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架空設定**

 






F1本年度冠軍車手是──冰炎!』

 

隨著廣播者的宣佈,熱烈的歡呼聲在廣大的觀眾席上迅速爆開,每個人臉上都掛著興奮的神情,伸長脖子直想看到在今年巡迴賽中幾乎拿下每站冠軍的面貌。

 

此時,一輛造價數千萬台幣的Ferrari賽車刷地一聲停在車道附近的保養廠旁,待引擎的低吼聲漸歇,一名男子從車內跨出,頭也不回地走入保養廠內。

 

 

「又不領獎了?」看著搭檔走進保養廠,夏碎溫和的笑容未變。

 

「對。」俐落地拿下頭盔,一頭銀色長髮披洩而下,俊美的臉龐此刻正不耐煩地看向外面,「又是一群花痴!」

 

拿起桌上橡皮筋束起馬尾,冰炎對外面有群看起來就是衝著他來的女人毫不留情地批評。

 

「連年度冠軍都不親自領?」

 

「你今天話很多。」

 

逕自走進更衣室,出來時已經換上襯衫牛仔褲,手臂上還掛著一件黑袍的冰炎看了紫袍搭檔一眼。

 

「沒什麼。」夏碎的笑容又更加深一層,猛一看還真有點像狐狸。

 

「都是那個死老太婆搞的鬼!」沒去理會夏碎為什麼笑的那麼奇怪,冰炎皺起眉頭,口氣非常不好,「這個任務結束後還有三位董事直接下令要我接代導人的工作!」

 

「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夏碎指指外面那群正在發花痴的賽車女郎,眼帶笑意的說。

 

「……靠!」

 

惡狠狠瞪了夏碎一眼,他手掌向下,準備啟動傳送陣的前一秒才想到那個死老太婆在逼他接下這個任務時曾說過一句話。

 

『小冰炎在任務結束前都不可以使用傳送陣唷!不然下場會很‧不‧好唷!』

 

……那個死老太婆!

 

隨手抓起桌上的車鑰匙,冰炎快速地從後門離開,連多待在這裡一秒都嫌太多。

 

沒一會,和賽車同顏色的法拉利自車手專屬停車場疾馳而出,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

 

有沒有駕照不是重點,黑袍專屬的黑卡只要一拿出來,就算想弄架戰鬥機都不成問題!

 

冰炎和性能良好的法拉利十分契合,只需稍加熟悉一下就能立即上手。只可惜在有限速的高速公路上無法暢快地奔馳,讓他有些煩躁。

 

在腦中快速思考沒幾秒,方向盤立即一轉,朝著最近的出口開去。

 

下了高速公路,在他眼前展開的是一條蜿蜒不見盡頭的山路,更重要的是:沒有限速。

 

雖然山路無法將法拉利的功能發揮地淋漓盡致,但光是沒有限速這一點也夠冰炎滿意的了。

 

踩下油門,流線型的跑車在山路中穿梭,若隱若現,就像一條暢游在綠林中的銀龍,直到天色暗了下來,冰炎才踏上歸途。

 

心中的煩躁不知不覺降低許多。

 

在高速公路上開了大約一小時後下交流道,法拉利都維持在普通的速度,最後他將車子駛進高級住宅區,準備開回自己暫居的地方。

 

「啊!!!」

 

唧──

刺耳的剎車聲劃破天際。

 

不知從哪衝出來的黑髮少年瞪大雙眸,看著銀色法拉利和自己的距離僅有一公分,腦中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多想。

 

「你不要命了嗎!?」衝出跑車,冰炎氣急敗壞地對著少年就是一頓大吼。

 

「水漾~」

「水漾!」

「水漾,你在哪裡呀?」

 

「啊!」聽到後投傳來無數的叫喚聲,呆滯的少年像是想到什麼,叫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先是害怕,然後再轉為遲疑,最後轉為堅定。

 

「喂你……」

 

冰炎話還沒說完,黑髮少年猛然捉住他,腳尖一踮,吻上他。

 

沒錯,冰與炎的殿下被黑髮少年強吻了。

 

突如其來的衝擊太大,冰炎當下沒有立即反應,只能看著少年濃密的睫毛不斷搧動,夜色般的眸子像是承載了所有星光,凝視他時閃爍著炫爛了他的眼。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水漾!」

「你好過分!」

「嗚嗚嗚,我不管,水漾是我的啦!」

 

追過來的是一群看起來就像瘋狂粉絲的女人,其中也有一些是男的,根本就是男女通吃。

 

「抱歉,就如同你們看到的,我有女友了!」

 

女友!?

 

看著那群瘋狂粉絲垂淚離去,黑髮少年轉身,對冰炎抱歉地低語,「對不起,把你也扯進來了,我是褚冥漾,今年高三,也是……明星。」最後一句話他說的很遲疑,「如果讓你感到不舒服,我願意賠償。」

 

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塞進冰炎手裡,黑髮少年頭也不回地奔離現場,奔跑時飛起的黑短髮還可以看見耳尖隱隱泛紅。

 

「……」名片在冰炎手中被捏成一團廢紙。

 

靠!就不要讓他再見到他!不然他絕對要把這傢伙種在校門口!

 

可惜,如果人生永遠順利就不叫人生了。

 

幾個月後,學測成績放榜了,褚冥漾,藝名水漾,欲哭無淚地對著手中的學測成績單碎碎念,「這種爛成績能上哪裡啊?」

 

翻著手中的學校資料,他注意到資料最後,底下一行小小的字──Atlantis學院。

 

於是他填了。

 

同一天,冰炎收到一封關於代導人的任務簡訊。

 

 

或許,故事這才即將開始。

 

 


──在那之後──

 


看著火車站裡,據說是他的代導人,褚冥漾有一瞬間的石化。

 

「學、學姐!?」欲哭無淚地看著冰炎,褚冥漾有種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我是男的!」狠狠巴了小學弟一下,冰炎露出有些詭異的笑容,「歡迎來到Atlantis學院啊,學‧弟。」

 

……他完蛋了,竟然強吻一個男的!

 

「火車來了!快跳!」

 

不──他還不想死,學長你別因為這點小事就想置他於死地啊啊啊──

 

「吵死了!」

 

 

大腳一踹,跌落鐵軌的褚冥漾看到學長也跟著跳下來。

 

就算被強吻沒必要玩這麼大吧──!!!

 

 


──在那之後PART II──

 

天氣晴朗,微風拂過純白的窗簾吹進某個房間裡。房裡,風精靈嬉鬧般地玩弄躺在床上、明顯還在熟睡少年的黑髮。

 

「噓,別吵到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冰炎停下翻閱磚塊書的動作,淡淡地說。

「唔…學長……」黑髮少年揉揉雙眼坐起來,原先蓋在身上的棉被滑落腰際,露出印在白皙胸膛上一朵朵綻放的紅花。

 

那是某人宣示主權的印記,誰叫他的人是原世界最受歡迎的明星水漾呢?

 

好心情的揚起一抹笑容,冰炎闔上蟲字書,走到褚冥漾身旁,對他低語。

 

「究竟,誰才是女友呢?」

 

 



END.

很早期的文(掩面)

不過這個設定我還滿喜歡的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