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注意

 

 

 

 

 

 

 

 

抱著膝,他坐在鐵籠中,漆黑的眼眸無神地盯著地上,頭上的耳朵垂下,讓人不用看表情也知道他現在很沮喪。

 

他的生命只剩七天,如果沒有人來認領的話。

即使他是狗妖也一樣。在外人眼中,暫時耗盡妖力的他和一般的小狗沒兩樣。

 

怎麼辦?

他逃不出去。

 

 

『漾漾、漾漾快醒來囉──』

 

倏地張開眼,他站起來左右張望了一下,入眼的卻盡是一片黑,現在是深夜,連收容中心的管理員和義工都沒看到,更何況是友人的身影?

 

原來只是一場夢。

 

失落地在角落坐下,他閉上眼睛,意識也開始慢慢飄離……飄回讓他耗盡妖力的那一天……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人。

 

那人銀中帶綹艷紅的髮色,襯扥出一雙紅色的眼眸一點也不可怕,更顯得魄力十足,讓他只看一眼就陷入,也才會一時失了神,發現有一隻妖獸想趁戰鬥分身乏術時從背後偷襲,而不顧一切衝過去幫助那人。

 

慘痛的歷史教訓告訴他們,狗妖的存在是不能被人類發現的。一旦被人類察覺,必定會被大量撲殺。

 

所以就算能幻化成人,他們平常也只敢在深夜無人之時出沒,普通的狗看到他們會發出長長的嚎叫聲,人類都以為是狗撞鬼了,只敢窩在家裡不出門,這更為他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出沒場所。

 

沒有狗妖願意一直待在無聊的森林裡,只有他是例外,也因此才能撞見那人戰鬥的姿態和凌人的氣勢。

 

沒有出過森林的狗妖是脆弱的,他幾乎耗盡妖力勉強擋下妖獸的攻擊,卻無力阻止妖獸抓住他飛出森林,在被抓住的一個小時內,他不斷掙扎,甚至詛咒妖獸逆風撞到樹──

 

沒想到妖獸還真的撞到樹。

 

顧不得妖獸痛到倒在地上打滾,他用了最後的妖力幻化成人,衝進離他最近的城鎮裡,卻在妖力完全耗盡,變回原形時被捕狗大隊抓住,然後送進這個只讓他存活七天的收容所。

 

沒有半個月他的妖力是無法恢復五成的。

所以、七天?他可能連一丁點的妖力都恢復不了。

 

他不想待在這裡等死,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讓他有特殊感覺、想一起去看看森林外面世界的人,他真的很想、很想再見那個人一面。

 

褚冥漾低頭望著自己的黑色腳掌,黑眸蓄滿淚水,似乎就要滿溢而出。

 

一個黑暗的小角落,黑色的小狗在哭泣,卻沒有人可以安撫他,拍拍他的頭要他別哭了。

 

 

這是第幾天了?

 

無神地曬著太陽,陽光穿過鐵籠折射的光芒刺的他瞇起眼,比人類不知靈敏多少的耳朵準確接收到鐵籠外的低聲交談。

 

『再過十五分鐘就要安樂了。』

 

不會吧?時間到了?他還不想死啊!

 

驚惶地望著人類,褚冥漾瞪大黑眸,前掌搭在鐵籠上,試圖傳遞『我還想活下去』的念頭,但籠外的兩人看到他卻只是不斷嘆氣。

 

其中一人摸摸他的頭,帶著苦笑的表情搖搖頭,無疑判了他最後的死刑。

 

另外一人趁他注意力被轉移時,迅速把他從籠內抓出來,一手持著針筒就要朝他刺下去──

 

碰!

 

大門突然被撞開,一道身影站在逆光處,讓所有人都看不清楚來的是誰,只知道來者夾雜磅礡的氣勢,視線直往某人手中的小黑狗看去。

 

「慢著。」

 

低沉的嗓音讓褚冥漾渾身一震,是那天他在森林遇到的人!

 

「呃……請問有什麼事嗎?」

 

往前走了幾步,那人的全貌清楚地在眾人眼中展現,那雙熟悉的紅眼眼中只有褚冥漾。

 

 

「他,我要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