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我回來了!」打開家門,褚冥樣朝裡面喊道。

 

「漾漾?你怎麼這時候回來?現在不是在上班嗎?」走出來的白玲慈一臉驚訝,不能理解住在外面的小兒子平常天下午怎麼會跑回來。

 

「先進去再說吧!」乾笑幾聲,他選擇拖延時間來回答問題。

 

也還好當初沒有跟家人說他和冰炎交往的事,不然光是要取得家人的同意和諒解就已經讓他覺得頭痛了,更別提現在還會被追問是不是和冰炎吵架了等等等之類的話。

 

「你這孩子,怎麼沒說一聲就跑回來了?」兩人在客廳坐下後,白玲慈又問了一次。

 

「我沒辦法適應那份工作,所以辭職了。」褚冥漾一臉不安,「媽,對不起。」

 

「傻孩子,說什麼對不起,工作再找就有了。」白玲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對了,那你之後是要回家住還是住在外面租的房子?」

 

「房子我明天會去退掉,今天可以先住家裡嗎?」他不得不撒謊。

 

「這是你家,沒什麼可以不可以的。」笑著起身,走進廚房前白玲慈問了一句讓褚冥漾噴茶的話。

 

「漾漾,你和冰炎還好吧?」

 

等等,這句話有很大的問題啊!老媽哪時候知道他和學長的事情了?還是隨口就說出來的那種,也太可怕了吧?他都不知道學長已經入侵他家了!

 

「媽──你在說什麼啊?」無奈地拖長音,褚冥漾衷心希望白玲慈只是太久沒看見冰炎才會這樣問。

 

「別裝了,全家都知道你和冰炎小弟交往的事情了!」從樓上邊打呵欠邊走下來的褚冥玥冷冷地說。

 

「什麼!?」他還來不及追問,門鈴聲就響了。

 

「你去開門。」睨他一眼,褚冥玥轉身走回樓上,臉上還掛著一抹狡猾的笑容。

 

「是……」身為褚家中最沒地位的人,他只能乖乖聽褚冥玥的話去開門。

 

「請問你找──」看到來者他楞住了。

 

「褚。」

 

「漾漾,誰來了啊?」廚房內傳來白玲慈的問話聲。

 

「按錯門鈴的,媽我先出去一下!」碰一聲關上大門,他抓著冰炎往外跑,直到附近的小公園才停下來。

 

「學長,你來做什麼?」他都已經離開了啊,冰炎還跑來做什麼?

 

「我有說你可以辭職嗎?」

 

瞪了搞不清楚狀況的褚冥漾一眼,冰炎舉起握拳的右手,在褚冥漾以為又要巴他頭時鬆手,一個被捏的稀巴爛的紙團從掌心掉出來,直落地面。依照紙團的尺寸樣式來看,非常有可能是前幾個小時他放在桌上的那張紙。

 

「呃……」低頭望著紙團,他分不清現在是什麼滋味。

 

學長都要和夏碎學長在一起了,還來找他做什麼?

 

「你這個笨蛋!」凌厲的斥責聲當頭罩下,他心中一驚,不禁抬頭看向冰炎。

 

深吸一口氣再吐出來,冰炎抓起褚冥漾左手,不由分說就把戒指套上去,「你想到哪裡去了?這是你的!」

 

戒指指圍大小剛剛好,密密地圈住他的無名指,如果是別人來戴可能就不會那麼合手──也就是說,這個戒指是給他的沒錯。

 

「那那束頭髮呢?」他終於問出困擾他整整一天的疑惑。

 

「哼,你敢說你以前沒留過長髮?」冰炎冷哼一聲,一臉「最好給我想起來,不然你就慘了」的危險表情。

 

有嗎……啊!他大學剛畢業時好像留了一年的長髮,後來嫌整理麻煩才又變回原來的短髮──等等,不就是去年而已嗎?他怎麼會忘記!?

 

這下可好玩了,學長一定氣炸了啦,可以有個洞讓他鑽進去,等到學長氣完了再出來嗎?看著乾笑不已的褚冥漾,冰炎知道他想起來了。

 

「這麼大方要把我送給別人?嗯?」話中可聽出冰炎的怒氣依舊未平息。

 

「啊哈哈,學長……」不要再追究了啦,連他都覺得很丟臉。

 

「你叫我什麼?」很涼、很涼的一句問話。

 

「……亞。」可惡他為什麼要讓自己陷入這種進退不得的情況啊啊啊啊──

 

「嗯?」

 

「可是夏碎學長的頭髮也被削掉一些啊,長度又剛剛好所以我才……」誤會啊!一臉委屈地看著冰炎,大大的黑眸中有著可疑的水光在浮動。

 

「夏碎怎樣我不管,但是你對我的信任似乎不太夠?」

 

「呃、對不起啦學長,我還以為你有……」看見冰炎越來越難看的表情,他沒勇氣繼續講下去。

 

「我有什麼?」冷冷地追問,冰炎的表情不太好看。

 

「我以為學長有七年之癢嘛哈哈……」誰叫他們交往剛好超過七年了?所以他才以為學長膩了啊!

 

「褚‧冥‧漾!你活的不耐煩了嗎?」火山爆發了。

 

「學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誤會你的!」他一秒抱頭鼠竄。

 

只見偌大的公園裡,一個比較嬌小的黑髮青年跑在前面,另一名銀髮男子追在其後,沒多久就抓到一臉害怕的黑髮孩子,把他按進自己懷裡。

 

至於是什麼樣的懲罰呢?噓──不要問,這可是情人間的秘密唷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