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夜 最後戰鬥(上)

 

走的越近,他越能聽清楚到兩位學長的交談聲。

 

「最近PUB不太安寧,幾乎所有平衡都傾向負極,背後可能有人在操作。」說這句話時,夏碎雖然在微笑,笑意卻沒有傳到眼底。

 

「我知道,也大概知道是哪個人了。」

 

有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冰炎和夏碎同時抬頭,看他們兩個走過來。

 

豔紅色的眸子直勾勾盯著他,不曾眨過一下,似乎已經知道他想說什麼了,可是這怎麼可能?

 

難道學長他……

能預測未來,可是連他還沒想的事情都能預測到,這也太可怕了吧!?

 

啪!

 

「不要亂想!」冰炎等他走近時劈頭就是一巴,看那力道頗有想將他腦袋巴掉重整的意思在。

 

「不用懷疑。」看著自家學弟哀怨的眼神,冰炎喝著夏碎遞過來的酒,涼涼地說道。

 

學長好過分!虧他還想、還想……呃、還想要──

 

還沒想出那兩個字,褚冥漾先紅了臉。還好pub燈光昏暗看不太出來,不然他寧可先挖個洞自己鑽進去。畢竟向同性告白這件事對他來說還是太刺激了,這只比十幾年來半夜不睡跑進pub還好一點而已,不、說不定更刺激!

 

「我接受你的告白。」

 

呃、學長剛說什麼?他剛剛不是什麼都沒想──啊!他剛剛想了!

 

「你……」就在冰炎還想說些什麼時,擺在吧檯上的手機響了。

 

不耐煩地拿起手機,他瞄了一下簡訊內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微微瞇起紅眸,抬頭看了一眼褚冥漾,接著傳了一封簡訊出去。

 

「走了,出任務。」

 

這句話是對他說的嗎?不是吧!他什麼都不會怎麼出任務啊!?這一刻褚冥漾彷彿又看到雲端上的阿嬤在對他招手,笑著說「乖孫快點來陪阿嬤」之類的話。

 

「少囉嗦!」沒有給他太多吶喊的時間,冰炎一手揪住他的領子,另一手使出傳送陣。

 

望著懸空的腳底下那個龐大華麗的傳送陣,褚冥漾絕望地知道就算他不想去,冰炎還是會把他抓去出那個名為「見習」、實則嚇破膽的恐怖黑袍任務。

 

碰!

 

好痛,學長非得每次到目的地都把他丟在地上嗎?

 

「明風Pub,我收到你們的任務通知,有人在嗎?」冰炎刻意放大的聲音在店內造成不小的迴響。

 

環顧四周,他覺得有些不太對勁。這間Pub和他去過的都不太一樣,一般來說深夜應該是Pub最熱鬧的時候,人群應該會擠爆舞池或休息區才對。可是學長口中的「明風Pub」僅靠著幾盞微弱的燈光,能勉強看清店內連一個人也沒有,都到哪裡去了?

 

除此之外,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壓著他的胸口,就像被誰在胸口壓了一塊沉甸甸的石塊,比起當初在七凌Pub的異樣感更顯得強烈。

 

「小心,這裡的正負極完全失衡了。」冰炎轉頭對他說,接著喚出銀色長槍,「把老頭公叫出來。」

 

點點頭,他敲敲黑手環架起結界後,才覺得不舒服的感覺稍微減少一些。

 

「請問有什麼事嗎?」這時,一個他不認識的紫袍穿牆走進來,表情有些疑惑。

 

「我收到你們的任務通知。」

 

在冰炎和那個紫袍講話的同時,他聽到細小的鈴鐺聲,可是還來不及分辨從哪邊傳來時,就受到不明的猛烈撞擊,讓他倒退了好幾步直接坐倒在地上。

 

「褚!小心後面!」

 

聽到冰炎聲音他連忙往後看,一把黑色的長槍剛好擦過他的臉頰往後飛去,穿進了燈光照不到的陰影區,可是聽落地的聲音就知道沒有打中預定目標。

 

褚冥漾感到一陣惡寒。

 

冰炎失手的機率幾乎等於零,也就代表這次的鬼族非常強大,足以和冰炎一較高下!

 

「你不是明風Pub的藤覺,你是誰!」冰炎口氣變得非常嚴厲。

 

「唉,真不愧是Atlantis的主人,敏銳程度比其他袍級都還要高上一級。」那個他不認識的紫袍從陰影處走出來,臉上掛著一種很詭異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每當藤覺往他們走近一步,他那頭頭髮顏色就有些微的變化。在走到離他們只有三公尺的距離時,褚冥漾可以很清楚看見暗藍色的髮絲取代了原先的髮色,連眼眸顏色也變成帶金的藍色。

 

最後這位紫袍隨手往臉一抹,下一秒出現的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臉孔。

 

……變臉人!這裡有變臉人啊!

 

「安地爾!你來這裡做什麼!?」冰炎整個表情都變了。

 

「身為鬼族Pub的使者,來這裡當然是為了與這位同學做點小交易。」安地爾勾起一抹禮貌性的微笑,眼神卻是讓人不寒而慄。

 

「想都別想!」握緊手中的銀色長槍,冰炎對還愣在地上的褚冥漾低吼,「快離開這裡,他不是你能應付的!」

 

「看來,如果不處理掉你就不能和這位同學好好聊天了,是吧?」抽出銀色的長針,安地爾笑的非常愉快。

 

「快跑!你還在這裡做什麼!」

 

眼見褚冥漾還在發呆,冰炎立即丟下一張移動符,銀色的光點在他周圍亮起,過沒幾秒旋即散掉,他卻沒有被送走。

 

「沒用的。」

 

一道銀色的流光穿過冰炎的右肩肩頭,突出的針尖被染上鮮豔的紅色,在褚冥漾眼裡無限放大再放大。

 

他想逃,可是沒有力氣站起來,安地爾身上那股恐怖的壓力幾乎是直接把他壓倒在地上,如果變臉人兼變態再靠近一點,他下一秒可能就會吐出來。

 

「他下了結界!」揪起褚冥漾的衣領,冰炎把他往Pub門口一甩,然後一個跳躍俐落地閃開安地爾射來的長針,「快打破它!」

 

轟隆!

 

明風Pub的大型石雕擺飾因為幾根長針斷成兩截,上面那截摔落地面,碎掉的石塊造成白煙四起,讓他完全看不清現在的狀況,連學長和那名變臉人都被埋在煙裡看不到。

 

現在絕對是最好的逃命時機,可是……他有學過怎麼打破結界嗎?

 

『你想得救嗎?』

 

矇矓之間,他似乎看見了結界和出入口之間站著一個黑色的模糊影子。

 

是誰……?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