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夜 我發現我--

 

被冰炎毫不猶豫地承認他是最重要的人後,褚冥漾的腦袋一直處在極度混亂的狀態,和幾個小時前冰炎的告白全部攪和在一起,到現在還沒理出一個頭緒。

 

沒有按照原先計劃回到宿舍,加上不久前他就和冰炎分道揚鑣,沒有一起走,所以他來到學校附近一間甜點店,裡面的甜點吃起來甜而不膩,是他最喜歡的味道。

 

叫了一塊蜂蜜蛋糕和一杯奶茶,他走到老位子坐下,等待東西送過來。

 

「來,漾漾的蛋糕和奶茶。」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男子將拖盤上的東西移到桌上。

 

「謝謝安因。」看見雪白的瓷盤上多出一塊草莓蛋糕,褚冥漾疑惑地抬頭,看見安因舒服的微笑後,露出開心的笑容,「謝謝!」甜點店主人多送他一塊蛋糕。

 

「不會。」搖搖頭,安因如來時,再度無聲無息地離去。

 

望著桌上的美食,褚冥漾終於放鬆身體,把腦中亂七八糟的思緒全數清出,拿起叉子就開始享受得來不易的平靜心情和絕對好吃的甜點。

 

先吃掉草莓蛋糕後,他端起奶茶喝了一口,腦子也再度運轉起來。果然吃了甜點讓他有能力去思考冰炎的話。

 

他不討厭學長對他那樣做,有時候心跳還會跳很快。看到別的女生對他告白心情也會不好,想把那個女生推開,難道他……在吃醋嗎?

 

可是他不知道學長到底喜歡自己哪裡?是同性,臉蛋平凡到路上隨便抓都一大把,然後又老是惹他生氣抓狂,這樣的人他也喜歡嗎?這樣一想,連他自己都不懂為什麼了。

 

「不要亂想!」沒有巴褚冥漾,冰炎逕自在褚冥漾對面的位子入坐,語氣有些嚴肅。

 

呃……學長你是從哪邊開始聽的?對冰炎忽然冒出來不再感到驚訝,褚冥漾腦中只有這個問題。

 

「吃醋。」簡單拋出兩個字,冰炎看到自家學弟喝奶茶的動作一頓,接著像是被嗆到一樣咳不停。

 

可以不要一聽就聽到這麼關鍵的兩個字好嗎?褚冥漾放下奶茶,黑眸無奈地望了冰炎一眼,拿起叉子繼續朝甜滋滋的蜂蜜蛋糕進攻。

 

「來,冰炎的黑咖啡。」

「謝謝。」

 

來甜點店還點黑咖啡,不怕苦死嗎?

 

咬著叉子,他看了那杯黑漆漆的咖啡一眼,不太能理解怎麼會有人喜歡喝完全不加糖的咖啡,連焦糖瑪琪朵那種已經加了很多糖的咖啡他都不太能接受了,更何況是黑咖啡。

 

學長的腦袋果然異於常人,是火星人!

 

「褚。」

 

嗯……怎麼了?

 

一抬頭,他就看到冰炎臉在他面前迅速放大。

 

鏘噹!

 

不銹鋼製的叉子掉在瓷盤上,發出一聲不小的響聲。但是褚冥漾完全沒有發覺,腦中只有剛才冰炎舔去蛋糕屑渣的動作,以及坐回位子前的一句話。

 

 

「太甜了。」還沒等褚冥漾想起他說的話,冰炎又補上一句,然後拿起黑咖啡啜了一口。

 

學長你學壞了啊啊啊啊──碰一聲褚冥漾的思緒爆炸了,完全沒想到冰炎既然開PUB又可能正經到哪裡去?太嚴肅的人是不可能去碰那種與黑夜徹底融合在一起的夜店的。

 

學長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他做這種事,太丟臉了啦!

 

……等等,學長剛說什麼?

 

『考慮好了嗎?』

 

是這句沒錯吧?沒錯吧?

 

離學長在教室告白還沒超過五個小時,現在就要他做決定會不會太快了?默默撿起叉子,褚冥漾決定剛才當作什麼都沒聽到,繼續吃剩下的蜂蜜蛋糕。

 

開玩笑,沒耐心也不是這樣的吧?

 

很反常地,聽到他心聲的冰炎這次竟然沒有巴他頭,只是瞪他一眼就繼續喝那個苦到只有火星人才喝的下去的黑咖啡。

 

當冥漾把最後一口蛋糕吃完時,冰炎的黑咖啡也剛好喝完了。

 

但他們沒有馬上離開,店內那舒服沒有壓力的氛圍讓他想多留一會兒,靜靜享受這悠閒的午後。

 

慵懶地瞇起雙眼,他發現眼前的冰炎越變越模糊,終致完全看不到。

 

是的,褚冥漾睡著了。

 

「漾漾睡著了。」安因不知何時走到他們旁邊,輕動作收拾桌上的杯盤。

 

「對。」抱起褚冥漾,冰炎手掌向下,華麗的傳送陣立即出現,沒多久兩人已經消失在甜點店裡。

 

 

###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當他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地方──冰炎的房間。

 

他不小心睡著了嗎?

 

揉揉視線還有些模糊的眼睛,褚冥漾伸了個懶腰,這才發現房間裡只有他一個人,沒看到冰炎的蹤跡。

 

學長去哪了?

 

四面牆壁白的讓人恐慌,從頭上投射下來的日光燈也白的刺眼,房間裡又只有他,讓褚冥漾感覺有些不安,直覺想找那個強大的背影。

 

察覺到自己的心情,褚冥漾心臟先是重重一跳,然後開始狂跳起來。

 

他會吃醋、想依靠學長,這是不是代表──

 

知道答案後,他整個人反而放鬆下來,沒有想像中的恐慌大叫,或許這也是他下意識希望的答案吧?

 

懷著這樣的心情,褚冥漾下床,卻發現這個房間沒有門。

 

……糟糕了。

 

他記得上次學長是把手貼在牆壁上,出現類似水幕的效果,就能進出房間,看起來很簡單,問題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啊!

 

「漾漾你醒了?」

 

就在他還在想要不要乾脆打電話搬救兵時,千冬歲從他左邊的牆壁『走』進來。

 

……這分明就是古代的穿牆術啊!不知道學這招需不需要正向的態度,否則就會像古代那個人撞牆或穿到一半卡在牆壁裡?

 

「漾漾你還要待在這裡嗎?」見褚冥漾沒有回話,千冬歲又問了一句。

 

「啊、沒有。」

 

點點頭,千冬歲伸手貼在牆壁上,一邊教他,「A.P.的每個房間都有設限制,沒有主人的許可無法進來。我是冰炎學長讓我進來看你醒了沒,所以許可僅限這次,漾漾你就……了。」

 

等等、為什麼突然消音?

 

不解地跟在千冬歲後面,他穿過牆壁,視線因昏暗的燈光短暫眨了一下,沒多久就看到吵鬧的人群和在吧檯區聊天的冰炎和夏碎。

 

「我們過去吧。」

「啊、好。」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