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夜 否認前先釐清自己的感覺

 

短暫的下課十分鐘,褚冥漾抱著厚重的原文書在走廊上快速走著,打算從商學院趕到文學院去。雖然企管系大部分的課程都在商院,但是像是國文英文這一類科目還是要去文院上。

 

走著走著,他開始有些疑惑地東張西望。是錯覺嗎?為什麼他一直覺得有視線盯著他?

 

莫非是……啊哈哈,白天不可能鬧鬼的啦,再說他就算再怎麼衰,也不可能白天撞鬼吧!他跟那些好兄弟素來無怨無仇,要報仇也絕對輪不到他這個可憐人,所以別亂想!別亂想!

 

雖然褚冥漾這樣對自己說,但是在這種看不見陽光又有冷風吹過的陰天裡,他還是覺得毛毛的,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才這麼想的時候,他的肩膀冷不防被拍了一下。

 

「咦咦咦咦咦──!」媽啊真的白天鬧鬼了啊啊啊啊──

 

「漾漾?」

 

就在他快噴淚的時候,熟悉的聲音響起。

 

「千、千冬歲?」定睛一看,不是那位戴著眼鏡的友人還會是誰?

 

「漾漾你在做什麼?」千冬歲推推眼鏡,對冥漾抱頭的動作提出疑問。

 

「哈哈…沒什麼啦,沒事沒事,我絕對沒有把千冬歲當成鬼……」他渾然不絕自己已經把所想的事情爆出來了。

 

「漾漾還在煩惱嗎?」千冬歲拿下眼鏡,原本嚴肅的臉龐柔和不少,猛然一看還有點像夏碎平時的樣子,只能說他們兄弟倆實在長得太像了。

 

「呃、煩惱什麼?」上一秒還在懊惱的心緒馬上被千冬歲的問話轉移了。

 

「你喜歡冰炎學長的事。」

 

等等,千冬歲說什麼!?他喜歡學長?別鬧了吧!他們都是男的欸!他怎麼可能會喜歡學長啦,雖然學長又帥又厲害,所有女生會喜歡的條件都具備了,可是他不是女的,這些條件對他沒用啊!千冬歲到底是怎麼聯想到他喜歡學長這種事情啊?

 

腦袋暴走中的褚冥漾徹底否決掉千冬歲說的可能性。

 

「那個……我們有話要跟你說。」幾個女生突然走到冥漾面前,低聲下氣地說。

 

「我……」冥漾不自覺後退一步,畢竟在湖邊被這幾位千金大小姐欺負過,只要人都會害怕吧?

 

「拜託你,只要幾分鐘就好。」誤以為他的動作是不願意,她們更急了。

 

「在這裡說。」千冬歲紫金色的眼眸冷冷地望了她們一眼,眼中盡是毫不遮掩的輕蔑。

 

「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忌妒你跟冰炎學長太好了……對不起!」說完的同時還附帶90度大鞠躬,顯現他們道歉的誠意。

 

那一瞬間,褚冥漾亂轉的腦袋停了下來,他安靜地看著她們的一舉一動。

 

太可笑了。望著眼前銳氣盡失的千金大小姐們,褚冥漾用那隻被高跟鞋踩傷、傷口才剛結痂的手揮了揮,表示他不在意,要她們快走。

 

真的太好笑了。他只是衰了點,其實並不笨,知道這些千金大小姐會對他道歉必然是有什麼人在背後操縱的關係。畢竟他不是什麼厲害人物,更沒什麼有力的家勢背景,所以──

 

「謝謝你們。」轉頭看向一言不發的千冬歲,褚冥漾露出真誠的笑容。

 

在學校從來沒有人會願意這樣為他出頭,大家都對衰人避之唯恐不及,只有他們會對他好,幫他狠狠地出一大口氣。

 

「漾漾要記得謝謝冰炎學長,一切都是他做的。」絲毫不居功,千冬歲拍拍好友的肩,眼角餘光掃過一旁的教室,眼中迅速閃過一抹狡詐的光芒。

 

笑著點點頭,他和千冬歲一同趕往上課教室,剛被那些女生一耽擱,能用的時間已經剩沒多少,現在只能用跑的去了。

 

走廊上,兩道身影漸行漸遠,本就沒什麼人的地方再度恢復成空無一人的模樣。

 

良久,剛褚冥漾和千冬歲站立位置旁的教室走出兩個人。

 

「冰炎,你的臉色很難看呢。」夏碎毫不留情地調侃搭檔。

 

「閉嘴!」接收到褚冥漾那一大串否認喜歡他的心音,冰炎口氣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難不成褚剛才拒絕你了?」微笑再現,夏碎此時看起來活像隻老奸巨猾的狐狸。

 

「絕對不可能!」

 

「那就是被拒絕了。」夏碎笑的很燦爛,如果背後沒有大片黑氣的話就會讓人覺得他純粹是開心而已。

 

「少插手,管好你自己的就好!」冰炎冷哼一聲,還是沒有回答夏碎的問題。

 

「呵呵……」

 

###

 

噹噹噹~下課鐘聲再度響起,這是褚冥漾他們最後一堂課,所有人都忙著收拾書包準備放學了。

 

「漾漾今天要去A.P.嗎?」坐在他旁邊的喵喵好奇地問。

「嗯,我要去謝謝學長。」邊把筆記本收進書包裡,他邊回喵喵的話。

「那漾漾一起走吧!」

「好。」

 

 

一同前往的還有千冬歲和看不見的萊恩。一路上,他們仔細為冥漾講解異能酒吧的各種規定和AP裡每個會員的個性以及不少『奇聞異事』,聽得褚冥漾毛毛的,很像早上那種以為要撞鬼的感覺。

 

試想在酒吧裡莫名奇莫消失,隔天被發現是卡在牆壁上是怎樣?還有千萬不能抬頭看掛在酒吧牆壁上的大時鐘,不然時鐘會因為想被看的更清楚而掉下來追著人跑又是哪招?越聽他越不敢進去啊啊啊啊──

 

啪!

 

後腦勺無預警被重擊,他被巴的眼冒金星,卻也為逐漸適應這種力道趕到悲哀。他又沒有被虐狂,怎麼可能會喜歡被打!

 

「你對我開的PUB很有意見?」他身後傳來冷冷的聲音,不用回頭看就知道是冰炎。

 

當然沒有,他怎麼可能有意見?又不是嫌命太長,想玩命?

 

「那就給我閉腦!」冷冷看了他一眼,冰炎率先走進A.P.

 

而褚冥漾則是被冰炎從來沒有過的神情震懾住了。他從來沒看過學長對他擺出那種冷淡的表情,也沒看過學長用那種完全沒有溫度的口氣跟他說話,更沒有……感受過充斥在他胸腔中那種緊緊勒住他心臟的痛。

 

他怎麼了?為什麼學長一句話就讓他變成這樣?

 

呆站在A.P.門口,褚冥漾忽然對這一切感到茫然。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