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瞬 壓迫感

 





中午休息鐘聲在十二點準時響起,講台上的教授看底下的學生似乎也無意再上課,交代完下次上課的注意事項後,便很乾脆地放他們下課。

 

「漾漾要走了嗎?」

「嗯,走吧!」

 

和喵喵並肩走在大學部走廊上,褚冥漾敏銳察覺周圍的路人甲乙丙射來的不友善視線,有些甚至帶有挑釁意味,似乎很希望他找上他們打一架。

 

可笑。不著痕跡望了光明正大盯著他的人一眼,褚冥漾在心中下了一個最簡單也最中肯的評論。

 

他已經不是那個剛進高中,什麼都不會、只能接受別人保護的少年了,護送學長的歷練讓他在之後取得白袍資格,升上大一時拿到紫袍,大三便獲得推薦黑袍升級考……等等,他剛想到什麼?

 

黑袍?他才剛拿到紫袍一個月就覺得大三可以拿到黑袍嗎?這實在是幻想過度了!現在首要任務是快點熟悉一個人出紫袍的任務,這困難等級可比白袍高上不少。

 

 

「漾漾想吃什麼?」

 

就在褚冥漾思考期間,他們已然走到學生餐廳。找好位子後,喵喵問負責顧位子的他要吃什麼。

 

「焦糖烤布丁!」不假思索回答喵喵的問題,他彷彿看到美味的甜點擺在他桌上,等著他去享用了。

 

「漾漾正餐只吃這個,冰炎學長會生氣喔!」一臉不贊同的看著他,喵喵笑著說出威脅。

 

沒錯,這是威脅!

 

學長在他高三某次一起用餐時,發現他常常只吃甜點,正餐則是幾乎沒動過,惡聲惡氣警告他要乖乖吃正餐,否則就再也吃不到甜點。

 

那時他以為學長是隨口說說的,所以還是維持他原來的用餐習慣。可是他錯了,學長是認真的。

 

一個星期後,不管哪裡都拒賣甜點給他。範圍之廣不只學生餐廳,連商店街的甜點專賣店都不肯賣給他,說是有人下了禁止令。要不是時間不允許,他還真想跑回原世界去買。

 

連續一個星期都吃不到甜點,他已經呈現半遊魂的狀態,滿腦子只想著甜點甜點甜點時,一個念頭突然劃過他腦袋。

 

這……該不會是學長的威脅奏效了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未免太可怕了──他只是甜點吃的「稍微」多一點、正餐少一點點而已,學長這樣對他也太殘忍了,他難道不知道甜點對他來說很重要嗎?

 

『為什麼我都買不到甜點?』

 

無力地趴在桌上,褚冥漾哀怨地自言自語,身上散發的怨念都快要把潔淨的白袍染成黑色的了。

 

算了,這樣也好,沒有人敢在這時後找他麻煩。

 

『漾漾你都沒有好好吃正餐。』

 

一旁的友人推推眼鏡,低頭看攤軟如泥的褚冥漾,提出非常中肯、卻也是他最不想面對的問句……不對,是答案。

 

『不會吧──』

 

摀住臉哀嚎,他沒想到冰炎會為了把他這個偏食的壞習慣改過來,採用這種終極手段。他有理由可以相信,就算回到原世界他一樣買不到甜點!

 

再說,如果學長告訴老姐這件事,那他就可以不用活了,直接從教室窗戶跳出去,從彼岸水直達地獄還比較快一點!

 

喂喂喂,什麼跟什麼……他還想活啊!

 

「那壽司好了,謝謝。」總算從驚恐回憶中掙脫的褚冥漾,乾笑地對喵喵說。

 

「好,漾漾等一下喔!」碧綠的眼眸眨了眨,女孩轉身消失在人群之中,隱約還可以看到附近好幾個高中生在偷看她。

 

確定四周沒有太明顯衝著他來的惡意後,褚冥漾陷入沉思,沒想到他會撐過高中三年,還能順利進入Atlantis大學部。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常抓著他出任務的學長吧?

 

雖然學長很兇、對他總是又巴又踹,可是其實他知道那是「關心」,關心一個曾經代導過的學弟──

 

 

那如果學長再去當代導人,是不是也會這樣關心在他之後的代導學弟?

 

 

這個念頭一浮上腦海,他立即感到可怕的窒息感壓在他胸口上,快要不能呼吸,就像……有人用手掐住他的脖子……

 

更讓他不舒服的是盤旋在窒息感後面的深沉絕望,彷彿有人從被吞噬的黑暗伸出一隻手無力地揮舞,想要求救、卻又沒有人看到。

 

讓我重來,我不會再錯過。

讓我重來,我不會再錯過。

讓我重來,我不會再錯過。

 

莫名的想法差點壓垮他──至於沒有真的被壓垮是因為有把西洋劍插在離他不到十公分的桌上,挑釁意味一覽無疑。

 

嚴格說起來,他還沒有如此感謝有人來找他碴。

 

「妖師納命來!」

「邪惡的種族滾出學校!」

 

都上大學了能不能有點新的說法啊?無聊地看著站在桌前大喊的陌生人甲乙丙,褚冥漾連回話都嫌懶。

 

祝你們三秒後跌倒。

 

成長後依舊只會詛咒別人跌倒的褚冥漾看到喵喵端著食物朝這裡跑過來,在心中計算秒數,一、二、三……就是現在!

 

碰!

 

三位路人非常狼狽地跌倒了,原因是從天而降的石雕砸在他們腦袋上。

 

呃、糟糕,言靈下太重了嗎?

 

他無言地看著死狀悽慘的三人,好心丟了一張傳送符送他們到保健室,希望輔長不會再他們身上繡花、九瀾不會偷走器官──雖然他覺得不可能,願主神保佑他們。

 

傳送陣的光點亮起,連同不明原因掉落的雕像一齊傳送到保健室。

 

「漾漾吃飯吧!」完全沒受剛才發生的事情影響,喵喵把餐盤放在桌上,笑瞇瞇地把壽司拿給他。

 

「喔好……」

 

拂開頰邊的髮絲,他打開盒子咬了壽司ㄧ口,突然發現他剛才看到的某個顏色好像不太對勁。

 

倏地吞下口中的食物,他抓起髮尾仔細觀察……為什麼不是黑色的!?

 

正午的陽光穿透玻璃屋頂,灑落在他身上,髮絲呈現偏深藍的奇異顏色,不再是印象中那個跟了他十幾年的黑色。

 

是跟學長上次出任務被染到的嗎?

 

印象中那個任務要處理的怪物會噴出深藍色的腐蝕性毒氣,只要接觸到這股毒氣所有顏色都會變成深藍、然後被腐蝕掉。

 

「漾漾?」

 

看到友人疑或地盯著他,褚冥漾連忙笑著搖頭,又拿起一個壽司往嘴裡放。

 

「沒事,繼續吃吧!」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玫 月蝶
  • 大大加油!!期待下一篇!!!
  • 謝謝:)
    目前在忙,會晚許多更新噢~

    晴沐恩 於 2013/05/23 00:50 回覆

  • 羽嵐
  • 好看!請問這篇還會更嗎?
  • 闇漾
  • 大大~更新啦~我想看啦~等好久了……😢😢
  • 訪客
  • 這篇還會更新嗎?真的覺得很好看希望大大不要棄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