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文慎入**


**血色馬戲團後續補完ˇˇˇ

 

 

 

 



 

下雪了。

 

站在遊樂場門口,褚冥漾眼中有一絲惋惜,卻又無能為力,只能望著五彩繽紛的遊樂場逐漸被銀色的雪覆蓋,好似也把他和學長的回憶一起埋葬在雪堆底下了。

 

從燦爛轉為寧靜。

 

他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裡,但又如何?自嘲地笑笑,褚冥漾邁開步伐走進遊樂場,任憑細細的雪打在臉上、衣服上,冰涼的感覺融化成一團團水漬,處處留下濕潤的記號。

 

閉上眼,從遠方吹過來的寒風似乎在低低細語些什麼──

 

『學長,這是裡是委託人說的地方?

『……』

『痛!學長你打我做什麼?我很認真地問啊!』

『走了!』

『啊、學長等等我啊!』

 

其實那天是他們交往一周年紀念日,學長是帶他去玩的,那是他們第一次約會,也是最後一次。

 

睜開黑眸,他如天真的孩子第一次看見某種新奇的東西,眼神閃亮、嘴角上揚,連口氣無比興奮。

 

「學長,我們去玩摩天輪好不好?」

 

往前跑之前他的手猛然往後一抓,卻落了空。

 

「學長……?」

 

停下腳步,他向後看,根本就沒有那個強大的黑袍身影,只有雪花不斷不斷地落下,像在嘲笑他的自欺欺人。

 

學長你在哪裡?不要躲了好不好?他自願認輸可以嗎?

 

眨了眨眼,有什麼東西自眼角滑落,還沒滴到地上就在臉上結凍成冰。

 

咿呀──

 

什麼聲音?毫無焦距的黑眸轉向聲音的來源處,卻沒看清楚是什麼,彷彿透過發出噪音的物體看向遠方。

 

『褚。』

 

低低的嗓音從背後傳來,穿透了他的耳膜,直敲心扉。

 

「學長!?」

 

黑髮孩子驚喜的轉身,仍是一場空。

 

「學長……」

 

你為什麼還不出現?他都認輸了,快點出來嘲笑他連找人都不會啊!他不是火星人,又怎麼可能會找的到火星人躲在哪裡?

 

有一瞬間,褚冥漾的思考又回到以往那碎碎念的方式。

 

可不到一秒,他臉上的期待再度消失,繼而落寞地低下頭,「學長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那模樣活像被拋棄的小狗,睜著無辜的雙眼,任誰看到都會不忍吧?

 

可惜企盼的人終究回不來了,更不可能給他一個安慰的擁抱。只有寒風不斷吹過他身旁,給予他無聲的安慰。

 

 

緩緩走到他們玩過的摩天輪前,褚冥漾毫不費力地打開離地面最近摩天輪的包廂,走進去後再關上門、落鎖,把自己鎖死在裡面,隨著風左右搖擺。

 

這裡只有他一個人,把自己鎖死在裡面,別人進不來,他也出不去;又或者是說,他也不打算出去了。

 

至少、至少,就讓他躲在這個有學長回憶的遊樂器材裡面,逃避外面試圖闖進來的北風,然後靜靜睡去。是啊,只要在這裡睡著了,就不需要醒來,也不用再抱著虛假的記憶活下去,不是很好嗎?

 

像躺在一艘隨波逐流的小船上,褚冥漾帶著安心的微笑閉上眼,希望這次的夢裡會出現他那強大可靠的學長。

 

雪依舊下個不停。

 

 

『啊、今天謝謝學長喔,我玩的很開心。』

 

坐在摩天輪包廂裡,黑髮孩子臉頰泛紅、眼中滿是興奮,原本穿著的白袍早就因玩到汗濕被他擱在一旁,從額際滴下的水珠是剛才玩的十分瘋狂的證明。

 

『不會,你開心就好。』

 

望著雀躍的自家學弟,冰炎露出淡淡的微笑,夕陽的餘暉剛好透過透明車廂照在他身上,整個人像是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褚冥漾覺得冰炎沒有比此刻更像精靈的時候了。

 

『褚,在想什麼?』

『咦?』

 

低沉的嗓音彷彿還在耳際,褚冥漾便被人從一側的座位上拉到另一側。

 

想當然爾,會拉他的只有包廂裡的另一個人──獸王混血的半精靈,據說目前是他的直屬學長、搭檔兼戀人。

 

不得不說,冰炎佔據他生命裡大部分角色的配額,份量已重到超出他的生命負荷了。

 

『學長,這樣會不平衡啦!』

『有差嗎?』

 

好像也是。這樣一想,他整個人立即放鬆下來,安心地靠在冰炎懷裡,完全相信自家學長的強大能力。

 

 

『褚。』

『什麼事?』

 

抬頭望進冰炎紅色的眸子,他在裡面看到自己的倒影,以及──

 

『   。』

 

姣好的唇型扯出一抹弧度,輕聲說出幾個字,冰炎眼中滿是不容置疑的認真。

 

『……答應我。』

 

為什麼要這樣說!?

 

才幾個字而已,卻像地雷炸掉他所有的思考能力。雙眼瞪大,他嘴唇微微顫抖,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去,只能不住地搖頭。

 

不可能,他絕不答應!學長為什麼要突然說這種話啊!

 

『答應我!』

 

加重語氣,看褚冥漾遲遲不肯答應,冰炎臉色也變得十分嚴肅,連握住他手的力道都不自覺加強。

 

痛痛痛,他答應就是了。最後褚冥漾還是屈服於冰炎的惡勢力之下。

 

『很好,記住你的承諾,我該走了。』

 

什麼?走去哪?

 

「學長……?」

 

眨眨尚未適應光線的黑眸,褚冥漾睡著時是抱膝縮成一團。不知道睡多久了,只覺得自己凍到快無法動彈了。

 

為什麼要讓他記起那個片段、那句他下意識想忘記的話?

 

苦笑地試圖起身,中途還因為太久沒有動差點站不穩跌跤,褚冥漾陷在那段回憶裡,黑眸是溼潤的,但沒有液體落下,他早就沒有眼淚了。

 

是,他早該死了,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在那以紅色構築的世界毀滅掉時他沒有一起跟著陷入永眠,反而被傳送到這個銀色的地方。

 

學長,是你嗎?

為什麼死前還要替他做這麼多?

 

褚冥漾的眼神是悲傷的,但嘴角卻勾起一抹滿足的笑容。

 

咬破手指,殷紅色血滴落雪地的瞬間,大火從滴落的那點竄出,朝四面八方蔓延,過沒多久,整個遊樂場都陷在火海之中。

 

「學長,我會遵守我的承諾,回到現實,然後──」

 

 

 

活下去。』冰炎說。

 

 



END.

嗯,其實我覺得是HE,

不過有人掛了還是標一下BE比較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泠塵
  • 好啾心....看了有點想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