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

 

 

 

 

 

 

據說,守世界和原世界的交界地帶有無數座花園,其中最有名的花園就是它──Atlantis

不同於其他花園,園中住滿名貴稀少花精靈的本體花,裡面已化成人形的花精靈自然不住這,但是他們還是習慣將本體放在有結界嚴密守護的花園裡,偶爾回來看看而已。

在這之中,除了本體在這的花精靈外,就只有「花園管理人」能自由進出,不受任何限制。

 

叩叩。

花園一角的休息室敲門聲響起。

 

「請進。」闔上公文夾,坐在辦公桌前的銀髮男子朝門口說道。

「你好,我是褚冥漾。」站在門口,黑髮少年自我介紹完後,這才走進來。

「您好,請坐。」

露出優雅的笑容,朝沙發區比了一個「請」的手勢,男子起身替褚冥漾泡了一壺茶,接著在他對面坐下,笑笑地看著他。

「我是賽塔,您是新管理人,對嗎?」賽塔說起話很像在唱歌,細細柔柔的非常好聽,有點像是催眠曲。

在正式上工前,管理人必須在前管理人身旁實習一個月,習慣所有事務後,在前任管理員的同意下,才能成為正式的管理人。

「是、是……對不起,晚了一個月來。」褚冥漾愧疚地低下頭,神情有點不安。

按照正常時間來說,今天應該是他成為正式管理人的第一天。只是一個半月前、在他好不容易考上執照,去領錄取通知單時發生了一點……呃、事情,導致現在才來報到。

「聽說您不小心被商店的招牌砸到,現在還好嗎?」語氣之中沒有怪罪的意思,即使褚冥漾讓他晚了一個月退休。

對,他就是被招牌砸到,被送進醫院住了快一個月才康復。

當初他還以為考到手的執照和管理區域的分發機會就這樣溜走了,誰知道當他提出延後分發的申請後,管理公會馬上就回覆說可以延後就任,任職的地點也都幫他分派好了。

雖然不是很能理解公會為什麼急著把他分發出去,不過看在可以延後就任的份上,他還不是不要多想好了。

誰知道這座花園是有會吃人的花還是什麼大問題──

「年輕的實習生?」

「呃、我沒事,也沒有任何後遺症。」

點點頭,賽塔喝了一口茶,才繼續把話說完。

「想必管理人必須具備的技能您都有了,不過在Atlantis,並非我能決定您是否適任,而是裡面的住民們推派出來的代表。

「花精靈決定?」

愣了一下,褚冥漾還是第一次聽說管理人職位認可是由住民決定。

「是的。可是很不巧的,我剛收到公文,今天下午就必須到管理公會開前任管理人的研討會議,為期半個月。」

什麼!?賽塔的意思難道是要放他在這個陌生的花園裡自生自滅嗎!

褚冥漾偷偷朝窗戶的方向看去,外面一片霧濛濛的,什麼也看不到。

「公會不接受任何理由請假,所以請您先閱讀Atlantis的管理手冊,注意事項都在其中。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問我。

讀出褚冥漾臉上的擔心,賽塔從抽屜拿出一本嶄新的管理手冊遞給他,裡面列出所有該注意的事項,包含隨時注意空氣溼度、陽光強度等等。不過這些管理花園的基本常識他都有,後面那幾條就非常奇怪了。

 

(十五)不要盯著懸在空中的時鐘看,會被追殺喔

 

……等等。

這是什麼注意事項啊?還有最後那個愛心是怎麼回事!這只會讓人覺得這個守則很詭異好不好?

見褚冥漾臉白一陣紅一陣,賽塔放下茶杯看向他,動作十分優雅,再加上微微發光的性質,像個「精靈」││不、賽塔的確是個精靈沒錯。

印象中現任管理者由精靈種族的人擔任,這一做就是幾百年,直到幾個月前才提出退休申請。

他只是剛好補到這個空缺。

「年輕的管理人,有什麼問題嗎?」

「呃……沒有。」應該。褚冥漾在心裡多補了兩個字,決定忽略後面那些無法理解的守則,先看前面的就好。

「好的,我該啟程了。」

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賽塔率先起身,朝褚冥漾點頭示意,用傳送陣離開Atlantis花園。

直到賽塔離開有一段時間後,褚冥漾才猛然想起他忘了問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他不知道住民代表是誰啊!

又發呆了幾分鐘,放在桌上的管理手冊順著吹進室內的微風往後翻了好幾頁,最後停在「Atlantis花園住民資料」上。

陽光灑進偌大的休息室,天氣不知道何時放晴了。

閉了閉眼,褚冥漾下定決心似地猛站起來,直接走出休息室,沒再看桌上的手冊一眼。

卻不知道,少看這一眼他往後的管理人生整個變調了…

 

「咦?」一走出休息室,他就看到有個人靠坐在牆壁邊,閉上眼睛似在休息。

那人有著純銀長髮、左額邊挑染了一撮紅色,和那雙血紅色的眸子十分相配,再加上那張偏中性的俊美臉龐、偏白的膚色,活脫脫就是一個會讓人看呆的年輕男子。

照理說來,就算不是女生,也會對這張臉感到驚嘆,不過對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龐卻讓褚冥漾背脊瞬間佈滿冷汗。

