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

 

那人熟悉的呼喚聲外加長期用槍、有些薄繭的大掌抬起他下巴,褚冥漾就算再不願意,也被強迫面對那雙似會吸取人心的紅眸。

 

「我們交往吧。」

 

然後他就醒了。

 

 

──妄想‧Never──

 

 

聽到下課鐘聲響起的瞬間,褚冥漾幾乎是馬上趴倒在桌上,只差沒闔眼睡死,可是他又不敢真的睡著。這種想睡又不能睡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快一個星期,連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可以這麼多天都在半睡半醒中度過?

 

追根究底起來,其實原因很簡單,學長回來了。

 

然後他開始做一些莫名奇妙的夢,或者說是「妄想」更為貼切。

 

至於做什麼夢就別提了,他不想晚上做惡夢、白天也要想到這些事啊!一個星期下來他真的好累好累,明明只是想好好睡一覺,怎麼會這麼困難?

 

「漾漾,你最近精神很不好。」千冬歲推推眼鏡,肯定地說。

 

「我好想睡覺……」

 

怨念要是能實體化,他絕對會被黑霧所籠罩,說不定還會擴散到整個教室,讓所有人在他的怨念黑霧裡面迷路,不過想當然學院裡的火星人不會被這點小事情難倒的啦哈哈……

 

褚冥漾覺得自己瀕臨崩潰邊緣。

 

「漾漾你沒睡好嗎?」好友默默打量他一會,顯然是看到他很深的黑眼圈了。

 

「嗯,最近老是做一些很奇怪的夢。」按按額角,他覺得頭好像更痛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可是我沒有想學長會──呃、我什麼都沒說!」

 

發現自己不小心說漏嘴,褚冥漾立即試著彌補,只是成效好像不彰,光看千冬歲寫著了然的眼神就知道他再說什麼都沒用。

 

「漾漾,有些夢是潛意識裡你希望的事情;有些則是你不希望遇到的,不知道讓漾漾你睡不好的是哪一種?」拍拍他的肩膀,上課鐘聲剛好響起,千冬歲也沒再多說什麼,直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準備下一堂課要上的內容。

 

幾分鐘後,老師已經在講台上口飛橫沫地講述課程內容,褚冥漾卻在底下望著窗外發呆,不是他不想上課,是他被千冬歲剛才的話震撼了。

 

他是很高興學長回來沒錯,但是這不代表他對學長會有任何「妄想」啊!更何況學長還是動不動就巴他,哪裡有半點改變了?

 

根本完全沒有好不好!?

 

褚冥漾完全陷入思緒混亂的狀態之中。

 

算了算了,想那麼多做什麼?他今天一定要好好睡一覺!拜託不要再做那些想起來就可怕的夢,只要一晚就好,讓他睡飽!

 

 

在下午的課也結束後,他直接回到黑館,打算隨便吃點東西就直接去睡,反正明天是星期六,作業什麼的假日再來寫也沒關係。

 

「讓我睡、讓我睡……」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後,他躺在床上,閉上眼睛開始自我催眠。

 

沒多久即沉沉睡去。

 

 

「褚。」

 

朦朧之中聽到有人在叫他,睜開眼睛又看到自家學長出現在面前,他想歎氣了。

 

就讓他不要作夢好好睡一覺會怎麼樣啊啊啊──

 

「我喜歡你。」

 

是是是,他知道。是說今晚這個夢未免太偷工減料,昨天就作過了今天還直接複製貼上是怎樣?連他都可以猜到等下他會被驚醒,然後再度整夜想睡又不敢睡。

 

一秒、兩秒、三秒……

 

嗯?怎麼還沒醒來?難道他被困在夢境裡面嗎!?

 

「褚,不要恍神。」不滿地捏住小學弟的臉頰,冰炎皺起眉頭,「你的回答?」

 

「好啦好啦,我答應。」只是個夢嘛,答應又不會怎樣。褚冥漾迷迷糊糊地點頭,完全忽略臉頰傳來的刺痛。

 

沒多久他再度閉上眼睛,陣亡了。

 

這次之後他沒有再做過一次奇怪的夢,因為……

 

最後一次不是夢,而是現實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