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012跨年賀文**

 





十二月底的溫度因為學院結界的關係仍是暖洋洋的。太陽高掛在晴朗無雲的藍天中,偶有幾絲微風拂過,是個適合睡午覺的下午。

 

可惜在風之白園的黑髮少年沒有睡午覺的閒情逸致,他靠坐在某棵樹旁,雙手枕著後腦,水漾般的黑眸半瞇,望著上頭樹葉之間的縫隙灑落的細碎陽光,正做著他所謂的腦部運動。

 

學長那天是不是壞掉了?不然怎麼會叫他站在檞寄生下,還……呃……對他做「那種」動作?可是如果他把那天當成天氣冷學長想找人取暖就算了,那之後這將近一星期是錯覺嗎?他總覺得那位偉大的黑袍持續壞掉狀態,難道是忽冷忽熱的關係嗎?

 

還是……其實學長做這種事是因為……

 

學長「也」喜歡他?

 

怎麼可能!?還有那個「也」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碰!

 

細柔的烏色髮絲揚起,加上白皙的膚色都讓褚冥漾驚鴻一瞥。

對,也只有一瞥而已,因為這個人從樹上掉下來,還運氣「很好」地摔到他身上!

 

果然在學院還是免不了衰運發作,褚冥漾被憑空掉下的黑髮陌生人壓倒在地,沒有袖子保護的手肘在草地上摔出一片擦傷。

 

「我又不是亞那,那個死老太婆竟然讓我從樹上掉下來!」

 

陌生人邊起身邊碎碎念,只是那個說話的語氣讓他覺得很熟悉,就像……

 

「啊、抱歉壓到你了。」陌生人伸出手拉他起來。

 

這人……他愣愣地望著陌生人,腦袋很難得沒有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墨色長髮披洩而下,上面還夾雜幾片可笑的樹葉。但他臉上完全沒有不自在或怒氣的表情,仍是一副安然閒適樣,再加上渾身散發出的溫柔氣息,靠近他就像被微風拂過一樣舒服。

 

更重要的是,他穿著的袍服顏色是公會中代表最高等級的袍級──黑色。

 

這個人是黑袍。

 

只是,褚冥漾疑惑地望著陌生黑袍,腦中閃過一堆雜七雜八的想法。

 

他記得黑館最近沒有新進黑袍啊!而且這位黑袍長得好像某個人──

 

啊!這個人有老姐的影子!

 

沒錯,那張臉隱隱約約可以看出褚冥玥艷麗臉龐的模樣,如果把長的像她的部份去掉,根本就是褚冥漾的面容,只是成熟了一些而已。

 

「別猜了,我是十年後的你。」抬手撥去頭上的樹葉,無名指上銀中帶紅的戒指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黑眸倏地瞪大,他看著自稱是十年後自己的陌生人,很難得沒有想東想西,又或許只是呆掉了。

 

「我付出一些代價給無殿,讓扇把我傳過來幾個小時。」從口袋拿出水藍色髮圈,俐落地綁好馬尾。

 

這一幕看得他眼都發直了,一瞬間還不小心把十年後的自己和冰炎的身影合而為一了。

 

不是他要說,十年後的自己未免太帥了吧?這種人走在路上絕對是那種會被一堆粉絲追著跑……不對吧!?十年後他真的會變成這樣嗎?也太美好了吧!

 

好了,為了避免混亂,就稱十年後的為「褚」吧!

 

「你來做什麼?」呆完的冥漾總算問到重點了。

 

「開導你。」順手拍掉黑袍上的灰塵,褚拉著他走到風之白園的涼亭坐下。

 

雖然沒有回話,但是冥漾臉上的疑問顯而易見。

 

「你喜歡學長。」單刀直入,這是直述句不是問句。

 

「什麼!?」還好他沒有在喝水,不然鐵定會噴出來。

 

「不相信嗎?」摸著銀紅色戒指,褚眼中透出了然。

 

「你想想看,如果學長抱著另一名女孩,對她做出他曾經對你做過、甚至更深入的事情時,你會有什麼感覺?」

 

隨著褚的引導,他彷彿看見冰炎懷中有個女孩,他們歡笑、擁抱,甚至……接吻──

 

「不要!」雙眼睜大,他不自覺驚叫出聲,一顆心跳地飛快,就像要跳出喉嚨。

 

「懂了嗎?」褚露出溫柔的笑容,雙手握住他的,「如果懂了,就去找亞吧,你知道該做什麼的。」

 

接著他身上開始發光,連交握的雙手也是,「我該回去了,這個移動符可以找到亞,快去吧!」

 

