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夜 最重要的人

 

『如果我說來七凌PUB可以學到更多,你要不要過來?』

 

要不要過去?

 

聽到褚冥玥這樣說,他起初有些心動,可是緊接湧上心頭的是遲疑,他迷惑了,不知道該不該接受老姐的建議,去那個有老姐和表哥在的七凌PUB

 

最後他只跟老姐說了一聲他會考慮,就跟學長一起走了。他還記得要走的時候學長臉很臭,是怎麼了嗎?學長應該不會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可是火星人之首欸,要是連學長都沒辦法解決,那不就等於地球要──

 

「漾漾、漾漾……?」一隻白皙的手在他面前揮了揮。

 

「什麼事?」有氣無力地趴在木桌上,褚冥漾有些心不在焉地問。

 

他們現在在學校圖書館旁、綠蔭遮陽下的地方聊天,一如以往他們只要一有空閒就會聚集在這裡吃飯、聊天。

 

「漾漾有心事喔!要不要說出來,喵喵說不定能幫上什麼忙?」

 

「有嗎?」他乾笑數聲,怎麼大家都能一眼就看出他有心事?

 

「漾漾你今天嘆氣的次數比平常多了4.576倍,喃喃自語也比之前多了3.729倍,

很明顯就是有事情在困擾你。」千冬歲推推眼鏡,把平常的觀察說出來。

 

「……」萊恩雖然沒說話,但是默默浮出來遞給他一個飯糰再自動透明化。

 

無言地嘆口氣,他望著友人關懷的眼神,點點頭,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全盤托出,裡面當然包含褚冥玥希望他過去七凌的事情。

 

講完之後,三人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

 

「……怎麼了嗎?」他該不會又說錯了什麼吧?

 

「漾漾,紫袍巡司是你姊?」喵喵率先打破沉默,只是語氣有些不穩。

 

無言地點點頭,他不懂他們怎麼會一臉驚恐?難道老姐會用巡司特權去壓榨他們嗎?嗯,光是看他被壓榨了十幾年就知道這非常有可能了,畢竟是褚家大魔女嘛……

 

「少腦殘。」

 

赫!

碰!

 

「漾漾你沒事吧?」喵喵擔憂地探頭看他。

 

只要學長不要沒事躲在他背後說話嚇人,他就不會跌下椅子也就不會有事了啦!學長是不是又沒睡飽了?不然怎麼會變得那麼愛整人?

 

「囉嗦!」不耐煩地給他一巴,冰炎抓起褚冥漾,「這傢伙我帶走了!」

 

在場的三人都沒說話,只有他內心不斷吶喊,喂、等等啊──他的人權呢?不要跟他說進A.P.就沒有人權了,不然他要跳槽到七凌啦可惡!

 

「你想去七凌?」行走中的冰炎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他。

 

「我……」有點想去可是又有點不想去,他都快被自己的舉棋不定搞瘋了,「學長,我該去嗎?」

 

下意識問起他最依賴的學長,褚冥漾希望他能給自己一點中肯的意見,卻忘了只要是人都會偏心,強大如冰炎也不例外。

 

「留下來。」紅色的眸子閃動著異樣的光芒,冰炎的模樣就像看中可口的獵物,準備將之吞吃入腹。

 

咦?為什麼?思考中的褚冥漾沒發現異狀,仍疑惑地反問。

 

「……說你遲頓還真不是普通的遲鈍!」

 

沒好氣地瞪他一眼,冰炎領著他走入一間沒有人的教室,然後在關上門的那一剎那把他壓在門後。

 

「學學學學長,你你你你──」褚冥漾的大腦瞬間停止運轉,只能說著毫無意義的話。

 

「褚。」把手肘靠在他臉頰的兩側,冰炎俯下身,強迫褚冥漾的寫滿緊張情緒的黑眸看著他的。

 

「你還不懂我的意思嗎?」

 

不會吧?現在這情況好像老媽很愛看的偶像劇裡面男主角要跟女主角告白前的動作和話──不是吧!?

 

「褚,我喜歡你。」

 

發現褚冥漾還想逃避事實,冰炎乾脆直接說了,不然等他自己開竅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搞不好還沒有那天。他不意外看到自家學弟聽到告白時瞬間瞪大的眼眸,裡面閃過無措、驚慌、不解……但就是沒有厭惡或害怕,有的最多就是迷惘和不解。

 

「想好再回覆我。」

 

一個吻輕輕地落在褚冥漾唇上,然後在離開前冰炎拋下一句話,才讓他從呆愣中回過神來。

 

「但是我不接受否定的答案。」

 

……什麼跟什麼啊!學長說這句話不就是告訴他沒得選了嗎?也太霸道了吧!?

 

懊惱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褚冥漾放任自己沉浸在思緒裡。很奇怪的是,他對學長的話和動作並不會感到不舒服,只是有些抱怨而已。

 

唔,該不會他早就──

 

猛然抬頭,他看到有棵樹矗立在他面前,只要再走一步他就會撞上去,馬上成為全校人的笑柄,因為衰人褚冥漾衰運再度發作,走著走著也可以撞樹撞到送醫!

 

「為什麼你不肯接受我!」帶著哭音的女聲突然飄入他耳朵,聽起來意外的耳熟。

 

「因為我討厭花痴!」這回話的聲音更耳熟!

 

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下意識躲到樹後,再小心翼翼地探頭,清澈的黑眸底倒映出一幅畫面──

 

冰炎背對他,站在一個漂亮的女生面前、是上次公然欺負他的其中一個,從那女生顫抖的肩膀來看,她不是生氣就是在流眼淚。根據剛才那句話的推斷,他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可是我喜歡你啊!」那女生像是下定決心似地大喊,完全不管旁邊有什麼人了。

 

唔,學長應該不會接受那女的吧?

 

沒注意到胸口有股酸酸的情緒在蔓延,褚冥漾緊緊盯著兩人的一舉一動,就怕錯過什麼重要片段。

 

「你要看到什麼時候?」冷冷的嗓音飄過來,他才發現冰炎不知何時轉過身,銳利的眸子正在瞪他。

 

學長對不起他不是故意偷看!

 

「啊哈哈……」乾笑地從樹後走出來,褚冥漾不敢直視冰炎,一副心虛的樣子。

 

「妳聽清楚,他才是我重要的人,妳什麼都不是。」冰炎用很冷淡的口吻講出這句話後,向他告白的女孩果然大受打擊,幾乎講不出一句話。

 

「為什麼……」

 

「走了!」瞇起眼眸,冰炎對被花痴纏住感到很不耐煩,拎著褚冥漾就往宿舍走去。

 

「喔……」

 

隨口回道,褚冥漾仍在想冰炎剛說的話,他怎麼會是是學長最重要的人?

 

「你就是。」

 

咦──!?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