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瞬 初醒

 



米白色的流光閃過不存在的空間,在他眼前穿過類似鏡子的物質,流轉出淡淡的七彩光芒,其中又以湛藍色最為耀眼,讓人一眼就能看見它。其次是著火般的紅色,讓人不顧一切,只想飛蛾撲火般去碰觸……

 

去碰觸……著魔似地往火紅走去,他的眼裡只有紅的刺眼的流光,其他什麼都不重要了。

 

都不重要了,這一切。

 

 

自深沉的睡眠中醒來,他不斷眨著眼,一時之間還不太能適應落在臉上的陽光和微風拂過的感覺。

 

一切都是那麼平靜,靜得不可思議。

 

「醒了?」

 

懶懶的嗓音自一旁傳來,轉頭,他看見睡眼惺忪的冰炎,紅眸看起來還想再閉上休息,這也讓褚冥漾漾起一抹慵懶中帶有溫柔的笑容。

 

「早安,學長。」

 

進入Atlantis學院至今已三年半多,他順利升上大學部一年級,回歸後的冰炎也已經升上大二了。

 

不得不說,學長真是非人、火星人之王,別人要修兩年的課程,他醒來後不到一年就全部修完,所以現在還是大他一屆,果然是萬能的變態黑袍!

 

「痛!學長你又打我!」

「一大早就在那裡腦殘,吵死了!」

 

他只是在做晨間腦部運動,哪是腦殘?

 

「喔?會回嘴了嗎?褚。」

 

他哪敢,又不是不要命了。褚冥漾乾笑幾聲,迅速溜下床,又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床上的冰炎。

 

「學長……?」

「早餐在桌上,自己去吃。」

 

揮揮手,冰炎閉上眼睛又睡了。

 

不敢再吵冰炎,他躡手躡腳走進浴室盥洗。臉上的憂心表情不經意映照在鏡子上,讓他微微一愣。

 

對,他在擔心學長。

 

回歸後都兩年了,學長身體各方面都沒有問題,出任務照樣可以三天三夜不用睡,除了在他出任務回來、過度疲累不小心走錯房間睡在學長床上時,學長隔天會睡比較久外,其他一切都很正常。

 

搖搖頭,他要自己不要想那麼多。

快速地打理好自己,他走出浴室,冰炎依然在睡,放鬆的表情是平常清醒時看不到的,還多了一分孩子氣,這大概是他最毫無防備的模樣了吧?

 

拿起掛在椅背上的紫袍,褚冥漾沒有馬上穿上,只是掛在手臂上,走到外面的客廳坐下,開始享用冰炎剛說的早餐。

 

升上紫袍已經一個月了,他還沒有去接過單人紫袍的任務,大部分都是學長抓著他去執行可怕的黑袍任務。

 

不知道為什麼,夏碎學長這幾次都沒辦法和學長一起去,所以只好由他這個菜鳥紫袍和學長搭檔。

 

不知道學長會不會覺得他很麻煩?在出任務時常常手忙腳亂,有時候甚至還幫倒忙,連一點紫袍的樣子都沒有。

 

決定了!等下去看看有什麼單人紫袍的任務可以接,不能老是依賴學長了。

 

迅速解決掉早餐,他一口氣喝下牛奶。然後站起身往外走,目的地是自己的房間,其實也只有幾步之隔,就不知道為什麼他老是會在累的半死時跑錯房間?

 

###

 

拿著厚重的原文書在大學部的走廊上穿梭,褚冥漾覺得身體的動作有些不協調,就像老舊的機械太久沒上潤滑油,發出嘎嘎聲一樣不舒服。

 

是昨晚的睡姿不正確嗎?轉轉脖子,他舉起沒抱原文書的手,發現指尖正在顫抖,跨出的步伐也有些不穩,走起來歪歪斜斜的,就算喝醉酒也不是這樣吧!?更何況他昨天──等等。

 

他昨天做了什麼?

回想了幾分鐘還是想不起來,直到鐘聲響起他才驚覺已經上課了。

 

立即丟下移動符,現在已經沒時間慢慢晃到教室了,這堂課的教授是只要比他晚到沒有任何理由就會被當的!他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想這種無聊的事啊!

 

懊惱的看著陣法的光點衝起,一秒後他已經抵達上課教室,還好教授還沒來,不然他就真的要重修了。

 

「漾漾早啊!」有朝氣的道早聲來自於相識三年多的女性友人。

「喵喵早──」回應聲到尾音時不自覺拉長,褚冥漾看見友人的模樣呆了一下。

 

該怎麼說呢?總感覺和印象中不太一樣……好像哪裡變了?

 

「啊!」他想到了!

 

喵喵高中都是綁兩邊,今天突然放下來披在肩上,和以前完全不一樣,有種「長大了」的感覺在,也變得更成熟了,隱隱約約有種庚學姐的味道在。

 

只是放下來有到腰際嗎?褚冥漾疑惑地盯著喵喵看,終於忍不住問出口。

 

「喵喵,妳頭髮好像長長了?」

 

「咦?喵喵的頭髮五十ㄋ-ㄢ──欸、是最近留長了,漾漾都沒發現啦!」喵喵罕見的話說一半硬轉過來。

 

「是這樣嗎?」褚冥漾還是滿心疑惑,只是友人為難的模樣也讓他不好再問下去,只能換一個話題。

 

「萊恩呢?」

「和千冬歲昨天去出一個月的長期任務了喔!」

 

那表示一個月都看不到他們兩個了。他表示理解地點點頭,這時上課老師剛好也到了,兩人索性打住話題,準備認真上課。

 

只是上了十分鐘後,他心裡也堆滿問號。

 

不是他要找碴,為什麼中高級的陣法學他都似曾相識?有些甚至非常、非常眼熟,就算要他閉上眼睛他也畫的出來!

 

「褚冥漾同學,上來畫這題。」

 

站在台上的教授發現褚冥漾心不在焉,敲敲黑板,要他上來解一道在中高級陣法中算是頗難的題目。

 

「是。」

 

驚覺被教授盯上了,他迅速走到台上,不但畫出正確的陣法,還把某些元素稍微修改了一下,讓整個陣法更為完整。

 

「可以了,回座位。」在和教授錯身而過的瞬間,他聽見教授的低語。

 

『都修過了多久了再修做什麼?』

 

什麼意思?

 

「好,褚冥漾同學畫的十分正確。水和風的元素該擺在東南方位……」教授繼續講解陣法內容。

 

 

『漾漾,聽說你今天從冰炎學長的房間走出來?』

 

和他一樣上課不專心的還有喵喵。

她趁著空檔遞給褚冥漾一張巴掌大的紙條,上面寫著問題。

 

『嗯,怎麼了嗎?』

『也就是漾漾和冰炎學長在交往囉?』

 

咦!?



To Be Continue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