他在石桌上放了一張移動符,然後整個人被光團團圍住。

 

光過,那個溫柔似水的黑袍回去了,只留下褚冥漾待在涼亭裡。

 

垂眸,他凝視桌上那張紙,本以為必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面對他喜歡上學長的想法,但事實剛好相反,他的心境一片澄明,完全沒有絲毫的猶豫或掙扎。

 

一切似乎就是那麼自然而然發生了。

 

扔下移動符,他閉上眼睛,知道下次睜開雙眼時就會看到那個很愛巴他踹他的學長了。

 

 

「褚?」天黑了,站在山坡上,原本望著平第一盞盞家戶燈火亮起的冰炎感覺到身後出現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乍見他躲了快一個星期(雖然實質效用很低)的學長,褚冥漾有一瞬間的退縮,但又被十年後自己的話拉住。

 

『你如果想到那幅畫面心會痛的話,那就代表──』

 

「學長……」

 

嗯,很好,他現在不會後退了,但是也完全不敢前進啊!

 

「過來。」

 

唉,只能說他奴性太強了,學長只講了兩個字外加一個隱藏版句號就讓他乖乖往前走,完全忘了剛才得心裡掙扎外加障礙。

 

啪!

 

「吵死了!」

 

喔喔喔,是這個星期裡幾乎沒有出現過的巴人動作!久違了,火星版的白花花閃光和火星版的小星星──

 

「褚。」

 

赫!望著冰炎在他眼中迅速放大的完美臉孔,冥漾嚇的想往後退,卻不知道冰炎怎麼可能讓他退縮。只見他手一拉一扯之間,驚慌如無助白兔的黑髮少年已經在冰炎的懷裡了。

 

這樣靠太近了啦!冥漾在內心無聲地哀嚎,可是又不敢推開抱住他的黑袍學長,只能僵著身體不動。

 

「褚,你討厭我這樣對你嗎?」或許是刻意把臉埋在他的頸窩處,冰炎每說出一個字吐出的氣就會拂過他的皮膚,引起一陣異樣的顫慄感。

 

呃、應該不討厭吧……不然他哪會乖乖給學長抱,而且還、還打算來……

 

猛然想到學長大人監聽天線還開著,褚冥漾猛然停下腦中的思緒,一張臉卻很可疑地紅了起來。

 

「喔?」握住他的肩膀,冰炎稍稍拉開和他之間的距離,一雙紅眸似笑非笑的望著他,「你打算做什麼?」

 

「我、我……」任誰被這樣一雙比頂級紅寶石還高級的紅眸盯著都沒辦法講出完整的句子來吧?

 

「褚,說出來。」冰炎的聲音突然變得很低沉,紅色的眼眸突然閃過一些什麼。

 

還在糾結中的褚冥漾沒發現冰炎的雙手不知何時已從他的肩膀滑落至腰際,甚至悄悄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好讓他的雙手能在黑髮少年身後交握。

 

「學長,我想我喜歡上你了!」

 

眼一閉心一橫,褚冥漾不管後果是怎樣,直接說出口了。

 

「呵。」冰炎笑了,眼中閃動的盡是捕捉獵物成功的得意。

 

寒風呼呼吹過,這裡卻有兩顆發燙的心正逐漸靠攏在一起。

 

###

 

同一時間,十年後‧同地點

 

「亞,你猜他成功了嗎?」

 

坐在山坡上,褚冥漾靠著抱著他的戀人,綁著黑色馬尾的頭微歪,一雙黑眸裡只有純粹的好奇。

 

「當然。」拾起冥漾的手,冰炎在那枚戒指上落下一吻。

 

「也對。」學著冰炎的動作,他也在戀人的水藍戒指上吻了一下。

 

「時間就快到了呢!」放鬆身體靠進冰炎懷裡,冥漾滿是興奮的語氣,「亞,來倒數吧!」

 

「好。」他寵溺地揉揉黑髮孩子的頭髮。

 

98……4、3、2、1!」

 

幾乎是同時,平地放起一簇簇燦爛的煙火,絢爛他們的眼,也暖和了他們的心。

 

「亞!新年快樂!」望著褚冥漾快樂的神情,冰炎輕聲一笑。

 

「嗯,新年快樂。」這次是在戀人唇上落下一吻,「我愛你。」

 

「下次不准再回到過去去幫他們。」末了附帶這句霸道宣言。

 

「可是亞……」像是想到什麼,他臉上浮起紅暈,用幾乎聽不到的音量說道──

 

 

 

「那天是你把人吃乾抹淨的日子啊──」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