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慎入** 


**背景音樂"郭靜:陪著我的時候想著她"**


 

 





「褚。」

 

你們十指緊扣,薄唇吐出他和別人不同的稱呼,望著你的紅眸如此專注,彷彿可以看上一整晚不嫌累。

 

「亞,我們明年再一起來看煙火吧!」

 

歪著頭看向身後給你靠坐的人,你笑的很燦爛。因為對你來說,煙火再怎麼漂亮,也比不上身後的戀人好看。

 

「嗯。」

 

回答你的是緊緊握住你的手和倒映在他眼底躍動的煙火。

 

 

--陪著我的時候想著他--

 

 

戴著耳機,你站在和他去年來看煙火的山坡上,想起你們去年定下的約定,唇角揚起有些苦澀的笑容。

 

聽著MP4播放你和他都熟悉的旋律,你搖搖頭,不想知道為什麼當初聽起來如此甜蜜的歌曲會變得這麼苦……不。

 

其實你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欺騙自己而已。

 

在約定好的煙火之約實現前幾個月,你開始發現戀人本就忙碌的工作變得更重了。常常忘記和你的約定,不過這沒關係,畢竟他忙著出任務無可厚非。這點你可以體諒。

 

但是,當他說出個小任務卻連著好幾天不回黑館時,你開始懷疑了。

 

其實啊,你的學長說謊技巧並不是那麼高明,你之前是信任他,才會願意將那些前後矛盾的說詞拋到腦後去。

 

『姐,最近學長有接什麼任務嗎?』

『都是一些一天就能解決的任務。』

 

是嗎?那他臨走前匆匆告訴你要出一星期的任務會去哪裡呢?他就有這麼篤定你不會去問他的行蹤嗎?

 

你淡淡嘲諷自己的愚蠢,早該發現了,卻還是到現在才願意面對事實、願意面對他的心已經不在你身上的事實。

 

現在回想起來,你們的關係恐怕是從幾個月前就開始變質了吧?很偶爾偶爾的約會裡,你發現你的學長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麼,又或者是……

 

在想

 

那時沒問,就算問了也問不出什麼來的。你那時候只能裝出一副開心的表情忽略他的神遊。

 

直到他帶著些許不耐煩的神情要你走了後,又把你一個人丟在黑館房間,去出她所謂的『任務』。

 

這樣的情形陸續上演了好幾次後,他索性連約會都遺忘了。

 

最後一次了。

 

你發了一封簡訊給他,提醒他今天是你們的煙火之約。並且在簡訊中下了言靈,告訴他你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今天務必要來。

 

離煙火施放時間還有五分鐘,從跟巡司那裡調來的資料你知道這個任務在十分鐘前就完成了。

 

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弱弱小小的褚冥漾了,不用擔心你會死抓著他的衣袖不放,真的。

 

銀紅交錯的傳送陣光芒在你身旁出現,你笑了。

 

「亞,你來了。」

 

望向面無表情的「戀人」,你發現在你叫他的單名時他皺起的眉頭,你也不難過。或許這個名字該是另外一個人在叫的吧?

 

「嗯。」

「看煙火吧!快開始了呢。」

 

右手輕輕握住他的左手,你拉著他坐下來,感覺到握住他手瞬間的僵硬,你也不在乎。

 

是啊,不難過、不在乎,一切總會過去。

 

比去年更盛大的煙火在黑夜中炸開來,碎成無數光點落下,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發出讚嘆聲,你的思緒卻不在那上面,只是做做表面樣子罷了。

 

二十分鐘的煙火很快就施放完畢了,山坡底下的夜市再度亮起燈來做生意。剛還在看煙火的人們全部擠到那小小的地方逛夜市去了。

 

「學長,走吧,我們去逛逛。」

「嗯。」

 

望著明顯又開始心不在焉的他,你笑笑地什麼都沒再說。

 

以前的你只要不喊他名字,他就會暴怒,現在連改回原本的稱呼都沒發現,究竟是心不在焉到哪種地步了?

 

擁擠的人潮裡永遠是靠著你握住他的手,他完全沒有施力,彷彿你一鬆手他就會離開。

 

那就、鬆手吧……

 

放開手,你被人潮推著往前走,他被推到另外一個方向。

 

滴滴。

他的簡訊聲想必在這時候響了吧?想起你設定好時間發送的簡訊,你重新戴上耳機,開啟MP4聽歌,即使嘈雜的人群中你聽不到音樂也一樣。

 

從此你和他就要往不同的方向去了呢。

 

亞,我們分手吧。

快去找那位總讓你心不在焉的人喔……好嗎?

                                      褚冥漾。





END.


,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