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 







死亡只是一瞬間,重生卻要等上很久很久。

 

閉上眼睛,他知道死亡終將降臨在自己身上。

他不意外,或許這就是喜歡上「那個人」的所能給予的、最終答案。

 


 

【特傳】完整的黑夜(冰漾、夏千)

 

 


從有印象開始,他就住在這個小小的山村裡了。附近除了一大片蓊鬱的森林外,什麼也沒有。離這裡最近的城甚至要走上三天三夜,也因為如此,這個小小的山村保有一般人印象中擁有的淳樸氣息。

 

但這只限於白天,一到晚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

 

入夜後,不安的氣息就會從森林中傳出,偶爾伴隨幾聲詭譎的竊笑聲,都讓村民不敢在晚上出門。

 

喀!

 

應該是無人的街道上,鐵鍊敲擊地面一下又一下,由遠而近,最後停在某間木屋面前。

 

還是來了嗎?

 

屋內的褚冥漾倏地打開門,看著一手持弓、另一手舉起正要敲門的好友,表情十分無奈。

 

「還是要去嗎?」

 

「對。」堅定地點點頭,千冬歲眼底流轉著紫金色的光芒--那是他心意已決時的象徵。

 

「真搞不懂你怎麼那麼堅持......」碎碎唸地關上門,褚冥漾抬頭看了森林一眼,「只到三點。」

 

「沒問題。」

 

談好條件,他把手伸到口袋中,握緊裡面的藍色掌心雷,彷彿這樣就可以給自己一點勇氣。

 

就這樣,兩道身影漸漸消失在森林深處,街道上再度恢復成空無一人的模樣。

 

「你要找的『那個人』離這裡不遠了。」

 

敏銳地察覺到有股「非人」的氣息朝他們而來,褚冥漾把槍抬至與肩同高,瞇起一眼,瞄準,準備一有異狀就開槍。

 

他們都知道來的不是人,是強大的吸血鬼。

 

而他們,也不是人。

 

是以獵殺吸血鬼維生的半吸血鬼。

 

他和千冬歲都是人和吸血鬼所生下的後代,母親同樣都在生下他們沒多久就死了,全靠附近幾個好心的鄰居暫時撫養,直到十五歲獨立為止。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自己流的血液不完全是人類的基因,也是那幾個鄰居告訴他們的。

 

和其他保守的小山村不同,他們的村子很歡迎半吸血鬼出現。因為半吸血鬼可以保護村人不受吸血鬼和其他大型野獸的襲擊,更不是以吸食人血維生,所以若不說,誰都不會猜得到他們兩個是半吸血鬼。

 

細碎的葉子摩擦聲音響起,無光的黑夜中視力依舊很好的褚冥漾瞇起眼睛,瞄準樹葉微微晃動的地方,扣下板機。

 

子彈自槍口無聲地脫出,依照他計算的角度,穩穩地射入樹林中。

 

樹葉的晃動停了。

一隻麻雀自樹上掉下來,已經沒有生息了。

 

「我估計錯誤。」

 

放下槍,他走過去撿起麻雀,看著躺在掌心上、被他打死的小鳥,黑眸中閃過一絲哀傷。

 

「對不起。」輕聲對麻雀說道,褚冥漾在地上挖了一個小坑,把麻雀埋進土裡。

 

「漾漾!」背後傳來千冬歲急切的叫聲。

 

「什麼……唔!」

 

還沒說完話,背後傳來一股異樣的氣息,他反射性朝背後開了兩槍,連轉頭查看的時間都來不及,只覺得頸後一痛,接下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夏碎你放開我!」

 

看到好友被打昏,千冬歲下意識反應就是扯開環在他腰上的強壯手臂,急著去看褚冥漾現在的狀況。

 

「小歲變不可愛了,以前都還『哥哥、哥哥』的喊,現在就只顧著朋友。」

 

話雖然是這樣說,夏碎依舊緊緊抓著千冬歲,不讓他有逃脫的機會。

 

「夏碎哥!」

 

惱怒地抬頭,千冬歲望進夏碎眼底,看見那雙紫眸閃著笑意,一時之間怒氣消散無影,連剛才在氣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可是漾漾他──」

 

不自在地別開視線,千冬歲看向被另外一名陌生吸血鬼打橫抱起的友人,眼中滿是無法掩飾的擔憂。

 

夏碎和他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不過差別差在夏碎是純吸血鬼,他是半吸血鬼,以獵殺他們為目標的獵人。

 

直到他在森林中無意間遇到自己的兄長。

 

 

意識自黑暗中浮現,敏銳察覺到身旁有個翻動書頁的聲音,褚冥漾倏地張開眼睛,手伸到腰側的槍套裡,卻沒摸到應該放在裡面的藍色小槍。

 

「醒了?」

 

淡淡的聲音飄過來,讓褚冥漾瞬間僵直身體。緩緩地轉頭,他看見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會是迷路了吧!?」

 

瞪大眼睛,在驚愕過度的狀況下,他連思考都沒有,話直接脫口而出,結果當然沒什麼好下場。

 

啪!

 

「你說什麼!」

 

一頭銀色柔順的長髮,額前一綹紅髮垂落在頰旁,白皙的膚色,再加上火紅的眸色,在在告訴他眼前這個人是吸血鬼一族中數一數二強的冰炎!

 

「痛痛痛……」

 

太久沒被打都忘記這個力道了!一點也不眼熟的小星星又在他眼前亂轉了,褚冥漾捂住後腦杓,只差沒痛到倒在床上打滾……呃,床?

 

「這是哪裡?」

 

遲鈍的少年終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陌生的大床上,據牆壁性質推斷,應該是在一棟木屋裡面。房間的擺設相當簡單,甚至是可以用「貧瘠」兩個字來形容了。

 

窗外依舊黑暗,連半點光線都沒有。只有擁有吸血鬼血統的他們才能觀物時不受任何影響,把黑暗中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你說誰的房間貧瘠!」惡狠狠的威脅聲在他耳邊響起,褚冥漾反射性抱頭回答。

 

「我絕對沒有說亞你的房間很貧瘠啊!」

 

「嘖。」

 

眼角餘光瞥見冰炎丟給他一個東西,褚冥漾反射性接住。

冰涼的觸感在掌心上蔓延開來。疑惑的眼神看向冰炎,他低下頭,緩緩攤開掌心,一把水藍色的小槍躺在他手上。

 

「亞?」褚冥漾無法理解冰炎的舉動。

 

「改槍,你之前改的還不夠好。」

 

把手上的書放到桌上,冰炎火紅的眸子筆直地望進他漆黑的眼底,唇角勾起一抹很淡的微笑。

 

「啊、謝謝。」拿起槍來檢視,褚冥漾發現被改過的掌心雷更好使用後,開心地向他道謝。

 

放下槍,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對了,亞怎麼會來這裡?」

 

「因為你。」

 

呃……!?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夜熐
  • 請問這篇還有後續嗎?

    追好久了.都沒下文.好傷心啊。
  • 月凝露
  • 想看後續
    下文下文!〈無限回響〉
  • 訪客
  • 我要看下文~~~~~~~~~~~~~~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