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注意**






望著盒子裡的東西,他不知道該有什麼表情。

原來,當真相赤裸裸的擺在眼前時,他會覺得心痛,但不會去挽回。

 

因為……已經來不及了。

 

來不及。

 

 

 

 

沒有開燈,他坐在沙發上,懷中抱著大兔子娃娃,望著掛在客廳時鐘上的秒針滴滴答答地走著,等待冰炎又一次晚歸。

 

自從冰炎接手家族的企業公司後就越來越忙,但從不錯過和他的晚餐。可是冰炎晚歸已經是這個星期第四次了,而且今天也才星期四。

 

公司最近有這麼忙嗎?可以讓能力超強的學長忙成這樣,也太奇怪了。

 

收回盯著時鐘的視線,他閉上眼睛,下巴靠著兔子娃娃發呆,腦中不經意閃過今早在走廊上和夏碎學長的對話。

 

『冰炎最近比較忙,褚要體諒他喔!』

『嗯,我知道。』

 

和學長從高中時期交往到現在也有七年多了,他早就知道學長一直都很忙,只是忙成這樣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可能夏碎學長也發現了吧,所以才要他多體諒學長的辛苦。

 

鈴鈴鈴!

 

在這個萬籟俱寂的空間裡,手機鈴聲突然以爆炸式的聲音響起,讓他嚇了一大跳,差點沒從沙發上滾下去。

 

手忙腳亂地抓起手機一看,螢幕顯示著兩個字:學長。

 

啊、是學長打來的。

 

「喂?」

(褚,我今天不回去了,早點睡,要是讓我發現你又打電動到天亮你就死定了!)

「……嗯,學長晚安。」聽到冰炎的話,他瞬間安靜下來。

(晚安。)

 

聽到手機那邊傳來的嘟嘟聲,他知道冰炎掛掉電話了。

 

繼續呆坐在沙發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心頭隱約有股不安感在滋生──先是不回家吃晚餐,現在連睡覺都不回來了。

 

他明明也是公司的一個小職員,卻不知道公司最近可以忙成這樣,現在又不是旺季,學長他……究竟在忙些什麼?

 

又發了一下子的呆,褚冥樣緩緩站起身,拖著因為坐太久而有些發麻的腳步走入他們的房間。

 

其實他們本來各有一間房間,但是在冰炎的要求下,他幾乎每天都睡在這裡,久而久之就習慣了。

 

可是此刻一個人面對有冰炎的氣味、卻沒有冰炎人的房間,他突然無法再多待在這裡一秒,今天還是回去自己的房間睡好了。

 

隨手拿了一些換洗的衣物,他的目光不經意落在衣櫃旁的書桌上。

 

桌上有個長方形的盒子,那是上星期五冰炎帶回來的。他知道只要冰炎回到家,一進房間視線就會落在那個盒子上,但也沒有打開來看,僅僅這樣放在桌上,似乎在暗示他什麼。

 

褚冥樣忍不住又看了盒子幾眼,終究敵不過好奇心,放下手中的東西來到書桌旁,輕輕一掀,盒中的東西一目瞭然。

 

盒子的最右側擺了一個呈打開狀、更小的首飾盒,裡面擺著一枚銀製的戒指,上面繪有火紅色的紋路,整體看起來十分精緻。重點是他也在冰炎左手的無名指上看過一個很類似的戒指,只是紋路是黑色的。除去首飾盒,盒子的其他空間擺了一束頭髮。

 

他拿起來仔細觀看,發現編織過的頭髮是由一些黑色的長髮和另一些銀中帶紅的髮絲各別交叉環繞成一束細細的辮子,再由兩束編織成現在的樣子。

 

結髮。

 

褚冥樣腦中浮現這兩個字。

 

默默把頭髮放回盒子,然後蓋上。他唇角緩緩浮起一絲苦笑,如果他像以前那樣遲鈍,說不定會以為學長這是要給他的特別禮物,但是問題就出在他無法假裝自己有那樣遲鈍。

 

摸摸未及肩的黑色頭髮,他拿起換洗衣物離開冰炎的房間。

 

他從未留過那麼長的頭髮,盒子裡和學長髮絲交纏的黑色髮絲……不是他的。

 

 

盒子裡的黑色頭髮會是誰的呢?

抱著一疊文件走在公司走廊上,褚冥樣思考著前幾晚看到的東西。

此時,從冰炎打電話回來到現在已經三夜了,他一晚都沒有回來,忙碌的程度實在讓他疑惑。

 

想當然,邊走邊思考、不看路的下場就是撞到從轉角走出來的人,讓他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

 

「啊!」

 

急急忙忙蹲下身收拾文件,他不忘邊撿邊道歉,「對不起,我剛沒看到你。」

 

「沒關係,我也來幫忙吧!」是夏碎學長。

 

他點點頭,和夏碎一起收拾四處飛散的紙張。

 

收好後,他站起來,看見以往總是整齊綁在夏碎學長身後的黑長髮此時似乎有些改變,怎麼說呢……好像是左側靠近臉頰部分的頭髮短了不少──

 

啊!和學長盒子裡那束頭髮長度很接近!

 

「褚,你怎麼了?」望著突然開始發呆的冥樣,夏碎疑惑地叫他。

 

「沒什麼……夏碎學長,今天可以幫我請假嗎?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勉強擠出一抹笑容,他看著眼前已然是公司總經理的夏碎,提出一個連他都不敢置信的請求。可是此刻他不管這麼多了,只想能早點離開公司。

 

「沒問題,我會跟冰炎說的,你早點回去休息。」

 

胡亂點點頭,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辦公室,怎麼走出那棟辦公大樓,又是怎麼回到他和冰炎的家的,只知道當自己回過神來時,已經站在書桌前,打開那個盒子了。

 

 

原來這是一種暗示,學長不回家吃晚餐、不回來住也是一種暗示。

學長用這種方式暗示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不像以前那樣遲鈍了?

 

離開是唯一的選擇。

 

他本來可以大吵大鬧、怒氣沖沖質問學長的,但他選擇放棄。不是情人哪來的情人權利?

 

學長選擇一個比他優秀的人本來就無可厚非,連他都不知道為何學長會選他,一個總是讓學長氣的半死的人。

 

早點離開好了,的結髮不是他,他不應該佔著這個房間不走。

 

啪答!

 

望著在桌上散開的水滴,他自嘲一笑,轉身離開充滿冰炎氣味的房間。走進自己的房間後他沒帶走任何東西,只把放在書桌抽屜裡,自己的存摺、家裡的鑰匙拿出來放進背包,再隨意抓過一張紙,寫上『辭職』兩個字,最後把這棟房子的鑰匙放在紙上。

 

他知道冰炎懂他的意思。

 

沒有猶豫,褚冥樣離開了這棟他們一起生活六年的房子。沒關係,不用擔心他,他還有家可以回。

 

真的,不用擔心他。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