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賀文**

 







緊緊握住小巧的掌心雷,他黑眸一瞇,食指輕輕一扣,水屬性的子彈從槍口脫出,筆直地射入目標物。

 

目標物砰然倒下的巨響讓黑髮少年微微顫了一下,看似十分銳利的眼神此刻竟有些……害怕和痛苦摻雜於其中?

 

不能老是讓學長保護他了。

 

他想變強,就是現在!

 

俐落地解決掉視線內最後一個目標物,褚冥漾擦去臉上的汗,拍拍和他位置所在的雪地十分相襯的白色袍子,準備打道回府。

 

把米納斯收回黑色手環裡,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有個不明的巨大黑影罩住他整個人。

 

抬頭一看,他呆掉了。

 

這也太誇張了吧!?

 

看著有三層樓高、據說是目標物首領的怪物,褚冥漾一秒變臉,馬上抱頭鼠竄,完全想當作什麼都沒看到,可惜沒這麼目標物的首領可沒那麼容易矇混過去,一看到褚冥漾毫不遲疑、跨著超大步伐追過來了!

 

媽啊啊啊──聖誕樹在追人!有一棵身上掛著一堆飾品、長腳有眼睛會追著人跑的超大聖誕樹在追他!

 

雖然今天是聖誕節,但也不必這樣整他吧?他只不過是把被黑氣染到的聖誕樹處理掉而已啊!拜託不要追他了──

 

邊跑邊做所謂的腦部運動,他手朝白袍口袋一摸,頓時摸到一張符紙,是學長送給他的移動符。

 

喔喔,是那張丟下去絕對可以傳送到想去地方的符紙嗎?

 

太棒了!可惜沒用。

 

要不是目前的情況不容許他亂扔東西,褚冥漾還真想把移動符丟在地上,然後讓那隻聖誕樹妖怪滑倒。

 

在這個領域移動符移動陣都沒用啦!只能靠自己的雙腿勞動,所以他現在才會再這裡毫無頭緒地亂跑一通,一片白茫茫的是要怎麼分辨方向?難不成他會像電視新聞常看到的登山客迷失在雪地裡,最後凍死在裡面嗎?

 

聖誕節前夕凍死在這裡很丟臉,他還不想成為「史上第一個被凍死的妖師」,然後被學長種在門口供人景仰千秋啊!

 

「不想被種就給我反擊!」

 

怒吼聲劃破冰冷的空氣,一支黑中帶紅的長槍射中追在他身後的聖誕樹妖。

 

「學長!」

 

啪!

 

「都白袍了還不會反擊!」冰炎下手毫不留情,對著他就是一巴。

 

他只是小小的白袍,怎麼可能打的過聖誕樹妖王啊……當然要火星之王才有辦法處理──

 

痛痛痛!學長你別再巴了!很珍貴的腦細胞都被你巴掉了!

 

「你還有那種東西嗎?」

 

當然有!別給他一臉懷疑,沒人權就算了,怎麼可能連腦細胞這種東西都沒有?如果沒有的話不就間接承認他沒腦袋了?最好是啦!

 

「褚,你變大膽了。」

 

呃……這種涼颼颼的語氣感覺好熟悉……

 

腦殘到一半終於發現不對勁的褚冥漾抬起頭,看到自家學長散發出比冰天雪地溫度還冷的氣息,重點是,這種感覺完全是針對他,這個惹毛火星人之王的傢伙!

 

「那個、學長,有事好說……」他乾笑連連,這種地方也不能用傳送符溜走,只能乖乖地站在這裡給學長瞪。

 

就算可以他還是要用學長給他的傳送符逃離學長,有沒有這麼悲慘啊?

 

「褚。」冰炎叫他的名字。

 

「什麼事……」基本上他現在已經呈現半放棄狀態了,反正橫豎逃不走,學長想做什麼他也沒辦法抵抗。

 

冰炎姣好的唇開開闔闔,吐出一句讓他很想死的話。

 

「聖誕樹妖王還沒死。」

 

 

……現在才講會不會太晚了!?

 

望著黑影再度籠罩住他,他抬頭望著樹妖王從雪地上爬起,搜尋到他後便跨大步朝他衝過來。

 

又要在雪地奔跑了嗎?褚冥漾欲哭無淚。

 

「褚。」

 

又怎麼了……他都快被聖誕樹壓扁了,想必後面喵喵找他去的聖誕節活動也不用去了吧?反正那群火星人的活動一次比一次刺激驚險,他有再多的命都不夠跟他們拚!

 

「你不是想變強嗎?證明給我看!」指著樹妖王,冰炎加重語氣,「現在!」

 

有必要玩這麼大嗎?他只是一個小小的白袍而已啊!

 

「褚,我告訴過你什麼?」紅眸很認真地盯著他。

 

『如果心能說話,那是咒語般的言語。』

 

如果心能說話……

 

那他希望聖誕樹妖王停止攻擊,恢復理性!

 

上一秒還在抓狂狀態的樹妖王猛然頓住,像被下了定身咒一樣。樹幹上黑豆大的眼眸裡瘋狂的光芒漸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妖怪王者會有的睿智眼神。

 

『喔呵呵,剛才真是抱歉了,一看到人類攻擊我族就失去了理性。』

 

「……」剛才的失去理性差點害死他了!

 

『為了表示抱歉,我送兩位一樣禮物吧!』

 

聖誕樹妖王搖搖身驅,掛在身上的飾品叮叮噹噹掉了一地,『咦?怎麼都沒有?』樹妖王對著地上的東西喃喃自語。

 

……他不想說話了,真的。

 

『找到了!拿去吧小夥子!』

 

銀光一閃,一個快的看不清是什麼的東西射向冰炎。

 

啪!冰炎單手接住東西,是個盒子。

 

朝裡面看了一眼,他勾起明顯是好心情的笑容,「謝了。」

 

『哈哈哈,祝你早日追到人啊,小夥子!』

 

樹妖王說的話他怎麼一個字都聽不懂?後知後覺察覺到不對勁:是他被攻擊吧?為什麼安慰禮是給冰炎?難道那個紅眼殺人兔需要安慰──別鬧了!他的人權呢?連樹妖都不顧他的人權了嗎!?

 

「只要你站在那裡就可以了。」沒理會他的腦殘,冰炎繼續對聖誕樹妖王說。

 

『哈哈哈,當然沒問題!』

 

「褚,站到那裡去。」冰炎指著樹下某個位置。

 

喔,雖然很想問為什麼,但他還是乖乖地往冰炎所指的方向移動。

 

看到他站在樹底下後,冰炎也跟著走過去站在他旁邊,唇上那抹笑容越顯刺眼。

 

學長沒事笑的這麼詭異做什麼?他都要懷疑學長是不是沒睡飽又想戲弄他了?

 

「檞寄生。」

 

那是什麼?不解的看著冰炎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褚冥漾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如果兩個人經過檞寄生下的話就要……」最後幾個字消失在冰炎與他相觸的唇裡。

 

 

「聖誕快樂,褚。」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