出場比賽,可是會有很可怕的下場的。


被期盼眼神直勾勾望著的人抬頭回望對方一眼,便低下頭收拾桌上散落的筆記本和各種顏色的螢光筆,讓黃瀨只能看到他淺藍色的髮絲。


「小黑子?」沒有聽到回答,黃瀨疑惑地又叫了一聲。


「黃瀨君請稍等,如果趕時間的話先走也沒關係。」把筆記本疊在課本上,再拉上鉛筆盒的拉鍊,黑子哲也將所有物品收進書包裡,期間一直沒有抬起頭過。


淡淡的、好似對所有事情都不在意的聲音飄入他耳,黃瀨足足花了一分鐘的時間才想通對方的意思。


「咦咦咦──小黑子你願意跟我一起回家了!?」

「黃瀨君剛才不是問了嗎?」

拿起書包,澄澈的藍眸看了他一眼,語氣相當自然,「久等了。可以走了,黃瀨君。」

「啊、好!」興奮地跟在黑子身後,黃瀨闔上教室門,將無人的教室留給最安靜的下午。

 

 

一路上,黃瀨吱吱喳喳個不停,簡直比煩人的麻雀還吵,黑子偶爾回個一兩句,更多時候只是靜靜地聽。


他們運氣相當好,路上都沒有遇到黃瀨的粉絲,當然也就不會打斷屬於兩人的獨處時光。


「小黑子等下有想去哪裡嗎?要買香草奶昔嗎?還是去書店找書呢?我都可以奉陪喔!」


國二升國三的暑假來臨前的日子相當炎熱,才進籃球部快一年的黃瀨很清楚小黑子很常在練習後去速食店買一杯香草奶昔,然後坐在窗邊的位置上喝,邊看著窗外的行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嗯。」在速食店前停下,黑子仰頭看這個比他高上許多的少年,「黃瀨君今天沒有工作嗎?」


印象中,除了社團時間和一開始進社團的指導,他和這位新升上的一軍應該不會有太大的交集才對。

可是對方似乎在那場練習賽後就對自己起了莫大的興趣,動不動就在下課和放學後的時間來找自己,更會在部活中因為其他人對他的動作哭喊著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其中,有一句話反反覆覆出現了許多次,連他都不得不記起來了。

 


『哲君,這是黃瀨第四十五次說出一樣的話喔!』

桃井小姐曾經笑著這樣對他說。當時的他僅僅只是點頭,又再下一秒聽到對方說出一樣的話。


 

「謝謝。」


熟悉的嗓音喚回黑子突然游離的神智,他看見修長的手指握住店員放在櫃台上的兩杯香草奶昔,其中一杯在下一刻遞到他面前。

默默接下奶昔,冰涼的水珠沁出表面,沾濕了他的手。黑子微微點了一下頭,算是對黃瀨的道謝。


「小黑子不介意我們到外面喝吧?」


指指門口,黃瀨的笑容跟剛才一樣,不過黑子看出他的笑容沒有達到眼底。

四周討論的聲音似乎解鎖了,一下子全湧進腦海。他大概可以猜到是什麼原因讓黃瀨君的表情變成這樣了,果然還是被粉絲認出來了嗎?

點點頭,他跟著黃瀨走出速食店,沒有停下來,他們有默契地繼續往黑子家的方向走。


轉了幾個彎,黃瀨突然停了下來,低著頭的視線是向下的,似乎看到了什麼。


「黃瀨君,不走嗎?」吸了口奶昔,他疑惑地看著黃瀨蹲下身,然後抬頭看他。

黑子難得的視線向下,黃瀨是抬頭的姿勢。


「小黑子你看有蒲公英耶~」


「沒想到黃瀨君喜歡蒲公英。」面無表情地看著黃瀨將蒲公英置於掌心、小心翼翼地站起來後,送到他眼前。


「啊、不是啦,蒲公英有很特別的涵意喔!」黃瀨彎起眼睛,笑容在陽光的照射下更顯得閃閃發亮,「小黑子知道嗎?」


「並不清楚。」

「哈哈,果然是小黑子的回答呢。」


握住蒲公英的細梗,黃瀨朝頂端白茸茸的細毛一吹,載著種子的蒲公英傘立即四散開來,在黑子和他之間旋轉飛舞。


「我很高興認識小黑子喔!可是小黑子似乎都不相信我說的話吶,真傷腦筋。」


飛過來的白絮剛好擋住黑子看著黃瀨的視線,僅僅只有一秒,黑子卻覺得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等小黑子知道蒲公英的意思後,一定要告訴我喔!好不好?」

 

那種眼神,不是沒有笑意、不是無奈,而是蘊含了一種他也不明瞭的情感在裡面。後來黑子想起這件事時,常覺得自己一定是被那從未見過的表情給震住了,才會不由自主地點頭,答應對方的請求。

 

 


等他了解蒲公英的意思後,他們已經都不是帝光國中的學生了。

在這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內,又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最後,趁著一個也是不用練球的下午,他來到黃瀨就讀的高中。

 

