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慎入**

**背景音樂:蔡依林-無言以對**

**粗體字為歌詞使用ˇˇˇ






 

滴答滴答,鬧鐘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特別響亮,像在提醒他現在是一個人,本該在他身旁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如果是不知去向或許他還會擔心,還可以在那人回來時擔心地問他去了哪裡,讓那人巴他的頭斥責他怎麼不睡?下次不要等他回來之類的話。

 

如果……

沒有如果的如果……

 

早在學長身上發現不屬於自己的味道時就沒有如果了,不是嗎?

 

睜開毫無睡意的黑眸,這已經是第幾夜失眠了?他也不知道,只知道一整夜闔著雙眼有點累,所以睜開,看清無法再逃避的事實。

 

翻身,他抱住有學長身上淡淡香味的棉被,再度閉上眼,卻發現那股香味正在漸漸消失,離他越來越遠,再也抓不到。

 

 

There's nothing left to say.

 

 

他和學長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嗎?無言以對是他們最後的結局嗎?

 

了無睡意地起身,泡了一杯咖啡走到陽台,他望著太陽從對面的山頭升起,擺在陽台木桌上的咖啡漸漸轉冷,學長還是沒有回來。

 

現在會是誰陪他喝咖啡?

 

拿起咖啡往外潑灑,褚冥漾覺得自己對冰炎的感覺也隨著這杯咖啡消失在空氣中。徹底死了,他對冰炎的感情。

 

 

「褚。」紅色的眼眸帶著歉意,冰炎張口打算說些什麼。

 

「噓……學長,什麼都不要說了。」輕輕地把手抵在冰炎的唇上,褚冥漾淡淡地笑著。

 

別給他任何藉口和安慰,那都是虛假的。

唯一的真實就是冰炎不愛他了,如此而已。

 

 

There's nothing left to say .

 

 

少了解釋和藉口,他們是不是就無言以對了?

 

握緊拳頭又鬆開,他漾出一個溫暖的笑容,用著不在乎的口氣說著,「學長,我會搬出去,以後這裡就麻煩你了。」

 

不想待在滿是有冰炎回憶的地方,俐落地斷乾淨雖然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情,但就算會崩潰會難過,他還是要逃離這裡,逃到一個沒有冰炎的地方。

 

說不恨到現在才坦白的冰炎是騙人的,但他已經疲累到無法再管了,就讓他離開,好嗎?

 

 

望著新的住家,幫忙搬家的好友千冬歲和喵喵看著他,眼中的擔心早已不言而喻。

 

「漾漾你還好嗎?」

「不可以逞強喔,漾漾,喵喵會擔心。」

 

「我沒事,不用擔心。」笑著說無所謂,但真的無所謂嗎?

 

好友離開後,只剩他一人的房子大的可怕,就連空氣中也不斷叫囂寂寞,只有回憶不知何時再度襲上來。

 

『學長,這裡是……

『我們的新家。』

 

到現在還忘不了冰炎,他很傻吧?

 

現在,他只希望下次看到冰炎和他身邊的人時能說聲「嗨,好久不見!」,然後放下心中那份早已死亡的愛情。

 

 

To say Hey yeah.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