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提示:初始化作業完成。》

 

 

緩緩睜開雙眼,有些湛藍的眸子一時之間還不太能適應光線,反覆眨了好幾下才能看清楚自己現在身處的位置。

 

環顧四周,房間內盡是些簡單到可以說是貧瘠的擺設,看在他眼裡有些不贊同,忍不住發出疑惑。

 

「這麼貧瘠能住人嗎?」

 

一邊思考可以幫這間房間增加些什麼家具,他邊起身,卻不小心扯到和左手腕相連的線。

 

「……咦?」

 

那是一條銀中帶紅的圈狀皮革,密密地纏住他的左手腕一圈,另一端則連到另一個裝滿藍色液體的小水缸裡面。

 

這是什麼東西?他好奇地扯了幾下,完全扯不下來。

 

「醒了?」

 

偏冷的嗓音從門口傳來,冰炎倚在門口,豔紅色的眸子望著滿臉茫然的少年,眼中閃過一絲不明光芒。

 

「對……請問你是?」看著冰炎朝他走過來,剛醒的人兒搜尋了幾秒鐘,卻發現資料庫裡一片空白,只有自己的基本資料。

 

 

褚冥漾,性別男,設定年齡十五歲,擁有人類情感的人形寵物。

 

 

反正到了這個年頭,守世界有什麼都不奇怪,其中人形寵物便是最新研發之一。飼養的寵物只要植入特殊晶片,便能在一定時間內變成人形和擁有人類情感。

 

「我是你主人。」在褚冥漾面前站定,冰炎示意他抬起左手,然後用快到讓他看不清的手法把藍色的線拔掉。

 

紅色皮圈立即散發出一陣淡淡的銀色光芒;沒多久,銀光散去後,皮圈上面被刻上兩個字──冰炎

 

好奇怪的名字。這是褚冥漾看到名字後第一個想法。

 

啪!

 

「叫你不要腦殘聽不懂嗎!」紅眸狠瞪他一眼。

 

好痛!這哪是腦殘,他要抗議主人虐待他啦!

 

「少囉唆,走了!」拎著褚冥漾的衣領,冰炎出門前看了那個裝滿水藍色液體的小水缸一眼。

 

貧瘠的房間再度恢復寂靜,只有液體冒著泡泡的咕嘟聲而已。

 

###

 

「漾漾!」才剛走到風之白園入口,裡面的金髮少女已經在大聲呼喚他了。

 

「喵喵?」慣性地搜尋資料庫,他發現原本的空白開始有記憶進駐,這位友人的名字就是其中之一。

 

「漾漾你身體還好嗎?」推推眼鏡,另一位友人千冬歲問他。

 

「咦?我沒事啦,讓大家擔心了。」摸摸有些發痛的後腦杓,他跟著友人席地而坐,開始今天的聚餐。

 

只是他心裡有一絲疑惑……他哪時身體不舒服了?

 

 

「在想什麼?」

 

結束歡樂的聚餐後,冰炎看到自家的人形寵物抱膝坐在沙發上,一張臉看起來比苦瓜還皺。

 

學長,他哪時候身體不舒服了?

 

『學長』這個稱謂是主人要他叫的,不過他也不是很懂原因,反正主人要他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上次你感冒。」輕描淡寫地帶過去,冰炎直勾勾盯著他,「想不起來了嗎?」

 

對啊,好奇怪。除了幾個比較常接觸的人之外,他連醒來前做了什麼都忘光了,如果是人類大概就要喊失憶了吧?可是身為人形寵物,這點倒是沒什麼關係。

 

不過還是不太舒服就是了。

 

聽到褚冥漾內心想法的冰炎揉揉他的墨藍色短髮,以實際行動代替口頭安慰──他從冰箱端出一盤蛋糕。

 

同時,被摸頭的褚冥漾看到蛋糕,湛藍色的眼眸瞬間亮起來,還沒等到冰炎說開動就撲上去大快朵頤。

 

「褚,沾到了。」側頭舔去褚冥漾唇邊沾到的奶油,冰炎不意外看見自家人形寵物瞬間石化,清秀的臉蛋跟著爆紅。

 

「學學學、學長,你在做什麼!?」瞪大雙眼,褚冥漾望著冰炎越來越靠近的臉龐,深怕下一刻心臟會麻痺而死。

 

怎麼可以有人帥到人神共憤啦!

 

「褚,專心。」不滿他的愰神,冰炎咬了他的嘴唇一下。

 

痛!感覺到痛的褚冥漾一回神看到的就是濃密的睫毛,和那雙專注看著他的火紅色眸子。

 

像是被紅眸勾去魂,他完全沒想到要抵抗。

 

「咳咳!看來我來的不是好時機啊!」語帶笑意的聲音自門口響起,夏碎饒富趣味地看著把褚冥漾護到身後的冰炎。

 

「你來做什麼?」冰炎臉色不太好看。

 

這很正常,好事被人打斷通常臉色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有事找你談。」意有所指地望了從冰炎身後探出頭的褚冥漾,夏碎轉身就往外面走去。

 

 

「待在這裡,不要亂跑。」拍拍褚冥漾的頭,冰炎跟著夏碎走出去,偌大的房間只剩他一人。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過去了……冰炎卻還是沒回來。

 

百般無聊地褚冥漾決定在客廳走走看看,反正冰炎只要他不要離開,沒說他不可以碰客廳裡的東西。

 

直接略過擺滿厚重書籍的書櫃,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牆上,那裡有一道看起來被鎖死的門。

 

這扇門會通到哪裡?

 

他手才剛碰到門把,木門就喀答一聲自動打開,彷彿剛才看到的鎖死都是假的。

 

裡面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卻在他走進去時自動亮起,把整個房間照的一清二楚,當然也包含躺在床上的那位男孩──

 

和他長的一模一樣的少年。

 

唯一的不同是少年穿著黑色的袍子,閉上眼似在沉睡,表情十分平靜。要不是胸口還有微微的起伏,他就要以為眼前的人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本來該驚惶大叫的,可是他沒有。

 

他只是坐在床沿望著沉睡中的少年,直到冰炎走進來。

 

「我是他,對不對?」沒有轉頭,褚冥漾拋出一句話。

「對。」沒有任何解釋和辯駁,冰炎十分乾脆地說。

 

把小水缸放在床頭櫃,褚冥漾看著水藍色的液體一點一滴竄入黑髮少年的腦袋,屬於他的記憶也跟著一點一點回復。

 

他根本就不是什麼人形寵物,他是靈魂被撕裂的褚冥漾,其中一半附在人形寵物上,現在又即將合而為一。

 

閉上眼,他等待熟悉的劇痛把他帶回原來的身體。

 

 

《系統提示:初始化作業失敗。》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