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學學、學長,這裡好好好、好冷……」拉緊身上的羽絨大衣,褚冥漾抖個不停,連話都說不清楚。

 

在這只有純白色調的環境裡,半個手掌大的雪花從天際不斷落下,外加從未停歇的強勁北風呼呼吹過身旁,即使穿的再厚再溫暖,他這個從小就生活在亞熱帶的人也沒辦法承受地住,所以現在已經冷到快暈過去了。

 

「嘖。」看了臉色慘白的褚冥漾一眼,冰炎不屑地冷哼,順手拋給他一樣東西。

 

手忙腳亂地接住冰炎丟過來的東西,他攤開掌心一看,是顆小小的炎晶──也就是用水晶包裹起來的火焰,整枚水晶散發出恰到好處的熱度,握在手裡比那個要熱不熱的暖暖包更好用。

 

啊、謝謝學長。

 

望著學弟愉快的笑臉,冰炎點點頭,繼續領著他往人煙罕至的冰原方向走去。

 

望著學長穿著黑袍的背影,褚冥漾的思緒又飄遠了。

 

今天他和學長是來出任務的,委託人就在這種冷得要死的鬼地方生活,所以他只好跟著學長來到這比南極更像南極的地方,不知道等一下會不會看到一隻企鵝從旁邊走過?

 

他這輩子除了動物園還沒看過一隻企鵝,不過就算在動物園他也沒看過企鵝。還記得國三去畢業旅行時,台北木X動物園剛有企鵝,一大堆人都跑來看,他夾在人群裡好不容易排到要看企鵝時,不曉得被誰從後面推了一把,整個人跌倒在地上,還被排在後面的人踩了好幾腳,最後被送進醫院也就沒看企鵝了。

 

……不得不說,他還真是衰到無人能及。

 

「這裡沒有企鵝。」冰炎頭也不回地拋出一句話。

 

嗯,也是啦!這裡是守世界,怎麼會有企鵝?就算有也絕對是火星版的企鵝,就像他前面那位是火星人之王一樣!

 

「褚,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對不起天氣這麼冷他不多想點東西絕對會冷到只想縮成一團啊!

 

「喔?敢回嘴了?」冰炎倏地停下腳步,轉過身,瞇起紅眼望向表情明顯驚恐的褚冥漾。

 

他錯了──他怎麼敢反駁學長大人的話──拜託不要把他種在這個冷颼颼的地方啊!就算要種也是種在黑館面前供人景仰千秋至少比較溫暖啊──

 

……怎麼在心裡吶喊完後連他都覺得好悲哀?

 

「吵死了!跟好,走丟我就把你種在這裡!」語畢,冰炎再度往遠方那座冰山走去。

 

 

風很大,點點雪花被吹到他眼前,逐漸模糊他本就不是很清晰的視線,而前方那黑色的身影不斷往前走、一點一滴沒入風雪中,終至分不清現在身在何處。就算想要撥開眼前的雪看清一切,還是會有新的雪被吹過來,恍如闖進一個銀白色的謎團,無論他怎麼張大眼睛努力向外看,還是沒看到那令他安心的黑色身影。

 

忽然,在他眼前飄落的雪花往中間聚集,排成一抹不是很清楚的人形,然後漸漸變得清晰,就像拍照時對焦上,一個白色頭髮、銀色眼眸和皮膚白皙到不可思議,身穿日式和服的女子出現在他面前。

 

褚冥漾的表情立即變得十分難看,原因無他,女子的腳是懸空的。

 

『幫我……』輕啟那幾乎沒有血色的唇,女子幽幽飄出這句話。

 

默默倒退一步,褚冥漾既不點頭也不搖頭。

 

別鬧了!當他沒看過電視嗎?這根本就是『雪女』好嗎?雪女最愛吞食在雪地中迷失的靈魂了,現在是想吞他的嗎?問題是他沒有迷路啊!雖然學長愛對他使用暴力,但是怎麼可能讓他走丟?

 

等等、雪女往他的方向飄過來做什麼?

 

不要再過來了啊啊啊──猛地轉身就跑,他也沒注意自己到底往哪個方向胡亂跑一通,所以下場就是……

 

喀!

 

他跑到只結一層薄冰的湖面上。

 

喀啦喀啦!

 

無法承受他體重的薄冰像是鏡子被敲碎一樣,從他站立的地方出現了整片的裂痕,可能再沒幾秒他就會摔入可以馬上凍成冰棒的湖底,更糟的是──

 

『找到你了……』

 

雪女追來了。

 

望著猛然貼近他臉的雪女,褚冥漾驚愕地忘了該做些什麼來反擊她,又或者說,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攻擊雪女。

 

『很乾淨的靈魂呢……』

 

他耳邊似乎迴盪著雪女格格的笑聲以及眼前那可以跟瞳狼媲美、不斷張大的嘴巴,似乎準備將他整個吞食。

 

但當雪女嘴巴張到某個程度時,卻突然靜止不動,她瞳孔倏地放大,像是看到什麼令她錯愕的事情。

 

「這傢伙是我的,誰都別想帶走!」

 

冰炎冷笑地從雪女後方走出來,一支刻著繁複花紋的長槍也穿過雪女後腦杓,直達口腔,大概離褚冥漾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爆!」

 

在爆符的爆炸下,雪女連聲哀嚎都來不及就化成細細的白色粉末,灑了他和冰炎一身。

 

「老頭公和米納絲你是帶開心的嗎?」看著還在發呆的學弟,冰炎毫不留情一掌巴下。

 

 

好痛!在強烈的痛覺下,褚冥漾總算回神了。

 

不回神也不行,他腳底下的薄冰因為剛才的『劇烈動作』全數碎成一片一片,足以讓他摔入凍地要死的湖底了。

 

「嘖。」拎著褚冥漾的衣領,冰炎沒多久就回到一般的地面上。

 

『謝謝你,黑袍。』雪女死後,風雪散去,在他們眼前站著一名有著特殊氣息的女子。

 

「不會。」

 

懶得理人的學長這回會這麼恭敬,表示眼前這位一定是不得了的重要人物。褚冥漾如此分析著,對女子也多了幾分敬畏心。

 

微微鞠躬後,女子在下一陣風來之前消失無蹤,連淺淺的足跡都沒留在雪地上。

 

「那是這片領域的守護者,某天高階妖怪雪女闖進這片領域,殺死不少旅人,但由於雪女和守護者的能力不相上下,守護者無法解決雪女,所以請公會過來處理。」

 

點點頭,褚冥漾默默把冰炎講的話記到腦海裡,現在手太冷無法伸出來寫筆記。

 

瞇眼看了他一下,冰炎隨即把目光調向佈滿碎冰的湖面上。

 

在夕陽的照耀下,碎冰在水面上晃盪浮動,折射出讓人無法直視的耀眼光芒,湖面偶爾因為雪花的落下漾起一道細細的漣漪。

 

「褚。」

 

什麼事?好奇地抬起黑色的眸子,褚冥漾不懂學長為何叫他。

 

「聽到我剛才說的話了嗎?」

 

咦--想到冰炎剛說的話,褚冥漾覺得有股熱氣直往臉頰衝,讓他不敢直視冰炎那焰紅色的眸子。

 

 

這傢伙是我的,誰都別想帶走!

 

 

狂妄的語氣,就是冰炎對所有人的宣告。

 

一種,他專屬於他的宣告。




END.

名字無意義,取開心的(被揍)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