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夜 再次訓練

 

「言靈屬性的訓練很簡單,方法也沒幾種,最快熟練的方法就是『實戰演練』。」

 

在這接近下午的時間裡,陽光透過半透明的玻璃窗灑進Atlantis Pub,裡面空蕩蕩的,只有兩人坐在吧檯區的高腳椅上,任其中一人的聲音在其中迴盪。

 

「呃、實戰演練?」拜託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樣啊!他可不想英年早逝──不、這樣說也不對,他有英年嗎?是衰年吧哈哈哈……

 

褚冥漾很可悲地發現自己還有心情開玩笑。

 

「嗤!」不屑地巴他一下,冰炎瞇起火紅的雙眼,吐出讓褚冥漾很想死的話,「就是你想的『實‧戰‧演‧練』!」

 

……他死定了,實戰演練那天一定是他以後的祭日,老姊快來──不對,老姊只會嘲笑他笨死了,老媽說不定還會拜他,呃、有可能嗎?

 

啪!

 

痛痛痛!他只是在想自己的後事處理啊,學長怎麼又巴他?

 

「褚。」

 

什麼事?

 

「我不會讓你死。」凝視他的黑眸,冰炎在說這句話時非常認真,豔紅色的雙眸似乎流轉著什麼情緒。

 

「啊、謝謝學長。」逃避似地轉開頭,他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正微微發燙。

 

他竟然會對學長臉紅!?

 

在一旁的冰炎接收到自家學弟的想法,好心情地勾起一抹笑,望著褚冥漾側臉的眼眸卻似鎖定獵物的侵略性眼神,只要稍不注意,他就會陷入,然後徹底沉淪,永無脫身之日。

 

不過褚冥漾把頭轉回來後,碰一聲倒在吧檯上發呆,完全忽略冰炎那富涵深意的眼神。

 

學長……你早上為什麼要那樣做?

 

他很想問出口,可是一看到學長就會不由自主把話吞回去,他沒勇氣去問,只能裝死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可是,真的可以完全不在意嗎?他迷惘了,卻還是開不了口。

 

「褚。」冰炎的聲音在他耳邊很近、很近的地方響起。

「什麼事?」反射性偏頭,他的唇不偏不倚擦過某個冰冷、卻又帶點溫熱的物體。

 

唔,剛是錯覺嗎?他好像碰到了什麼?那種觸感似乎是……

 

不不不不不是吧──!?

 

褚冥漾愣愣地看著冰炎,感覺有股熱氣自頸部往上竄,直達臉部,甚至快讓他的頭頂冒出溫度過高的白煙了。

 

這一定是他的錯覺啦哈哈,學長快點告訴他剛剛的推測是錯誤的,一定是,拜託不要不說話啊!

 

「你真的想知道?」單手托腮靠在吧檯上,冰炎低沉的嗓音響起,紅眸隱約閃過一絲笑意和……詭譎。

 

呃、可以說不想知道了嗎?

 

望著冰炎緩緩靠近,褚冥漾腦袋一片空白,平時轉速極快的思緒完全罷工,只剩那單純的黑色瞳孔裡映著冰炎帥氣的臉龐不斷放大再放大,以及胸腔中逐漸加快的心跳,醞釀著一種連他也無法理解、緊張之中所擁有期待感。

 

「不拒絕我?」

 

冰炎這句話是貼著褚冥漾的唇說的,等了幾秒還沒等到自家學弟的回神,他微微勾起一抹笑,開始啃咬褚冥漾因呆愣而微啟的唇。

 

唇上細微的痛覺滲入神經直竄腦部,終於喚回褚冥漾的知覺,他瞪大雙眸,還無法理解冰炎在做什麼時,冰炎放在吧檯上的手機響了。

 

冰炎本來是不想理會手機的,但是響完一次沒多久,手機再度響起,而且比之前更久,彷彿在暗示冰炎快點接起手機,有重大事情要連絡。

 

「嘖。」停下原先的動作,冰炎接起手機,不耐煩地說,「到底有什麼事?」

 

在冰炎和對方通話的時間,褚冥漾的理智一點一滴的回籠,讓他面部原本就未褪去的紅潮又更加深了一些。

 

他剛才竟然又和學長做出那種事情,怎麼會這樣?早上還可以推給不清醒,現在難道要推給光線太暗學長看不清楚所以才……

 

「褚,別亂想。」通話中的冰炎忽然伸手用力握了他的手一下,把他紛亂的思緒通通打掉。

 

低聲講了幾句話後,冰炎掛掉電話,望向擺明還在發呆的褚冥漾,「走了。」

 

什麼?走去哪?

 

「出任務。」

 

聽到這句話他不敢不從,乖乖站在冰炎旁邊,看著冰炎施展傳送陣,褚冥漾這才想到冰炎之前說訓練的最快方法就是「實戰演練」,等等、該不會現在是去訓練了吧他不要啊啊啊──

 

啪!

 

「吵死了!給我閉腦!」怒吼聲一秒響起。

 

……是,他閉腦。

 

 

沒多久,他們移動到另一間空蕩蕩的Pub,只是這裡的氣氛帶給他的感覺十分舒服,讓褚冥漾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氣,想將那種清新、像在山上所聞到的芬多精味道吸入肺中。

 

其實不只味道,連這裡的擺設也是大自然的模樣,隨處可見由綠色植物和木頭做成的擺飾,是間以深淺綠色和棕色為基底、非常舒服的夜店。

 

「你喜歡七凌Pub?」瞄了一眼褚冥漾,冰炎隨口問道。

 

對啊!這裡給他的感覺很舒服,就像身在大自然中,就算要他待在這裡一整天也不會覺得厭倦,反而會想待更久。

 

「很可惜你是A.P.的會員了。」拋下這句讓他摸不著頭緒的話後,冰炎逕自走向吧檯區,和明顯是這裡老闆的男子交談。

 

褚冥漾疑惑地跟上去,看見和冰炎說話的男子後不禁大吃一驚,話直覺脫口而出,「然,你怎麼會在這裡!?」

 

白凌然是他表哥,從小一起長大,感情算是還不錯。但是他從不知道表哥經營一間Pub,而且看起來和學長還有點交情。

 

這也太詭異了,難不成他附近的人全是某間異能Pub的會員?哈哈……那等下老姐會不會出現?他一直覺得老姐強的不像普通人,根本是和學長同類的變態火星人才對。

 

「你又再腦殘什麼!」

 

很奇怪的,冰炎這次竟然沒有巴他的頭,只是勾起一抹冷笑望向他後方。

 

他後面有什麼?跟著轉頭,他看見──

 

「漾漾,你來這裡做什麼?」

 

穿著紫袍、全名褚冥玥,被他稱為「老姐」的人出現了。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