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夜 醒來之後就該面對真相

 

你可以呼喚我,這個名字是你所有。我是水中貴族的龍神精靈,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我只讓你呼喚我的名字,只有你有資格呼喚我尊貴的名字。

輕柔的女聲飄盪在虛無的黑暗中,卻又如此清晰,彷彿就像刻在他心頭上。

 

『我是……』

 

「他要醒了!」帶點美式海派的聲音說道,接著他感覺到有人靠近,還有種帶點熱源的東西正往他臉上襲去──

 

碰!

 

「不要隨便動手動腳!」他熟悉的聲音惡狠狠地警告。

 

不對,剛才那是什麼聲音!?褚冥漾猛然睜開眼,剛好對上一張非洲土著的臉。

 

「哇啊啊啊啊──」他指著土著臉尖叫。

 

啪!

 

「吵死了!」

 

噢……天上的阿嬤不要再對他招手了啦!乖孫現在還不想去找您,所以請先多多保佑他不會被學長巴頭巴到死……

 

「褚,你找死嗎?」

 

「我閉腦!」他一秒抱頭,只差沒鼠竄,因為在病床上他動彈不得……等等。

 

病床?

 

他呆住了。

 

為什麼他會在一個看起來是保健室的地方,而且還有一隻、更正,是一個穿著護理人員白袍的蓬毛土著獅頭在這裡?他應該沒有衰到走在路上又被店家的招牌砸到然後昏過去了才對,那又是哪種衰運把他帶到保健室來了?

 

「哼,你腦袋泡壞了嗎?」冰炎冷哼一聲,一邊把意圖搭上他肩膀的蓬毛獅頭過肩摔,碰一聲把他嵌進牆壁當個完美的大字型壁花。

 

泡壞?他記得在這之前好像是──

 

啊!學長給他的水藍色大豆!

 

慌慌張張地東張西望,他沒在哪個地方看到那顆像大豆的藍色寶石,不由得緊張起來,腦中閃過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

 

弄丟大豆一定會被學長巴死的!

 

顧不得還有點體虛,他掀開棉被就要翻身下床。

 

「你是白痴嗎?」

 

冰炎制住他的動作,強迫他躺回床上休息,口氣雖然還是很不好,可是如果細心一點的話,就會發現有很少很少量的關心在他對冥漾所做的動作裡。

 

「東西不見了……」那是學長送的東西,不能弄丟啊!

 

「在你手上。」

 

什麼?他一臉問號。

 

「聽不懂嗎?」冰炎一臉就是『再讓我說一遍就把你種在床上!』的表情。

 

……他敢說不懂嗎?默默抬起左手,冥漾看見一只黑色的手環穩穩地掛在他手腕上。

 

呃、豆子變成手環了!?

 

他腦海瞬間浮現童年的卡通神X寶貝,裡面怪獸進化時會發出的那道金黃色光芒──登登登登!恭喜你的大豆進化成手環了!

 

啪!

 

「給我看清楚!」冰炎收回行兇的手,又瞪了他一眼。

 

他覺得學長要是再繼續這樣巴下去,他的三魂六魄很可能就會被學長巴出來了。

 

「褚!」

 

是是是,他馬上閉腦學長拜託別再瞪了!

 

拔下手環,他拿到眼前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咦?大豆在裡面?

 

「同學,有哪裡不舒服嗎?」蓬毛土著不知何時已經從牆壁裡拔出來,正笑瞇瞇地看著他。

 

……就算有他也不想給非洲來的土著看!

 

「嘖。」冰炎拉下橡皮筋,重新綁好剛有些凌亂的馬尾。

 

「提爾醫術不錯,只要沒變成灰他都可以復活你。」

 

他應該用不到復活這麼高的段數吧?冥漾沒對蓬毛獅頭可以復活人這句話大驚小怪,反而開始思考自身衰運會不會搞到自己需要被復活。

 

「嗤,再晚個幾秒你就會用到了。」

 

意思是他差點就要溺死了嗎!不──他還不想成為水中的冤魂然後還要蠱惑下一個人來溺斃捉交替,好讓他的靈魂可以安詳的飛往阿嬤那裡,太驚悚了啊啊啊,這種事他絕對做不來的!

 

很明顯的,褚冥漾腦袋又呈現爆走的狀態了。

 

「是冰炎救了你喔,褚同學。」提爾插話,打斷了他的腦部運動。

 

「什麼?」他剛剛有沒有聽錯?

 

「廢話少說!」冰炎再度把想要偷摸他的提爾摔進牆壁。

 

冥漾決定把眼前這一切當作什麼都沒看到,包含為什麼被摔進牆壁裡的土著一點傷都沒有、包含牆壁在土著拔出來後會自動補好、包含……學長為啥用那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

 

「褚同學大概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方法救他的吧?」把自己從牆壁拔出來的提爾露出爽朗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點詭異就對了。

 

「囉唆。」不耐煩地看賊笑的提爾一眼,冰炎逕自走到保健室另一角,從冰箱裡拿出一瓶蜜豆奶來喝。

 

愣愣看著冰炎的動作,冥漾被這個落差太大的畫面衝擊到了,別鬧了,學長怎麼可能會喝蜜豆奶,說他喝血他還比較相信!

 

那其實是一瓶外表蜜豆奶包裝,裡面血的飲料對吧?對吧?

 

「吵死了!」

 

一道銀色的閃光飛過來,準確無誤K中他的腦袋,讓他腦中有一瞬間的空白。

打中他的凶器順勢掉到床上,先在棉被上滾了幾圈,最後才停在棉被凹下去的部分上。

 

那是一瓶蜜豆奶。

默默地看著那瓶飲料,褚冥漾忽然很想仰天長嘯。

 

「說吧。」

 

說什麼?問號再現。

 

「跳湖。」

 

喔喔喔,真是感謝學長,可是可以不要這麼簡短嗎?他都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從大豆滾落湖中開始還是──

 

「全部。」一手捏扁鋁箔包,冰炎俐落地丟進回收筒,一雙紅眸卻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他身上。

 

望進那雙火紅色的眼眸,褚冥漾忽然抖了一下。

 

學長怎麼會在保健室就把那頭異於常人的頭髮和眼睛顏色露出來?難道他不怕引起喧然大波嗎?

 

「這裡不是保健室。」

 

不然是哪裡?

 

大概是看到黑髮少年眼中的疑惑,提爾替他解答,「這裡是異能Pub的醫療中心,我是這裡的醫療輔長‧提爾。」

 

「褚,你逃避夠久了。」

 

走到他身旁,冰炎銳利的紅眸盯著他,就像被老鷹盯上的獵物,褚冥漾動彈不得,只能聽著冰炎說出的一字一句。

 

「欺負你的人,究竟是誰?」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