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注意**




 


 

夜晚悄悄降臨,冬天的寒風吹過許許多多地方,颳起無地上人清掃的枯黃落葉,也來到少年身旁,吹起他短短的墨黑髮絲,以及臉上誰都無法錯認的苦澀笑容。

 

噢不,或許不該稱他為少年了,兩年前他或許是沒錯,但一個月前開始他就滿十八,是個仍稍嫌稚氣的青年了。

 

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

 

把手放進口袋,他握著手機,讓手心傳來異樣的觸感直竄上他頭,就好像他還在「那人」身旁時的感覺。

 

震動停了。

 

那種感覺也消失了。

 

掏出手機,他溫潤如水的黑眸盯著手機上顯示的未接來電名稱──「冰炎」,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有些複雜,既期待又絕望、快樂中帶有濃濃的悲傷……矛盾的情緒在他心頭互相撞擊,紊亂的心思無法再思考什麼。

 

才剛把手機翻到背面,手機就又震動了。

 

沒再看是誰打來的,他默默打開手機背蓋,抽出SIM卡對折,接著把手機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頭也不回地走了。

 

地上颳起幾片落葉。

 

###

 

「漾漾,你想調到台北分店嗎?」手腳俐落地調著飲料,店員之一千冬歲還有空轉頭問同是店員的好友。

 

位於台中鬧區的這家飲料店十分特別,雖然也是連鎖,但是每間都有自己的特色,裝飾方式不一樣,連店名也都不同,像是他們這間是「冰」店,所以店內裝潢是走銀白色風格,也讓許多客人喜歡在店內買飲料兼拍照。

 

「有缺人嗎?」褚冥漾從封口機拿起飲料,有點疑惑。

 

因為連鎖店、不,應該說是『伊沐洛集團』──連鎖飲料店只是其中一項產業──的總裁人很好,給的薪水高福利也多,所以台北那家店一直是打工族眼中的天堂勝地,每次要徵人幾乎都會搶破頭。

 

「聽說是業績太好了,總裁打算再擴大營業,再開一家。」

 

「為什麼不直接徵人?」把飲料交給最後一個客人,打烊的時間到了。褚冥漾走到門口拉下鐵門,繼續問好友。

 

「新人還要受訓一段時間才能開始工作,所以總裁希望能先從各分店調人手去支援三個月,等到新人上手再回到各分店。」

 

「每家分店都要派人嗎?」幾百家分店每家都派人也太多了吧?

 

「業績前五名。」千冬歲推推眼鏡,「根據歷年資料統計,我們只輸台北店而已。」

 

「可是我們只有兩個人,要是我去了你忙的過來嗎?」

 

「可以,總裁答應讓我應徵一個短期工讀生進來。」把流理台清理乾淨,千冬歲一語打中他的心,「再說,漾漾你想換環境轉換一下心情吧?」

 

的確,台中有太多和他的回憶了。

 

所以,他到台北新開的分店──「水」店幫忙了。

 

 

站在「水」店面前,褚冥漾望著牆壁出神,那裡有一個唯一可供辨認這家店是那特殊連鎖店的標誌:中間是水藍色的圓圈,圍在圓圈外頭的則是銀紅色火焰,就像某人帶給他的感覺。

 

「漾漾怎麼還再發呆?開幕典禮快要開始了,快去準備吧!」拍拍他的肩膀,同是來水幫忙的米可蕥──大家都叫她「喵喵」的少女語調輕快地提醒完褚冥漾就往裡面走了。

 

今天是水店的開幕典禮,每個店員都要站在店門口等待大老板的蒞臨,他也不例外。

 

快手快腳放好自己的東西,穿上店內統一的制服,褚冥漾摸摸快垂到腰際的黑髮,拿起隨身攜帶的藍色髮圈紮起簡單俐落的馬尾。

 

待一切都完成後,他掛著職業笑容走到店門口,和大家等待總裁的到來。

 

 

一輛他熟悉到不行的高級跑車行駛到店門口,緩緩停下來。

 

 

「總裁來了。」店員甲低聲說。

 

不,怎麼可能!?那輛車根本就是冰炎的啊!

