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漾漾來說,學長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金髮友人的問話讓他愣了一下,無法回答。

對他來說……明顯已經不再只是代導人、朋友的學長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也不知道。

 

 

--You are an apple of my eye--

 

 

「漾漾!」

 

「嗯?什麼事?」正啃著蘋果,他的話有些含糊不清。

 

「漾漾最近吃蘋果的次數變多了說,漾漾喜歡吃蘋果嗎?」喵喵一臉就是他如果點頭的話就要做很多蘋果類點心給他的神情。

 

「呃……還好。」

 

想起拿蘋果給他的人,褚冥漾不敢說在公開場合說不喜歡,誰知道這種小事會不會流傳開來,然後傳到他那個代導學長的耳中。

 

唉,以前的他哪需要管那麼多?普通地球人的話就像沙漠裡的一滴水,馬上就蒸發到不見蹤影,隨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是現在不行了。

 

他嚴重懷疑學長在他附近佈下多重眼線,不然怎麼可能他說過、做過什麼事學長都知道!

 

學長關心他這個學弟也關心的太細微了吧?

 

最近更是天天拿一顆蘋果給他,也沒有說原因,擺在他客廳桌上就走。學長拿來的蘋果他當然不敢不吃,所以已經連續吃了快一個星期了。

 

在學長眼中……他又算什麼呢?純粹對他好的學弟嗎?

 

強壓下心中的疑惑,他用力啃下一口蘋果,清脆的響聲敲擊附近人的耳膜,微甜的滋味在舌尖迅速散開,讓愛吃甜的褚冥漾笑瞇了眼。

 

「漾漾……漾漾有在聽喵喵說話嗎?」

 

「偶,賒嚜速?(有,什麼事?)」嘴巴塞滿蘋果,他說起話來不清不楚。

 

「之前喵喵問的漾漾想通了嗎?」

 

「咦?」褚冥漾很明顯把友人之前的問話遺忘了。

「漾漾這樣不行喔!虧冰炎學長還天天拿蘋果給你說。」

 

咦咦咦──喵喵怎麼知道蘋果是學長給的?印象中他應該沒說過才是啊!難不成除了學長,喵喵也在他身上裝監聽器了!

 

「冰炎學長給你蘋果是有特別意義的,漾漾為什麼不去問看看呢?說不定會得到意外的答案喔!」

 

這是喵喵給他的最後一句話。

也因為這句話,他現在才會站在學長房門前腦殘經過。

 

碰!

 

「要進來就進來!在外面腦殘什麼!」

 

門撞到牆壁的聲音伴隨凶惡的話語落下,褚冥漾嘴角抽搐,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

 

他果然還沒練成在學長的恐嚇生底下無動於衷的絕招啊!現在他後悔了,可不可以不要問了?所有事情等以後再說,他繼續啃蘋果當鴕鳥就好了啊啊啊──

 

「少囉唆!進來!」

 

把自家驚恐的學弟踹進房間,冰炎關上大門,阻絕他的生路。

 

「想知道答案嗎?」

 

冰炎走回沙發坐下,把蟲字磚塊書作好記號,放到一旁。紅眸緊緊鎖住不安的褚冥漾,唇角浮現一絲若有似無的微笑。

 

「呃、蘋果!」

 

這陣子吃太多蘋果了,一看到紅色的東西會認定是蘋果,當他看見冰炎的眼底時,直覺反應脫口而出。

 

「……」氣份瞬間冷掉。

 

「褚,你很會破壞氣氛。」

 

怒極反笑的冰炎起身,走到坐在單人沙發的褚冥漾面前,低下身,閃著熾熱光芒的火紅眸子盯著他的。

 

然後,在他耳邊講了一句話。

 

「……那你呢?」

 

瞪大黑眸,褚冥漾幾乎無法消化剛冰炎的話,有股熱氣從他胸口處竄上,直達臉部。不用看都知道他臉紅了。

 

在冰炎的注視下,他小小聲說出答案。

 

「我、我也是。」

 

 

 

──You are an apple of my eye.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