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那些年梗有ˇ


2.大學同宿舍同居設定有ˇ

 




 


那些年,他可以跨越同性別的障礙,勇敢追求他。

那些年,他可以不辭辛勞,常常從神奈川跑到東京來找他,只爲了和他見上一面。

那些年,他……

 

那些年,黃瀨涼太對黑子哲也的用心他看見了,更無法不被感動,然後對他的感覺慢慢轉變成和他一樣。

 


 ※※※


 

他們是被劇烈的晃動搖醒的。

 

一片漆黑中,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晃動,東西掉落的聲音不停歇,睜開的雙眼猶帶有初醒的茫然,幾秒後有個念頭迅速浮現、然後化為具體。

 

「地震了!」

 

不知道是誰率先大喊,坐在床上的人快速跳下,穿著拖鞋的腳踩過不再平緩的地面,或許慌亂中踩到誰的東西,但那都不重要了。

從沒覺得自己的平衡感這麼差,當世界不再平穩的時候,原來很好的運動神經也無法幫助自己站好。

 

 

不過,他們終究是逃出來了。

 

「小黑子,沒事吧?」

「嗯。」

 

斷電了,以往就算深夜也不是全然的漆黑,總有路燈什麼的在。可是現在除了遠方沖到空中的火光外,就只剩下微弱的月光了。

 

「黃瀨君呢?」抬起頭,清澈的藍眸中有著不明顯的擔心。

 

主震才剛停下來,餘震馬上又來,這已經是他們在戶外感覺到的第三個餘震了。

 

「小黑子在擔心我嗎?我沒事喔~」

還是黑子哲也熟悉的輕快語氣,可是死命握住他手腕的大掌已經隱隱約約透出一點端倪了。

「黃瀨君,請不要對我說謊。」即使只有一點點光線,他也能看清戀人臉上的笑容是強撐起來的。

果然,在他講完後,後者的笑容就垮掉了。

 

「小黑子……不要看這麼清楚嘛……」


左右張望了一下,剛在混亂中沒注意到,他被拉到附近沒有建築物、很空曠的大草皮上,大學生三兩成群聚在一起,有很嚴肅談論著什麼的、也有沉默不語,只用擁抱安慰彼此的。

「坐下吧。」逕自拉著黃瀨涼太坐下,黑子盯著他的表情像在思考,後者被他看的一頭霧水,可是又不知道該不該問。


 「小黑子?」

「黃瀨君可以說了。」

「呃、說什麼?」

「你在害怕。」黃瀨君握著他的手太大力了,還能隱隱察覺到在顫抖。

 

沉默了一會,黃瀨低下頭,小聲地說出還在宿舍中奔跑時的想法,「我很怕、很怕小黑子在這份黑暗中消失不見。」

 

影子從黑暗中分割出來,如果光不見了,是不是會悄悄的回歸黑暗,不在出來了?他很怕,所以只想用力抓住那份真實感,就怕手一鬆小黑子就消失了。

連交往都像在空中漫步,從同寢的室友到確認戀人關係,他始終覺得很不真實,這場地震又繼續爲不真實加乘。

 

「黃瀨君。」

 

聽著黃瀨的自白,黑子突然改為跪姿,高度剛好比坐著的黃瀨高一點,讓他得以俯視一臉不安的戀人。

雙手捧住他的臉頰,雙眸直視黃瀨,黑子的表情依舊淡然,但口吻很認真也很嚴肅。

 

「你不相信我嗎?」

 「我……」他不相信的應該是自己吧。

 

從國中二年級認識到現在,整整過了六年了,從朋友的心情轉為喜歡、再深深戀上那道嬌小的身影,他已經不能沒有他了。

「黃瀨君真的很沒有安全感呢。」

「對不起小黑子,我沒辦法阻止自己胡思亂想啊……」話說到一半,正在走憂鬱路線依舊帥氣的臉突然受到擠壓捏揉,迫使他停口。

「你的自信去哪裡了?」鬆開對他臉的玩弄,看著好看的臉上浮起的淡淡紅印,黑子突然伸手抱住黃瀨的脖子,讓他的臉埋在自己頸窩邊。

 

「咦咦咦──小黑子……?」面對主動的戀人,黃瀨很明顯地受到衝擊,眼睛瞪大、身體緊繃起來,腦袋瀕臨當機邊緣。

 

 「我就在你身邊喔,涼太。」閉上眼睛,他靜靜地說。

  

被各種恐懼佔據的心靈在一個簡單的擁抱中沉澱下來,緩緩放鬆繃到極致的身體,黃瀨露出釋懷的微笑。 

輕輕推開黑子,在對方略帶疑惑的目光中,改成他伸手抱住和一般男生相比之下,顯得特別嬌小的戀人。

 

「小哲也,謝謝你。」

 

「請恕我鄭重的拒絕這個稱呼。」

「不要這樣嘛小黑子──」小黑子都換稱呼了他也想換啊!

……嗯?他剛才想到什麼了? 

「你叫我什麼!?」在黃瀨又驚又喜的目光下,黑子沒回答,只是更用力地回抱他,耳根已經可疑的泛紅了。

 

「再叫一次嘛小黑子~」看見戀人小小的反應,黃瀨笑的非常燦爛。 

就這樣,偶發的憂鬱瞬間被破壞掉,黑子在被煩的受不了的時候,只抬頭說了一句,「黃瀨君好煩。」

 

「啊啊,我不是想聽這個啦小黑子……」

 

笨蛋。 

低低地喊了兩個字,看到黃瀨欣喜的表情,應該是完全忘了不安,黑子唇角揚起一抹不明顯的弧度。 

 

餘震中,能這樣緊緊抱著對方,似乎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END.

有一點點那些年的梗在裡面~


然後看到多愁善感的黃瀨是你的錯覺(?)

覺得人物有點崩壞百分之百不是你的錯覺(喂)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