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你不知道,在那平凡到不行的日常生活中,到處都有確切而微小的幸福,只是看有沒有發現而已。

 

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都是喔……

 

    例子一:親情

 

「媽──我回來了。」打開睽違已久的家門,褚冥漾朝裡面大喊。

 

回答他的是一室靜悄悄的氣息,家裡空蕩蕩的,白綾慈、褚冥玥儼然不在家,更別提那個一年見不到幾次面的褚項了。

 

「都不在嗎?」想必老姐又去壓榨公會袍級了,可是老媽呢?去買菜嗎?

 

啪!

 

「站在門口發什麼呆!?」

 

啊哈哈,熟悉的聲音伴隨眼熟的暈眩小星星他都快倒背如流了。褚冥漾捂著後腦杓,絕望地發現這個事實。

 

「褚。」

 

他閉腦──咦?不對啊,哪裡好像怪怪的。

 

「學長,你怎麼在這裡?」不會是剛好路過的吧?怎麼想怎麼不可能啊!

 

「少囉唆!」又巴了滿臉疑惑的小學弟一下,冰炎不顧他哀怨的眼神,逕自走入房子。

 

喂喂喂,這是他家吧?

關上大門,他轉頭看向已經在沙發上坐下的冰炎,那悠閒的態度簡直像在自家似的,只差沒拿起遙控器看電視。

 

這樣說也不對,他去找學長的時候學長都是在看磚頭厚的書,從沒看過電視,或許這也跟黑館沒有電視有關係吧?所以說學長到現在都沒看過電視嗎?真可惜了電視這個好機器,這可是除了電腦以外人類第二偉大的發明啊!

 

「褚。」大魔王的聲音再度響起,還加重語氣,擺明就是不耐煩了。

 

……他閉腦。

 

「巡司留下蛋糕。」

 

客廳桌上的確擺著一個附近知名蛋糕店的紙盒,不過褚冥漾心裡有個更大的疑惑。

 

學長怎麼比他還清楚他家裡的所有事情?暨竊聽天線後,他不會有什麼透視之眼吧?這也太可怕了!

 

嗯,黑髮少年胡思亂想的下場當然就是被自家學長又巴了好幾下,這才乖乖閉腦,在單人沙發坐下。

 

順手接過冰炎遞過來的紙盒,褚冥漾輕輕地打開盒蓋,唯恐裡面的甜點有一絲的損傷。在看到裡面完好無缺的蛋糕後,他揚起一抹愉悅的笑容,一手小心翼翼地把甜點拿出來,另一手拿起附在盒子裡的叉子,開始享用美味的蛋糕。

 

濃郁的香味在鼻尖散開,入口即化的味道更是讓他闔上眼睛回味許久。

 

表面上看起來對他很兇,但老姐其實是很疼他的。從小他就大小傷不斷,總是讓家人煩惱、擔心,但是他們卻沒有因此放棄他。只能說家人就是家人,永遠有切不斷的一份關係存在。

 

又叉起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大門鎖被轉動的聲音恰巧出現。

 

「媽──我回來了。」放下蛋糕,他看著走進來的白綾然喊道。

 

「漾漾?」

 

家人,就是這樣的存在。

 

    例子二:友情

 

「漾漾,今天午餐在風之白園!喵喵做了甜點漾漾要吃喔!」笑容燦爛的友人在一下課就站在褚冥漾桌前,揚揚手上的提籃對他說道。

 

「好,等我一下。」

 

加快速度收拾桌上散亂的文具和講義,等到褚冥漾抬頭時,教室除了他已經空無一人,連剛才跟他說話的喵喵都不見了。

 

他們先過去了嗎?

 

望著乾淨的桌面,他突然想到以前在國中時,自己的桌子永遠不會有乾淨的一天,不是充斥著各種難看的嘲笑塗鴉,就是被掉下來的天花板或是丟過來的各式物品用的傷痕累累,一點都不完整。

 

如果喵喵他們只是普通人,他們還會對他伸出那雙友誼的手嗎?還是像以前那些人一樣,畏如蛇蠍的避開他?

 

他沒有底。

 

「漾漾?」不知何時再度出現喵喵疑惑地看著他。

 

「你們不是先走了嗎?」

 

「千冬歲說漾漾收拾時間還要三分鐘五點零四秒,所以喵喵就先去擺好東西呀!」歪著頭,少女用澄澈的褐眸看著他。

 

「漾漾要走了嗎?」

 

「嗯。」點點頭,把剛才的想法拋到腦後,他起身和喵喵往風之白園去。

 

教室再度恢復安靜,只見剛才他們都沒發現的人倚著講桌,唇角微微上揚,連紅色的眼眸也看起來柔和幾分,不再冷漠。

 

「……笨蛋。」

 

重要的是他們就是會對你伸出手,何必去做不必要的假設?

 

在風之白園和友人們一起用餐的褚冥漾心中滑過一道暖流,彷彿他一直追尋的東西找到了。

 

吶,朋友不就是這樣?

 

    例子三:愛情

 

愛情這種東西不可能出現在他身上的,褚冥漾從以前就一直這樣認為,直到他遇到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他的直屬學長,冰炎。

 

他不懂那是不是愛情,只知道最近只要學長一靠近就會不由自主臉紅,看到別的女生對冰炎投以愛慕的眼神時,心裡就會有種沒辦法解釋的不舒服感覺,彷彿卡了什麼東西在喉嚨,不斷膨脹,終致無法呼吸。

 

那是什麼樣的情緒?他自己也困惑了。

 

「褚,你吃醋了。」自然把他心聲聽的一清二楚的冰炎紅眸逐漸轉為深沉,說出這句簡單明瞭的話。

 

黑眸倏地瞪大,他一張臉先是刷白又立即泛紅,色彩繽紛,只差沒有青色來干擾了。

 

他怎麼可能吃那些女生的醋!?

學長這句話的涵義不就代表他對學長有意思嗎?

 

打死他都不可能說出這句話的!

 

「你說了。」

 

他什麼都沒說,他絕對不會說他喜歡學長──

啊!怎麼又自爆了?

 

懊惱地敲敲腦袋,褚冥漾垂下頭,語氣飄移不定,剛好忽略冰炎露出微笑的神情,不然他大概又要叫火星人之王竟然笑了之類的話。

 

「學長……對不起,造成你的麻煩,我、我……」

 

接下來的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了,冰炎封住他的唇,逼他把那些口是心非的話全數吞回去。

 

「褚,我喜歡你。」抵著他的額頭,冰炎輕聲地說,紅眸裡滿是不容置疑的認真。

 

戀人,就是這樣的存在吧!

 

 

所以,生活中真的充滿小小的、卻只要碰觸到就會想流淚的幸福,只看有沒有握住而已。

 

記住,請別攤開掌心讓它飛走了。



END.

現在看還是很喜歡這篇,特地讓它浮出來(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那個……喵喵的眼睛是綠色的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