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夜 喝酒請小心

 

「漾漾、漾漾?」一隻手在思緒早就飄到老遠去的少年眼前揮了揮。

 

「呃、什麼事?」

 

還沉浸在先前的情緒裡,褚冥漾直覺回話,卻完全不知道自己何時走入A.P、何時坐到吧檯區,更沒發現他手上有杯夏碎遞給他的酒

 

「漾漾你在想冰炎學長的事嗎?」坐在他旁邊的千冬歲手上也拿了一杯酒,平時習慣戴著的黑框眼鏡早就在進AP時拿掉了,露出他那雙閃著銳利光芒的黑眸。

 

「……」本反射性想否認,可是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

 

他該怎麼說?看了千冬歲一眼,冥漾露出十分猶豫的表情,一張嘴開開闔闔多次卻沒說出半句話。

 

千冬歲也不急著逼問他,只是拿起玻璃酒杯,細細啜飲杯中的透明酒液。等好友內心掙扎完自然會告訴他。現在,不急。

 

「千冬歲……」沒多久,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傳進千冬歲耳朵。

 

微揚起嘴角,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轉頭正視褚冥漾幾乎皺成一團的苦瓜臉,黑眸中流轉紫金色光芒,讓人不自覺對他傾吐實話,「嗯?」他輕應一聲。

 

「喜歡同性是什麼感覺?」褚冥漾一看就知道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在問這句話,因為問完話後他臉紅到不能再紅。

 

像是沒料到好友會這樣問,千冬歲很明顯就是一愣。

 

等等,看千冬歲的模樣……難道他問錯了嗎?雖然千冬歲沒有大張旗鼓地宣告他和夏碎學長在交往,但看那個樣子應該是不會錯才對,那平常很精明的好友怎麼會呆住了,該不會是他踩到地雷,問了什麼不該問的話吧?還是其實千冬歲和夏碎學長沒有在交往?

 

慘了慘了慘了慘了──(褚冥漾腦袋爆走中,以下請無限循環)

 

啪!

 

「你到底要腦殘到什麼時候!」

 

「啊哈哈……」沒注意到千冬歲早就恢復成平常的模樣,褚冥漾一個勁地乾笑,對冰炎投以求救的眼神。

 

「漾漾,你的問題我沒辦法回答。」習慣性要推眼鏡,手卻落了空。不太在意地放下手,千冬歲對他說,「喜歡的定義太廣泛,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對你而言什麼是喜歡,我的想法不一定和你一樣。

 

看看讓漾漾你困惑的人,去想想什麼你為什麼在意這個人?為什麼因為他一個小小的動作就會造成你大波動的情緒起伏?」

 

「去想,你就會知道。」離開前,千冬歲最後這麼說。

 

 

……是該想想沒錯,但也要是他所想的『主角』聽不到他的心裡話才行啊!不然還沒想清楚就全被另外一個聽光了他還想什麼啊?

 

哀怨的目光移向正在喝酒的冰炎身上,褚冥漾很希望冰炎現在突然『聽』不到他在想什麼。

 

「我沒興趣聽你那些無聊的想法!」帶有殺氣的紅眸瞪他一眼,讓他不自覺抖了很大一下。

 

他還是回家再慢慢想好了,這裡有個會偷聽他想法的紅眼殺人兔,再怎麼樣也不會在這裡想給學長聽。

 

嗯嗯,沒錯,就是這樣。

 

啪!

 

又是一個重擊外加一句他熟悉到快會背的話,「你到底要腦殘到什麼時候?」

 

是!對不起!他馬上閉腦!

 

又瞪了褚冥漾一眼,冰炎把未喝完的酒放在他面前,「給我喝掉,這是訓練!」

 

一臉驚恐地望著那杯只剩1/3酒的玻璃高腳杯,冥漾的表情就像冰炎要他下地獄一樣難看。

 

糟糕,他都忘了進A.P.會有酒量訓練!今天真不該來A.P.的,剛才才被千冬歲的話搞到暈頭轉向,現在學長又要開始訓練,那等下A.P.是不是會有鬼族闖進來啊?

 

「褚。」微熱的氣息拂過他耳邊,外加一隻冰冰涼涼的手搭上肩膀,該不會……

 

媽啊啊啊啊──鬧鬼了!

 

如果是站著的話,驚慌中的褚冥漾一定能一秒退後十幾公尺;但是他現在是坐著的,如果在慌亂之中後退的話那只有一件事情可以確定,那就是──

 

碰!

 

他跌下高腳椅了。

 

撞到地上的聲音在人聲鼎沸的PUB裡不算太大聲,但也夠他痛的了。更何況在他抬起頭時,剛好看到掛在冰炎嘴邊那抹十分可疑的笑容。

 

學長在嘲笑他!一定是!

 

雖然他很想快點結束這個尷尬的場面,可是可能在跌下來時壓到了,在他以手撐地,打算借力使力站起來時,左腳踝傳來一陣刺痛感。

 

不會吧?他有這麼衰嗎?最近老是在受傷,之前是手傷,現在換腳扭到了嗎?

 

「學學學長你在做什麼!?」感覺自己被凌空抱起來,冥漾睜大黑眸,不知所措的情緒在裡面流轉,懸空的雙手更是尷尬地不知道擺在哪裡。

 

「抱住我脖子!」瞪了呆掉的學弟一眼,冰炎走到離吧檯最近的牆壁,其中一隻手掌貼住牆壁。

 

過沒幾秒鐘,牆壁出現類似水幕的效果,變成半透明的牆面隱約可見後方是個小小的房間,裡面有床有桌子等等簡單的傢俱。

 

收回手,冰炎抱著自家學弟穿過牆壁,走入房間。

 

房間裡的東西還真得少得可憐,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跟幾個椅子、一個嵌在牆上的木製衣櫃,然後什麼都沒有了。

 

還真是貧瘠的房間。這是褚冥漾被抱過來後第一個想法。

 

「對不起我的房間很貧瘠。」冰炎冷笑了一下,「真是委屈你了。」

 

呃,這是學長的房間!?他來學長貧……不,是整潔的房間做什麼?

 

接收到褚冥漾想法的冰炎睨了他一眼,並沒有回答。

 

……他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

 

「別以為腳扭到就不用接受訓練。」把他放在床上,冰炎握住平空出現的酒杯,把酒杯遞給他,「喝掉。」

 

一定要嗎?褚冥漾垮下臉盯著那杯酒,活像裡面被下毒,喝了就會去天堂見他那個一直對他招手的阿嬤一樣。

 

「褚!」這次的叫喚隱含警告的意味在裡面了。

 

天上的佛祖太上老君上帝還是哪個神明,請保佑他喝了這杯酒不要醉死到明天啊!

 

禱告完,他抱著必死的決心,一口氣喝完所有酒,再把酒杯放到一旁的桌子,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

 

靜靜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冰炎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

 

咦?他沒醉耶!難道他酒量變好了嗎……等等。

 

「學長你會分身術喔……」怎麼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

 

碰!

 

醉死在床上的褚冥漾同學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有的酒喝的時候沒感覺,但是後勁可是很強的。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