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夜  抱棉被前請先看清楚

 

睡夢中一個翻身,直覺朝溫暖的地方靠去,抱住微微散發熱源的棉被,再以臉頰蹭兩下最為結束。

 

也太舒服了,他都不知道宿舍的床哪時變這麼好睡?

 

「因為你不是睡在宿舍。」帶點沙啞的低沉聲音響起。

 

赫!那是什麼聲音!?

 

倏地睜眼,褚冥漾看見一幅足以讓許多女子瘋狂尖叫的畫面──冰炎火紅色的雙眼半睜半閉,眸中猶有睡意。銀中帶紅的髮絲隨意散在床上,一部分垂落在他未扣好、敞開的白色襯衫上,隨著他的呼吸上下起伏。

 

但冰炎睡醒姿態多性感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自己。

 

默默低下頭,望著近在眼前的胸膛,褚冥漾保持沉默。

 

放錯了吧哈哈……他的手怎麼會放在學長身上?該不會是睡夢中亂滾不小心壓到的吧?可是壓到會呈環抱狀嗎?別說別人不相信,連他都不可能相信啊!等等,該不會──

 

他剛才在半睡半醒間以為抱到的棉被其實是學長吧?而且他後面還做了一個動作……慘了。

 

僵硬地抬起頭,望進冰炎那雙已然清醒的紅眸,他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學長對不起我現在馬上把手收回去…啊、是馬上起來!」

 

「我有說你可以起來了嗎?」在收手的那一瞬間,冥漾只覺得眼睛一花,還沒聽懂冰炎話中的涵義,上方的光線就被黑影所遮蔽。

 

冰炎懸在他上方,雙手擺在他頭部兩側當支撐,一雙紅眸似笑非笑地望著他的。

 

呃,怎麼了?

 

慌亂之間他瞄到水藍色的衣領,向下延伸的釦子和冰炎一樣沒扣好,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這又是一個疑點。

 

他不記得自己有這種可以睡一晚卻不會皺掉的襯衫,所以這件上衣是哪裡來的?難道他睡夢中會自己換衣服嗎?怎麼想怎麼詭異啊!

 

「我換的。」

 

喔,那沒關係,反正學長也是男的嘛,也就幫他換件衣服而已,又不會出什麼問題,平常心就好,就像高中時他和衛禹……

 

「褚。」冰炎的呼喚聲打斷了他的思考。

 

「怎麼……」呆呆地抬頭,還沒把話完,冥漾就看到那張俊美的臉龐在他瞳孔裡迅速放大,對上,然後定格。

 

接收到自家學弟心聲的冰炎絕對無法容忍褚冥漾心中出現另外一個男生的名字,所以做了一件從昨晚就想做的事情──吻他。

 

這只是最普通、最普通的雙唇相觸而已,冰炎沒有再更近一步的動作,卻也足以讓褚冥漾腦袋在此刻宣告當機。

 

學長他他他他──

 

「真難得你腦袋這麼安靜。」不久,冰炎帶笑的嗓音在他上方響起。

 

不知道跑到哪鬼混的神智在冰炎開口後一點一滴回來後,他做了一件連自己也不知道可以辦到的事。

 

一個俐落的翻身,他從冰炎禁錮的小天地間逃脫,「學長我先走了改天見!」快速說完一句話,跳下床,衝到門口打開門再碰一聲闔上門,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可能連十秒鐘也不到。

 

也因為太過快速,連冰炎都沒料到他會這麼做,不小心愣在床上。

 

等兩人回過神時,一個已經跑出A.P.、一個在床上神色懊惱地低咒。

 

###

 

跑出A.P.後,褚冥漾倏地停下腳步。

糟糕!現在幾點了?

 

望著進去時是傍晚,出來卻是太陽高掛的天空,他從包包胡亂翻出手機,看到螢幕上頭顯示9:20時倒抽了一口氣。

 

天啊,那杯酒學長一個人喝了2/3都沒有怎樣,剩下的1/3竟然讓他醉死一覺到天明!也太誇張了!

 

他會不會不知不覺把第一堂課翹掉了?又看了一眼手機,上頭日期顯示是星期六。

 

還好還好,他安心地呼出一口氣,今天是假日,就不用擔心上課遲到等等之類的事情發生。

 

「漾漾?」從A.P.大門走出來的千冬歲訝異地叫住他。

 

「咦?千冬歲,你昨天『也』睡這裡?」褚冥漾渾然不覺自己說出一句十分有問題的話。

 

「嗯,漾漾你昨天是睡在冰炎學長房間吧?」

 

正在查看手機訊息的冥漾聽到千冬歲的問話呆了一下,一時不察,手機從他手上滑落,咚一聲掉到地上。

 

「千冬歲……」他無力地嘆息,身旁朋友怎麼一個比一個聰明,連他想隱瞞這種『小小』的事情都會被挖出來。

 

推推眼鏡,看褚冥漾一臉囧樣,千冬歲沒繼續問下去,轉個話題再說,「漾漾你開始接受A.P.的訓練了嗎?」

 

「……嗯。」如果喝了那1/3酒算是訓練的話,他這樣說應該沒錯吧?

 

「小歲,走吧!」

 

點點頭,千冬歲原本還想多說幾句話,可是隨後出來的夏碎看了『衣衫不整』的褚冥漾一眼,露出一抹無論他怎麼看、怎麼像狐狸的笑容後,走到千冬歲旁邊對他說。

 

「漾漾,我們先走了,晚上見。」

「嗯嗯,千冬歲、夏碎學長再見。」

 

臨走前,千冬歲的目光還刻意在褚冥漾身後停留幾秒,才跟著夏碎一起離開。

 

他後面有什麼嗎?疑惑地轉過身,還沒看清眼前有什麼東西,倒是天氣在這已入秋的季節開始轉涼,連有太陽的日子一陣風吹過都能讓他感覺鼻子有些癢……

 

「哈啾!」

 

唔,揉揉鼻子,褚冥漾低頭看了一眼敞開的領口,默默扣上扣子,要是在秋天就感冒不被笑死才怪,他是有點體虛沒錯,但還不至於到天氣一轉涼就感冒的地步。

 

扣著扣著,一道黑影再度遮去他的光。

 

「咦?」被布狀物體蓋住頭的冥漾發出困惑的單音,不懂這件外套怎麼會從天而降。

 

「穿上!你敢感冒的話就給我試試看!」

 

聽聽,這個兇惡的聲音除了紅眼殺人兔學長之外別無分家,就算不用看到本人,他也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那個口氣很兇、眼睛很紅、頭髮卻是過勞提早變白的──

 

啪!

 

「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當然不,他還想活很久很久。

 

拿下遮蔽視線的外套,褚冥漾在冰炎的監視下一秒穿上後,才發現外套有些過大,比較像是他眼前人所穿的SIZE

 

「少廢話,進來。」

 

跟在冰炎後頭走入A.P.,他無法否認在穿上冰炎外套那一霎那湧上心頭的感覺不只是感動,還夾雜著很淡很淡的喜悅。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