學長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啊啊啊──

「吵死了!」

聽到小學弟心中的「吶喊」,冰炎張開紅眸,瞪了他一眼,殺氣非常重,重到褚冥漾都懷疑自家學長是不是又出任務出到三天沒睡了。

「五天。」涼涼地補上這句,冰炎不意外看到褚冥漾的表情更驚恐了。

「學長……你怎麼會來這裡?」

看著冰炎想了老半天,他也只能擠出這個念頭。至於腦內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還是乖乖淨空好了,免得他老大一個不爽就給他一巴,讓他去見火星的小星星。

「知道就好。」冰炎讚許地點點頭。

「學長是來出任務嗎?」

思考了一下,學長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應該只有這個吧?雖然他不知道學長是什麼種族的,但是不太可能是花精靈才對。

「算是。」

疑惑地看著他,褚冥漾記得以前在Atlantis學院的時候自己的代導人講話不會這樣模稜兩可,今天是吃錯藥了嗎?還是太久沒睡精明的腦袋也跟著昏了?

「褚,你找死嗎?」

陰惻惻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近到褚冥漾都可以感覺到熱風隨著站在他背後的冰炎吐息一字一字灌入他耳朵。

「學、學長,你可不用站那麼近,真的!」

摀著熱辣辣的耳朵,他就往旁邊跳了幾步,幾乎是立即性地逃離冰炎。

學長果然是火星人!怎麼可能上一秒還在他面前,下一秒就站到他背後,瞬間移動也不是這樣用的吧!

「褚。」

他閉腦……等一下,好像有點不對勁。

感覺到空氣中的風精靈起了一絲騷動,褚冥漾緩緩放下手,用心去感覺風精靈們的話語。

有花受傷了!

這個念頭如雷般劈進他腦海中,顧不得冰炎還在這裡,褚冥漾急忙奔向風精靈指引的地方。

一朵銀色的花喪氣地垂著頭,原本銀色花瓣上的紅色紋路開始向外沿伸、已經到莖的部分了。這是這朵花得精靈本體雙屬性失衡前兆,只要紅紋向下至根,就連最強大的醫生來都救不了他了。

別慌、別慌,以前有學過怎麼治療這種屬性失衡的花本體,更何況化成人形的花精靈現在一定很痛苦,他要快點讓本體回到健康的狀況。

深吸一口氣,褚冥漾想要伸出手,卻發現自己全身都在顫抖,根本動彈不得。

「褚。」

冰炎的聲音從褚冥漾背後傳來,接著一隻略顯冰涼的手放在他肩膀上。偏過頭,他看見紅眸定定地看著他的。

「你可以的。」

短短一句話讓褚冥漾劇烈跳動的心開始趨為平緩。

沒錯,他當初會去考花園管理人就是因為喜歡這些花精靈的本體,想守護他們,才來到這裡,那他在害怕什麼?救就是了!

甩掉那些不該出現的負面情緒,褚冥漾故作鎮定地按照學到的方式治療屬性失衡的花精靈本體。

在白色的治癒光芒中,他看見紅色紋路褪回原先的位置,沒再繼續往下延伸,銀色花苞也抬起頭,向空中綻放出美麗的光芒,這才鬆了一口氣。

還好,花沒死在他手下。

「謝謝。」

呃、學長為什麼要對他說謝?抬起頭,褚冥漾雙唇不經意擦過一個有點冰涼的柔軟物體。

某少年石化了。

「我、我……」

面對冰炎微愕的神情,褚冥漾的腦袋打死結,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剛做了什麼。應該說,就算知道他也會打死不承認。

他絕對沒有碰到學長的嘴唇!

「褚。」

褚冥漾死命低著頭,就算聽到冰炎的叫聲還是沒有抬頭。

學長對不起他不是故意的可不可以不要宰了他千千萬萬拜託啊──

抬起小學弟的下巴,看到褚冥漾一臉驚嚇地盯著他,冰炎露出有點詭異的笑容,接下來的話更讓他覺得冰炎可能沒睡飽壞掉了。

「吻不是這樣。」

什麼?

腰部一緊,他和冰炎之間沒有一絲空隙。望著眼前忽然放大的臉龐,褚冥漾慢了好幾秒,才發現幾秒前的嘴唇觸感重現一遍,這次和之前的感覺不一樣,某人很刻意地盯著他明顯失焦的黑眸,幾秒後才鬆開對他的箝制。

「這是謝禮,你治好了我的花本體。」

淡淡地說出實情,冰炎甩甩手,上面的紅色紋路隱隱可見,不過沒有很明顯就是了。

「還有,我是Atlantis的住民代表。往後請多指教、管理人。」

面對笑的一臉邪惡的冰炎,褚冥漾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學長你快點去睡覺啦!不要在這裡整可憐的小學弟了,算他拜託學長可不可以──

 

微風吹進休息室內,輕輕翻動管理手冊,把寫有【Atlantis花園住民ㄧ號:冰炎。個性冷漠、只對其代導學弟‧褚冥漾特別。】的資料頁翻過,接著闔上手冊,留下灑落一地的陽光。

 

這只是開端,一切未完待續。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