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夜 最後戰鬥(下)

 


著魔似的走過去,褚冥漾看見那是一支黑色的棒槌上面長著兩顆濁黃色的眼珠,還直勾勾瞪著他。雖然他沒看過這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但卻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彷彿這詭異的玩意兒已經在他身邊待很久了。

 

看得見嗎人類?人類你看的到我對不對?一定是,一定是裝死當作看不見,別裝死了當做看了,你一定看的見!』

 

「……」

 

這支黑色的棒槌會講話就算了,竟然還有精神分裂的嫌疑,連他聽到都快精神分裂了!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允許,他一定會跟學長一樣一掌朝那個黑棒槌巴下去。

 

「喔,是老頭公啊,原來是被你們帶走了。」白煙猛然散去,變臉人重新出現在他面前。

 

「褚,快出去!」拔掉銀針丟在地上,冰炎手上冒出薄薄的冰把自己的傷口凍結。

 

「學長……」雖然明知道只會幫倒忙,可是他不想老是站在後面等人保護了。

 

「別待在這裡!」

 

沒理會他的思緒,冰炎揪起他的衣領往出入口處用力一丟,褚冥漾在離出入口一段距離時覺得自己像是撞上玻璃之類的東西,快把原本就很平凡的大眾臉給撞歪了。

 

『你一直都看的見……』跳針完後,老頭公開始低低地說著他不懂的話,『你明明就看的到,為什麼要裝死……你的眼、不是平常人的眼啊……』

 

什麼平常不平常?他偶爾是會看到阿飄好兄弟之類的沒錯,但是這也算不平常嗎?站在他眼前這個會說話的棒槌才是不平常吧!?

 

叮鈴……

 

細微的響聲從口袋傳來,持續了好幾秒,像是急著說些什麼。

 

口袋裡的東西是──

 

拿出學長給的藍色幻武大豆,褚冥漾看著淡淡的光芒從大豆中散出,細細的鈴響聲不停歇,而且還有越來越快的趨勢。

 

叮鈴叮鈴叮鈴……

 

不知道為什麼,白煙再度從地面竄起,比上次還更濃更厚,安地爾和冰炎又消失在白煙中,隱約只能聽到幾聲打鬥聲。

 

『你一直都看的見……』

叮鈴叮鈴叮鈴……

 

老頭公低啞的嗓音和大豆的鈴響聲穿進他的耳朵,重重敲打在他耳膜上。

 

或許,他其實一直都看得見。

 

把大豆平放在掌心上,他也沒多想什麼,很自然地對大豆說道,「如果你和我有一樣的想法,就現身吧。」

 

眼前忽然落下一滴水,再來就是無數的水珠紛紛落下,最後在地面聚集成一窪小水潭。沒有陽光照射,水面卻閃閃發亮,一個人身蛇尾的女人忽地浮出水面,不斷上升,直到她整個身體都脫離水面為止。

 

『我是沉睡了一千七百多年的水中貴族,只要一點水霧都是我的利兵刃器。』轉了一圈,女人的蛇尾在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我的名字是……』

 

輕啟唇,女人說出他在溺水時曾聽過的美麗名字。

 

人身蛇尾的形體突然消失在空氣中,水藍色的大豆重新出現在他掌心上,白色的光芒比之前更亮了。

 

閉上眼,他想起好友們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這個幻武兵器只屬於他、只有他能喚醒;

呼喚它的名字,為它塑造出屬於它的形體,然後使用它。

 

『米納斯妲利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形、美麗優雅而尊貴,水是你的利刃、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入侵者。』

 

幻武大豆在他手中化成一道銀藍色的流光,然後漸漸朝掌心處聚集、成形。

 

白霧散去,他得以重新看見場地中心的情況。學長和安地爾傷痕累累,地上的紅色液體不知道是誰流下的。

 

他們都很強,強到非人的境界。

那絕對是他無法抵達的境界,但是他想幫學長,不要再只是站在後面了。

 

現在他確確實實握住手中的東西了,舉起、瞄準,他扣下板機,目標是完全無視他的安地爾。

 

水藍色的水珠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筆直地射入安地爾的腦袋,不到一秒旋即炸開,鬼族Pub的使者不動了,沒了腦袋的身驅在他眼前緩緩倒下,連抽蓄都沒有,就這樣死亡。

 

失去意志力的支撐,褚冥漾跪倒在安地爾的屍體前方。

 

……他殺人了嗎?

 

剛拿到武器就殺人,這樣他還敢繼續用這把武器嗎?

 

Pub裡死不了人。」轉頭看向他,冰炎眼裡滿是認真。

 

那就好……聽到冰炎的話,他懸在空中的心迅速安了大半,本來就不太清晰的意識也開始有些模糊了。

 

「不錯。」

 

在失去意識前他聽到冰炎這樣說,以及一個在唇上很輕、很輕,如羽毛般的琢吻。

 

 

***

 

 

『醒來之後,你將會迎接更多改變。』

 

米納斯的聲音像是搖籃曲,柔柔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翻了一個身,他想將自己推進更深的睡眠,卻被人打斷,還是有點『詭異』的那種方式。

 

癢癢的,像是有蚊子在他臉上飛舞,時而這邊叮一下那邊碰一下,他揮手驅逐卻趕不走,而且還變本加厲,整隻蚊子壓在他身上──

 

什麼!?

 

倏地睜開眼睛,褚冥漾看到一張放大的熟悉臉龐,依樣式尺寸來看似乎是他的直屬學長、強到不像人的冰炎。

 

「哇啊啊啊──唔、唔唔……」慘叫聲到一半被迫打斷,冰炎以嘴封住他的,殺傷力比以往直接用巴的更強。

 

學長放開他啦!他快不能呼吸了!

 

「有力氣抱怨了?」沒打算放開褚冥漾,冰炎依舊整個人壓在他身上,連說話時嘴唇都只離他的不到一公分的距離,頗有下一刻就要再吻上去的意味在。

 

學學學長先從他身上下去啦!

 

看著和他只有一床棉被之隔的冰炎,褚冥漾很難為情地轉過頭,不敢直視那雙會媚惑人的紅眸。

 

「這可不行。」望著連耳跟子都泛紅的自家學弟,冰炎很難得的輕笑出聲。

 

是他的錯覺嗎?他好像聽到學長笑了?

 

「不問為什麼嗎?」

 

呃、為什麼?

 

「我們現在的身分可是──」低下身,冰炎在他耳邊說了幾個字。

 

他沒聽錯吧!?什麼時候變成……了!

 

「褚,我不介意你不消音。」紅眼殺人兔笑的非常燦爛,在他眼裡卻像死神的勾魂微笑。

 

「等等、等等啊學長──」

 

望著再度靠近的臉龐,褚冥漾發現他完全無力抵抗了。

 


END.

正文部分總算全部貼完了(抹臉)

接下來會有幾篇番外噢ˇˇˇˇ


                            By小沐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