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注意

 

 

 

 

神仙的世界永遠是和風徐徐、百花盛開的景況,輕鬆的氣氛讓身在其中的神仙也都忘了今夕是何年,只想永遠沉醉在其中。

 

不過偶爾也有例外。

 

「百花之神,太陽神求見。」站在離百花之神三步之遙,專屬於百花之神的侍童低頭向背對他的主人報告道

 

「又來了。」

 

無奈地搖搖頭,百花之神轉身面對自家侍童,海洋藍的眸子看向窗外,不需要太好的眼力即可看見那銀中帶紅的身影。

 

「讓他進來,你去準備……」

 

 

 

 

Rain Love(雨愛)

 

 

下雨了。

滴滴答答的雨聲敲入他耳膜,也滴入偌大的睡蓮池和荷花池中。

 

褚冥漾靜靜站立於水面上,等待雨勢轉大,他能踏上堅硬厚實的土地那一刻到來。

 

其實說是『站』其實也不太恰當,他是『浮』在水面上。

 

是的,他不是人,只是一朵睡蓮的魂魄,平時如果沒有雨水的滋潤,他只能待在蓮池中。但是一旦下了大雨,他就可以化為實體,踩上他渴望的土地,在雨停前在這植物園裡四處走走, 直到雨停回歸睡蓮本體,沉睡、直到下雨前的濕度將他喚醒為止。

 

雨勢果然如他所想增大,在雨水的滋潤中,他感覺自己有了重量,化為實體,不再是輕飄飄的花魂模樣了。

 

墨色的髮絲被雨水打濕,貼在他臉頰上,過多的水分順著臉頰滑落,幻化時一並出現的輕便服裝、也是是人們所說的T恤牛仔褲跟著濕透,他卻不覺得難受。

 

水是滋潤植物的元素,他相當喜歡水。

 

可是水不曾開口說話,陪他聊天。不只水,如此大的植物園裡,竟然只有他是花魂,其他植物都沒有魂魄,所以不會說話。

 

只有修化到某些程度的花才擁有有意識的花魂,植物園裡的植物都沉默了。

 

坐在隔開荷花和睡蓮兩池的拱橋扶手上,褚冥漾望向雨水不斷滴落的睡蓮池,等待某人的到來。

 

「拿去!」一把傘敲在他頭上。

 

「痛!」

 

膽子沒大到不接住傘,他抓住雨傘,唰一聲撐開透明的傘,才抬頭看向從橋下慢慢走上來的人。

 

同樣撐著一把透明的傘,銀中帶紅的髮絲和那雙赤紅的雙眼在雨中格外顯眼,要不是身上沒有半絲神祉的氣息,他都要以為這人不是人、而是神了。

 

「你又在腦殘什麼!」順手巴了晃神中的褚冥漾一下,他口氣不佳,「下雨不撐傘,你很有種嘛!褚。」

 

「呃、我不是故意的。」褚冥漾乾笑地轉移話題,「亞,你怎麼會來?」

 

之前雖然說是等待,不過他沒有十足的把握說亞會來。他只知道無論大太陽還是下雨天亞天天都會帶著畫架來植物園畫畫,畫的就是睡蓮池裡的花。

 

「一樣。」

 

比向不遠處的涼亭,那是亞下雨時畫畫的地方,平時若是好天氣,他就會在睡蓮池旁架上畫架,自顧自地畫畫,誰來搭訕都不理。

 

這些他都知道,因為他一直看著他畫畫。大多數人畫的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亞卻和別人不同,畫地是大家口中「懶散」的睡蓮。

 

「喔……」他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了,這個月下雨的次數相當頻繁,能化成人的次數也跟著變多。

 

當然,能看到亞的次數也就跟著變多了。

 

「還呆在這裡做什麼?走了!」一如以往,亞抓住他的手就往涼亭走去。

 

從見面第一次開始就是這樣,在他淋的全身濕時扔給他一把傘,口氣不佳地問他為什麼要淋雨。

 

那種包含在兇惡底下的關懷讓他覺得十分窩心,對亞的感覺也開始……變質了。

 

酸酸甜甜的情緒在胸中蔓延開,好似有什麼東西湧上來,堵住他的喉嚨,讓他無法呼吸,連看亞一眼的勇氣都沒有,深怕被那雙火紅色的眸子發現他的情感。

 

他喜歡颯彌亞,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

 

「亞……」

 

遠處的亮色天空開始朝這邊蔓延,雨快停了。他必須在停雨前回到蓮池,否則陽光照下來,他就會魂飛魄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什麼事?」

 

畫到一個段落,颯彌亞放下畫筆,卻看見褚冥漾的身體越來越透明,連伸手也碰不到了。

 

『再見。』

 

以唇形向錯愕的颯彌亞道別,這回的雨勢收的太快,連褚冥漾都來不及回到蓮池陽光就灑落下來了。

 

刺痛從胸口處傳來, 不後悔魂飛魄散,可是他不想離開亞,可是他只是小小一朵花魂,又能怎麼辦?頹然地閉上眼,他等待死亡的到來。

 

 

緩緩張開眼,褚冥漾先是愣了幾秒,舉起手來確認自己是否還存在。不是夢,這是真的。

 

「百花之神,您醒了嗎?」守在一旁的侍童本來還在打瞌睡,一見到他試圖坐起身,馬上扶他起身。

 

「我睡多久了?」乾啞的嗓子顯示他多日滴水未進的事實。

 

神仙不吃不喝也不會死亡,只是一般的神仙多少都還是量進食一些,似乎是從還是人時就有的習慣。

 

專管百花的他也不例外,只是他沒想到這次為了躲避太陽神,讓魂魄飛離軀體、又封印記憶下凡會變成花魂後,會在那裡遇到那個和太陽神十分相似的人。

 

不知道那個人是不是以為遇到鬼了?褚冥漾揚起有些苦澀的笑容,不願意再想下去了。

 

「您睡了大概一星期。」坐好後,侍童端來一杯水,讓他喝下。

 

「褚,你倒是跑得很快。」

 

冷冷的嗓音自敞開的大門傳來,逆光讓他看不清來者是誰。但是那熟悉的語氣卻教他不自覺縮瑟了一下,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

 

難道那個人……

 

「你以為你下凡就能躲過我嗎?」冷哼一聲,來者往前跨了一步,火紅的眸子直勾勾盯著他。

 

將兩把微濕的透明傘靠在桌邊,颯彌亞、也就是太陽神拎著一捲捲起來的畫紙走到他床邊,要褚冥漾把畫紙攤開。

 

「亞……」看到圖,他愣住了。

 

「不要想跑,我一定追得到你。」

 

揚起一抹極有自信的笑容,颯彌亞低頭吻住那張微張的嘴──這次他總算碰到他的實體了。

 

見自家主子沒有反抗,一旁的侍童悄悄退出房間,替那兩位帶上門,留給他們一個隱私的空間。

 

落在棉被上的畫捲攤開,上面畫的是化為花魂的他坐在睡蓮上專注望著亞畫畫的模樣。

 

那眼神,是看著戀慕之人時才會有的神情。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我只是飄過
  • 那個,文重複兩次了喔
  • 啊,謝謝提醒:)

    晴沐恩 於 2013/04/11 0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