「欸欸欸──小黑子你怎麼會突然跑來海常?」面對黑子的到來,黃瀨自然是萬分驚喜,衝過去就想往那嬌小的身影一撲。

「黃瀨君請不要這樣。」無奈地任由對方蹭臉,黑子開始覺得來找他是一個錯誤的抉擇。

「可是好久沒見到小黑子了,最近笠松前輩都不讓我去找小黑子……」

「請認真練習,黃瀨君。」

「可是我想見小黑子啊!」黃瀨話說的理直氣壯,一點都不覺得哪裡有不對。

眼角餘光看見笠松已經在摩拳擦掌了,黑子不著痕跡地退出黃瀨的懷抱,「黃瀨君,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啊啊,當然好!」


帶著黑子到一個比較沒有人的校園角落,黃瀨的目光十分熱切,看的黑子相當不自在。

輕咳了一聲,他的語氣依舊平穩,只是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特別情緒,「黃瀨君,我知道蒲公英的意思了。」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他沒把握黃瀨君會不會記得。或者該說……會不會已經停下來了?


「小黑子你還記得這件事?」

「嗯。」

「嗚嗚嗚我好高興喔──」再度撲抱眼前人,黃瀨這回不管黑子如何掙扎都不放手,「我還以為小黑子已經忘記和我的約定了呢!」

聽到黃瀨的話,他停下推拒,靜靜地待在他懷中。

「小黑子……?」

「我並沒有忘記。」

「那小黑子有沒有話要跟我說?」黃瀨緊張地低頭,卻只看到天藍色的髮絲,看不見他的表情。


沉默了一會,黑子的聲音再度從他胸口附近傳來,「黃瀨君,你沒停下來嗎?」


每次每次,連球隊經理都知道的話,現在還是沒有改變嗎?


馬上就聽懂了黑子話中的涵義,黃瀨笑的相當溫柔,「不可能喔,三年來我從沒停下過的一刻。」

 


「『我喜歡你,小黑子。』」

 


過去和未來說的話重疊了,國二到現在他已經收集了黃瀨數不清的喜歡。以前的他不清楚也不想去思考到底是真還是假,現在的他終於懂了。


抬起頭,他在黃瀨期盼的目光下,輕聲說了一句話,很短很短,卻讓對方又緊緊抱住他,依黃瀨身體顫抖的程度來猜,還很有可能是感動到哭了。

 


「我也是。」

 


不會再猶豫了,因為……

蒲公英的花語就是『無法停止的愛情』啊。




 


END.

 

這是父親節賀文喔(X 

 

我本來只想寫一千以內的小短文,

結果爆字爆了快三倍是怎麼回事啊──(驚恐) 

 

是說這星期應該還有一篇……吧(? 

有的話會在CWT當天PO文~

小沐大概六點就要跑去排隊了,就請沒去的各位先看文吧: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蘋果頭的青蛙
  • 阿阿 我發現一個錯字喲
    "黃瀨笑的鄉當溫柔" 應該是"相當"吧XDD
    是否打字太迅速XDD(我好煩

    歐歐歐 淡淡的甜味正蔓延我心中 快要化為興奮啦(推
    不過當黃瀨君蹲下時 我以為他在看螞蟻(沒情調
    哈哈哈 蒲公英營造出的氣氛總是治癒(笑
  • 感謝抓錯~
    看了好幾遍還是有錯字(抹臉)

    "小黑子小黑子你快看~"
    "嗯。"(看過去)
    "有螞蟻耶!"
    ...............噗,這樣完全破壞氣氛啊,不過也很像黃瀨會說的話XDDDD

    嘿嘿,我喜歡寫微甜的文喔:D

    晴沐恩 於 2012/08/09 16:17 回覆

  • 蘋果頭的青蛙
  • 我喜番淡淡的甜文><

    哈哈 黑子會= =的說
    "沒想到黃瀨君是個連看到螞蟻都會興奮的人阿"
    一臉面攤的說XDD

    噗~笑死俺了

    雖然黃黑是我一開始就粉愛的CP
    但最近看原作裡的青峰 逐漸爬牆到青黑去了(哇咧
    青峰 大輝,不容忽視的強大光芒。(你好迷人
  • 要是黑子那樣說,黃瀨絕對會重傷大哭的XDDD(笑倒)

    青黑也不錯,不過一看到他拋棄哲我就OOXX......
    (小黑子是這樣讓你欺負的嗎哼哼哼)

    噢對,我更喜歡青火!<<<笨蛋組(這啥冷門CP啊)

    晴沐恩 於 2012/08/09 17:37 回覆

  • 蘋果頭的青蛙
  • 青火阿。。。(遠目喝茶
    恩 有聽聞 但還未見識到(圖片倒是有
    那。。你要寫青火嗎?(興奮
    冷門CP組<<<一起衝動的笨蛋<<<很好,我準備爬牆了XDD
  • 笨蛋組會被我寫崩啦XDDDDD
    暫時還沒有打算寫青火,目前是到處看文的狀態(欸)

    快爬快爬~
    一起進入新世界吧(慫恿)

    晴沐恩 於 2012/08/10 00:02 回覆

  • 紫_雨夜
  • 相當甜蜜的兩人呢>w<
    (不過我比較迷赤黑XD)
  • 哈哈,赤黑也不錯:D

    晴沐恩 於 2012/08/12 0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