 

褚冥漾瞪大雙眸,臉上的職業笑容不知何時轉換成驚恐的表情,顧不得還要接待總裁,轉身就往店內衝去。

 

不能讓冰炎看到他,他要離開這裡,馬上!

 

車門被司機恭敬地打開,穿著黑色西裝的冰炎從裡面走出來,紅寶石般的眼睛看了列隊歡迎他的店員一眼,說出的話絲毫不帶任何感情。

 

「總共有五個店員,少一個的去哪裡了?」

 

低氣壓讓全場靜默,連喵喵想幫好友講話都說不出口。

 

「第一天就怠忽職守像話嗎?讓他來見我,不然他以後也不用再來了。」

 

###

 

「那我辭職!」聽完喵喵的轉述後,這是褚冥漾第一個反應。

 

「漾漾不要這樣嘛,跟喵喵去見一下老闆又不會怎樣,難得有這麼好的工作,漾漾不要隨便辭掉啦!」

 

可是……

 

「漾漾……」看見少女眼中隱隱浮動的淚光,他嘆一口氣,妥協了。

 

反正半年來也沒聽說冰炎在找他,去見一面應該沒關係吧?

 

###

 

「總裁。」站在冰炎面前,褚冥漾恭敬地低喚一聲。

 

「你很敢跑嘛,褚。」

 

抬頭望進冰炎鮮紅色的眼眸,他不知道該回些什麼。

 

他早該知道自己的行蹤絕對會被冰炎翻出來,現在站在這裡只是更進一步確定而已,接下來會變成怎樣,他也不知道。

 

只是為什麼要找他?

 

為什麼?

 

「說,你為什麼要離開!?」猛然抓住他的雙臂,冰炎潛藏在體內的暴力因子被這不告而別的傢伙激出來了。

 

「痛!」低喊一聲,褚冥漾下意識迴避冰炎的問題,「學長,放開我……」

 

「你叫我什麼?」紅眼微瞇,眼中的狠戾更勝以往,手也下意識握地更緊了。

 

「學、學長……真的很…唔……」剩下的話全數消失在唇辦中。

 

他被強吻了。

 

強行撬開他的唇,冰炎的舌頭探入,就像以往每次吻他那漾,總能讓他身心一同沉淪,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直到他快窒息的前一秒,冰炎才鬆開對他的束縛。

 

「為什麼離開?」冰炎又問了一次。

 

「嗯……」還在意亂情迷的褚冥漾發出無意義單音,迷濛的黑眸閃過一絲黯然。

 

『你受傷了!』

『沒什麼。』

『亞,你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每次回來都會受傷?』

 

印象中的冰炎沒有回答,如同以往他問的每一次。

 

或許之前他會選擇把疑惑壓下,但這次累積太多的懷疑和不被信任的難受感讓他選擇離開,逃離這個如謎團搬的銀髮青年。

 

只是沒想到冰炎是『伊沐洛』集團的總裁,所以他才會笨到自投羅網,落入冰炎手裡。

 

「一年前,兢爭對手忌妒伊沐洛的業績,派了不少殺手追殺我。」冰炎忽然說道。

 

所以他身上的傷是這樣來的?

 

「如果把所有事情告訴你的話,會讓你曝露在危險之中,褚。」

 

是這樣嗎?

 

「……」他低頭不語。

 

「褚?」

 

「如果……你以後不要什麼都自己承擔的話……我就原諒你。」猶疑的話從低著頭的黑髮男孩口中說出。

 

「我答應。」冰炎很乾脆的回答。

 

沒有回話,褚冥漾以行動作表示──他撲進冰炎的懷裡,沒有抬頭,冰炎卻能感受到懷中人的顫抖。

 

那是一種無言的害怕。

 

「褚,」微微使力,冰炎讓那雙黑眸裡只能看見自己的身影,「還喜歡『水』店嗎?」

 

「什麼?」烏黑的眸子寫滿疑惑。

 

「這家店以你命名,是你的,店長。」

 

「啊?」

 

「給你的驚喜。」

 

亞又瞞他了!不過……褚冥漾身體放鬆讓他抱,這次算了,誰叫驚喜不藏住哪叫驚喜呢?




END.

早期文又一發~

有時候看到真的覺得有點恥啊(乾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