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夜 我對你的感覺是.......

 

「啊哈哈,學長你在說什麼?」褚冥漾眨眨黑眸,顯得有些困惑和……裝傻的意味在裡面。

 

精明如冰炎怎麼可能看不出自家學弟在逃避問題?只見他銳利的紅眸一瞇,冷冷的氣息立即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讓黑髮少年不自覺忘了呼吸,深怕冰炎下一刻就要爆炸。

 

「一切都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啦,學長你想太多了……」如果不是結尾語氣弱掉的話,聽起來或許會比較具有說服力。

 

可惜他企圖矇混過去的人是冰炎,史上最年輕的黑袍,所以不用冰炎主動拆穿他的謊言,他也知道冰炎不相信。

 

看冰炎還有話要說的樣子,他棉被一掀,俐落地翻身下床,快速地穿好鞋子後就要往外衝,逃跑之前還不忘拋下一句話。

 

「真的是不小心掉進湖的!」

 

忽略右手手背傳來的異樣刺痛感,他握住門把就要打開,倏地感受到門上有股不尋常的震動,就像門的另一邊有人在放重搖滾音樂。

 

事實上也是如此。

 

擺在冥漾眼前的是他進去過幾次的夜店──Atlantis Pub,也就是冰炎的店。

 

……為什麼夜店會和醫療中心只有一門之隔!?

 

他呆滯的眼神裡出現一隻修長白皙的手,碰一聲甩上相隔兩種截然不同生活的木門。關門力道之大,連上方的天花板都落下些許塵粉,掉在他身上。

 

褚冥漾忽然後悔了。

 

他應該直接衝進Pub那群人裡,讓人群淹沒自己才對!才不會又要繼續面對學長好像非問出什麼答案來不可的拷問啊啊啊──

 

啪!

 

「吵死了!」

 

趁冰炎還在怒吼時,他一手拉開大門,一溜煙奔進人群裡。

 

噢耶!盜壘成功!

 

「盜你的頭!」對著自以為逃過一劫的褚冥漾,冰炎毫不留情又是一巴。

 

學長你是會瞬間移動嗎!?

 

捂著頭,他的表情很驚恐,看起來就像怕被冰炎捉去又巴又踹,然後繼續拷問今天中午的事情。

 

「夠了!你手不痛嗎?」冰炎揉揉額心,對他的行為很頭痛。

 

聽到冰炎的問話,他方下抱頭的手,這才後知後覺察覺到右手隱約有刺痛感。

 

疑惑地抬起手,冥漾看到手背上有個直徑大約一點五公分的方形傷口,還沒結痂,在不是很明亮的燈光下還能看見有血流出來。除此之外,傷口周圍還有一圈瘀青,不過看起來不是很嚴重,只要好好擦藥很快就會好了。

 

「坐著。」抓著冥漾的衣領來到吧檯區,冰炎押著他坐好,逕自轉身走入吧檯內。

 

目光隨著冰炎銀色的馬尾移動,他的思緒又飄遠了……他記得手上的傷是被那群千金幫的老大所傷。

 

不得不說,十幾公分高的高跟鞋果然是可以隨身攜帶的凶器啊!以他親身試過的經驗來看,無論是踹人、踩人還是脫下來拿來敲人頭都非常有用!

 

褚冥漾渾然不覺他的腦袋出賣了事情經過和兇手了。

 

聽到黑髮少年的想法,冰炎握著酒杯的手瞬間收緊,指關節還隱隱泛白。

 

啪嘰!

 

玻璃酒杯杯身出現蜘蛛網狀的裂痕,最後整個爆開,暗紅色的酒液混著鮮血滴到地上,其中幾滴飛濺到坐在離他最近的褚冥漾臉上,只差沒刮出幾道血痕。

 

不是很在意的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冰炎把手放吧檯上,沒一會銀光亮起,換吧檯被玻璃割傷。

 

轉身又倒了一杯酒,放在傻眼的褚冥漾面前,冰炎淡淡地說,「手伸出來。」

 

他乖乖伸右手讓冰炎握住,突然碰觸到冰炎微涼的掌心教他忍不住縮瑟了一下,卻又沒辦法把手抽回去。

 

冰炎的手握的很緊、很緊,就像……打算這一輩子都不放開一樣。

 

……等等,他剛想到什麼了?讓他倒帶一下──不──怎麼可能!?他怎麼會想到這種像國中少女看言情小說裡面的噁心肉麻話!剛剛他絕對是被火星人附身然後不小心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絕對是!

 

「褚!」

 

他閉腦。

 

當人想把腦袋完全放空時,自然就會發呆或是東張西望,褚冥漾很明顯就是後者,畢竟要他短時間內把腦袋完全清空然後什麼都不想太難了,還不如看看店內大家到底在做什麼。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在這種燈光閃爍不清的情況下,他看的最清楚的也只有眼前正在幫他處理傷口的冰炎而已。

 

雙眉低歛,目光專注地凝視著他手上的傷,一手握住他的手,另一手拿著棉花球沾了些許的酒液,正在幫他消毒傷口。

 

專心中的學長看起來有種異樣的帥氣感。

 

心念一動,心臟忽然跳動地很快很快,明明有舒適的空調,冥漾卻覺得溫度不斷升高、再升高,連額頭都開始冒出一層薄薄的汗。

 

他怎麼了?

 

這些特徵代表了什麼?

 

「別想太多,跟著你的心走。」還在處理他傷口的冰炎頭也不抬,拋來這句話。

 

褚冥漾沒有發現冰炎唇角揚起可能會讓他驚恐萬分的弧度,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也可以說是一團混亂沒有頭緒,無從思考起。

 

學長你說跟著心走是嗎?

 

望著冰炎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他……

 

他真的…喜…歡…學長……嗎……

 

「褚?」

 

聽到自家學弟支零破碎的心音,冰炎幫他包紮好後,抬頭望向他,卻發現褚冥漾溫潤如水的黑眸早已閉上。

 

是的,冥漾睡著了。

 

無奈地讓他趴在吧檯上睡覺,冰炎把手邊的黑袍披在他身上,接著走出吧檯,紅寶石般的眼眸瞬間變得十分銳利,像是鎖定獵物,準備大開殺戒了

 

「查到了嗎?」

 

「漾漾他昨天中午在湖邊遇到的是校內自稱是千金幫、全是企業的第二代,嬌生慣養。重點是,」千冬歲推推眼鏡,鏡片反光瞬間一閃,恰好遮住他此時和夏碎有些相似的戲謔眼神。

 

「他們全是學長的瘋狂崇拜者。」

 

「明天我要看到全部人的名單。」

 

「沒問題。」

 

向冰炎點頭示意後,千冬歲走向和他有相似臉孔的酒保,也就是夏碎身邊。

 

「有人惹到冰炎了。」把剛才那幕盡收眼底,夏碎愉快地笑著。

 

「想欺負漾漾?想都別想。」

 

敢動他們朋友的人,明天走著瞧!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