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搭配 [Without you]食用喔**

 

 





偌大的客廳裡,你和你的戀人各自盤據在沙發一角,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交談,空氣中隱約可嗅得幾絲火藥味。

 

是的,你們吵架了。

 

「學長,你的手機響了。」

 

沒想到最後劃破沉默的是手機鈴聲,你有些諷刺地勾起唇角,提醒他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其實不用你說他也知道,接起手機,他迅速和對方說了幾句話後,看了你一眼,低聲又說了幾句話就掛上電話。

 

「褚,我該去處理任務了。別亂跑,早點睡。」

「喔。」

 

看似乖巧地點頭,你看著黑色的身影消失在門外,在心裡盤算究竟什麼才叫做『亂跑』?是離開房間讓他暫時找不到你,還是自己一個人跑出去,到附近晃晃才算呢?

 

I just want to take a little breather

 

不管哪一種,你都想離開這個充滿他冷香味道的房間。

曾經很熟悉的味道,如今卻變得陌生不已,讓你只想逃離。

 

對著房間下了一道言靈,離開前你看了披在沙發上另外一一件對冰炎來說太小、對你來說卻是剛剛好的黑袍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離開Atlantis,你在回妖師本家必經的森林中漫步,想起那一次又一次的爭吵,短短一星期裡你們吵架的次數竟然數也數不清,根本就是除了出任務、上課的時間以外你們都在吵。

 

不吵,就是冷戰。

 

現在想想引起你們爭吵的導火線,你只想好好大笑三聲,順便在草地上滾個幾圈以示事情的可笑。

 

對,就是那件黑袍。

專屬於你‧褚冥漾的黑袍。

 

是啊,你已經不是那個小小弱弱需要別人保護的褚冥漾了,為什麼他就是不懂呢?或許是擔心、又或許是其他什麼,你已經不想去搞清楚了。

 

沒有那個必要了。

你的心已寒,只想先逃離那裡。

 

「然,我可以在這裡住個幾天嗎?」

「當然可以,歡迎你住下來,漾漾。」

 

看見突然跑回來的你,你的表哥沒有多問什麼,僅僅以一句話表示他的歡迎,然後就讓你住下來。

 

這幾天,你托著下巴看著窗外霧氣迷離的森林景色,眼中的堅定卻是越來越清楚,還在猶豫的心也慢慢安定下來。

 

時候到了吧,你接受了事實。

 

It’s safe to say that I’m ready to let you leave

 

接下來的一個月你沒有回去Atlantis,而是留下來學習妖師的知識能力和一切的一切。你完全不擔心你的黑袍戀人會殺到這裡來,他這次的任務長達一個月,沒有提早回去的可能性存在。

 

在這期間,你發現自己的能力似乎突破以往的極限,開始往更高的境界發展。這是你以前想不到的,繼承妖師先天能力的你似乎不只是這樣,還能變得更強,強到連你都無法預料的地步。

 

沒想到少了他,你會變得更好,這是你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但這是擺在眼前的事實,由不得你不接受。

 

沒來由想起丟在客廳的那隻手機,你這才發現自己許久沒打電話給他了,卻沒有任何感覺,平靜地像一灘死水,不起任何波瀾。

 

 

這就是少了他的感覺。

 

「褚。」

 

背後響起他的聲音,你卻不意外。一發現你不見了,他怎麼可能不想盡辦法找出你的藏身之地?

 

「學長。」轉身面對他,你笑的很溫柔,笑意卻沒有達到眼中。

 

「我們分手吧。」

 

We were never meant to be together

 

總該做個了結,不是嗎?

 

一次又一次無意義的爭吵和冷戰讓你累了,什麼都不想去想了。

所以你也忽略隱藏在背後的擔心和體貼,只想著如何擺脫那股沉重的氣氛,回到以前。

 

掌心忽然被塞進什麼東西,你攤開掌心一看,是枚銀色戒指,紅寶石碎鑚沿著戒圍鋪滿一圈。

 

「褚,嫁給我。」

 

眼底四起的霧氣讓你眼前人跟著模糊,先前的堅持和決定在他的一句話下,竟然像張薄弱的紙一戳就破。

 

原來你沒有想像中的勇敢,你只是……

 

「好。」

 

任他套上戒指,附帶一個溫暖到不可思議的懷抱,你靜靜閉上眼,享受這個久違的見面。

 

原來,你還是不能沒有他。

 

 

--在那之後

 

「學長,為什麼不讓我去出黑袍任務?」望著一個月前就拿到的黑袍,你不解地問。

 

「準備婚禮,你還有空出任務嗎?」翻著厚重的原文書,他唇角微勾,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是沒空,可是他是不會直接說出來嗎?非得說什麼「不准去出任務」嗎?也難怪會吵架了,你和他的認知根本就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一想起先前那些無意義的爭吵,你只想抱頭哀嚎。

 

到底是為什麼吵到差點要分手了啦──



END.

差點變成BE的HE(被踩扁)


,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