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黑交往前提有**




 

喉嚨有種乾澀的感覺,好像卡了個什麼東西,從胸口左邊跳動的地方盪漾開來。那隱隱作痛、不甘願又想垂下眼不去看的答案究竟是什麼呢?

轉角隱密處,收下害羞女孩子的情書的亮色身影,黑子哲也抓著身上的白色制服外套上鈕扣,不經意撞見的場景本該早已習以為常,現在卻泛起了一股不一樣的情緒。

「黃瀨君,再見。」  

輕聲說出道別詞,他頭也不回地離開。本來想在畢業這一天對黃瀨君說些什麼,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還有,畢業快樂。」  

轉身,他背對看起來相當登對的兩人離去。

 


×

 


「謝謝妳。」

掛著溫柔親切的笑容,黃瀨涼太對在畢業典禮這天還要收到一堆情書其實感到相當不耐煩。可是基於工作關係和個性使然,他不會對女孩子生任何氣,當然也不會像在球隊那樣耍白痴讓眾人齊聲韃伐他。

每個人都有許許多多面,女孩看到的只是他其中最無害的一面罷了。

在這之中,只有一個人能看穿他的表面,用冷淡的話說出中肯的話語。可是,他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那個人了。


「涼、涼太君……」看到心儀的人收下情書後,女孩羞紅了臉,在黃瀨溫和的注視下,似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指指黃瀨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

「請問涼太君的第二顆鈕釦可以給我嗎?」

黃瀨露出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為了保持公平,我不能給任何一位女孩我的鈕扣喔。」

「所以、其他女生也不會有涼太君的鈕扣嗎?」

「是的。」

「我明白了,謝謝涼太君收下我的情書,打擾了。」朝黃瀨君深深鞠一個躬,女孩子轉身離去。


獨留黃瀨站在原地目送她離開,直到看不見為止,這才小心翼翼地取下他制服上第二顆鈕釦。

「只說不能給女孩子,但沒說不能送給喜歡的人啊。」


小黑子……

握緊手中的鈕扣,黃瀨打算去找黑子,在畢業會場卻遍尋不著,最後只從桃井那裡得知哲君早就先離開的事實。

 


三月的畢業典禮,黃瀨錯過了遇到黑子的機會。

四月的開學典禮,黃瀨當然不可能遇到黑子,但是他得到了黑子在誠凜就讀的訊息,幾乎是下一刻就在前往誠凜的路上了。

 


神奈川到東京的距離或許沒那麼長。

他看見了朝思暮想的人,卻在伸手邀約的同時被慎重拒絕了。

 


小黑子,你真的夠狠決……


 

×

 


「黃瀨君在想什麼?」拿著訓練過後必喝的香草奶昔,黑子澄澈的藍眸從杯延上方抬起,看著明顯發愣中的黃瀨。

「咦、啊,沒什麼,就是在想小黑子你啊!」乾笑了幾聲,他竟然在跟小黑子約會的時候發呆,真是罪該萬死!

黑子不語,僅僅只是看著黃瀨,後者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試圖說些什麼打破沉默時,他開口了。

「我就在你面前,不會消失的。」

沉默了一會,黃瀨忽然提起快三年前的舊回憶,「小黑子,你還記得國中畢業典禮嗎?」

「嗯,黃瀨君被告白了很多次。」

「啊哈哈……小黑子不要只記得這個嘛!」在埋怨的同時卻又很高興小黑子記得他的事情,他是不是沒救了?

「那時候我想給小黑子這個,可是沒想到你就這樣不見了。」握住黑子空著的那隻手,黃瀨將一樣東西放到他掌心上。

「鈕扣?」

「對啊,小黑子都不知道那時候錯過你我哭濕多少條枕頭!」

盯著遲來三年的帝光制服鈕扣,黑子將鈕扣輕輕放在桌上,沒有收下的意思。

 


輕輕一聲,卻像敲在兩個人心底。


 

「小黑子不收嗎?」黃瀨的臉戲劇性地垮下來,彷彿只要他說不收,下一秒就會流出不知真心有幾分的眼淚。 

「黃瀨君那時候就喜歡我了嗎?」沒有理會他眼中隱隱閃動的淚光,黑子提出問題。

「對啊、我那時候就很喜歡很喜歡小黑子了喔!只是小黑子不知道跑哪去了,找都找不到。要是那時候能跟小黑子告白就好了,我們就不用到高三才交往。」

「黃瀨君。」

看著委屈的模樣如大型犬垂著耳朵的黃瀨,黑子放下飲料,從口袋拿出一枚和桌上相仿的鈕扣,只是他手上的小了一號。

「咦、這是……小黑子的第二顆鈕扣嗎?」黃瀨不敢置信地望著黑子擺在桌上的釦子。

「是的。」拿起奶昔喝了一口,看著桌上一大一小的鈕扣,黑子唇角微揚。

 

「明天是誠凜的畢業典禮,請黃瀨君拿著這顆鈕扣來換我現在的吧。」

 

放心吧,就算你晚到還是會看到我的,黃瀨君。

講完這幾句話後,不意外是黃瀨的感動飛撲和蹭臉,嘴裡還一直嚷著小黑子最好了最喜歡小黑子了之類的話。

 

 

這次,已經不會再錯過了喔。

 

 


END.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