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夜 發現了嗎?異樣

 

當夜色越來越深,時間越來越晚,店裡的氣氛也就越High,這是所有Pub的特色,當然也包括A.P.

 

只是A.P.的會員之一褚冥漾沒有被這股嗨翻天的氣氛所感染,反而是癱坐在高腳椅上,下巴抵著吧檯,眼皮有一下沒一下的輕顫著。

 

沒錯,他在打瞌睡。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平常除了趕報告和準備期中考熬夜外,他最晚睡的紀錄是十一點半,根本就沒有這麼晚還在外面遊蕩──好吧,昨晚也算例外。

 

昨天他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所以想出去走走而已,誰知道會碰到A.P.和發生這些亂七八糟根本不符合常情的事情?

 

「哈,這點酒對本大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人行走在江湖連這點小酒都喝不了的話就不用混……」

 

碰!

 

剛才還在大放厥詞的五色雞……更正,是西瑞同學已經被酒精放倒了。

 

「啊,抱歉,我不小給錯酒了。」夏碎溫和地笑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褚冥漾看到後會感到一陣惡寒。

 

雖然沒在喝酒,但不代表他不知道那是什麼酒──那根本就是酒勁超烈的「長島冰茶」啊!夏碎學長給五色雞頭這種酒根本就打算把他灌醉的吧!

 

「再吵就喝完這裏所有的長島冰茶!」紅眼斜睨了他一下。

 

不──!!!

 

學長拜託行行好,他真的不能喝酒啊!要是被他媽知道他泡在夜店不回宿舍就死定了,更別提在這裡灌酒了,他還想保住自己的耳朵啊!

 

「看起來很有精神嘛,是想接受訓練嗎?」

 

怎麼可能!被冰炎這樣一說,他又懶洋洋地趴在吧檯上,手指沿著夏碎剛給他的高腳杯劃圈圈,思緒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了。

 

當然,酒杯裡的酒他一滴也沒沾。

 

「難得你沒有腦殘。」輕輕搖晃玻璃高腳杯,冰炎同樣面對吧檯內,沒有和其他人一同往中間的舞池看去。

 

剛好也錯過穿著性感的美女朝他們走去時那風情萬種的姿態。

 

「唷~新進的小朋友要不要陪大姊姊喝一杯啊?」

 

強迫褚冥漾的高腳椅轉向面對她,那塗著鮮紅色蔻丹的長指甲輕輕刮著褚冥漾小巧的下巴,艷紅色的唇吐出媚惑的氣息。

 

通常只要是男人都不會拒絕如惡魔般的邀請,但這是指大部分例子而言,很不巧地,今年剛升上大學的褚冥漾就是那個例外。

 

「我我我我──」臉色慘白的任眼前的女人騷擾,他沒辦法移動半分,只能一再重複同一個字來表示他的心慌。

 

媽啊,果然再怎麼特殊的夜店都是會有這種穿著火辣、主動大膽的辣妹!可是他對這種女人最敬謝不敏了,一來她看起來就像有毒,二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他知道他身後有人在散發免費的極凍冷氣。

 

「褚,出任務了。」

 

當他還把全副心力放在不要就被眼前女人勾走時,背後傳來冰炎的聲音,在吵鬧的音樂和交談聲中他還是可以聽的一清二楚,因為他早就想溜了!

 

「對、對不起,我先走了!」沒膽子拍開女人的手,褚冥漾只能僵硬的轉動高腳椅面對冰炎。

 

學長,要去哪裡?

 

「亞里斯

 

沒有多做說明,冰炎掌心朝下,一個大型圖騰在地板上浮現,圖騰周圍閃著銀白色的光芒。

 

「快站上來!」

 

那是什麼?他乖乖聽從指示站上去後,好奇地低頭看著閃閃發亮的圖騰。

 

「這是法陣。」

 

周圍的光點衝起,過沒幾秒他們移動到另外一間很明顯也是Pub的地方,只是等到魔法陣一消失,褚冥漾有些困惑地皺起眉頭。

 

為什麼這間給他的感覺有點不太舒服?好像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充斥在空氣中,但又不是菸味,該不會有什麼阿飄之類的東西飄進來了吧?他每次只要不小心被阿飄纏到都是這種奇怪的胸悶感。

 

你在這邊不要隨便亂跑亂看,這次的鬼族數量有點多。

 

鬼族?

 

「就是我們所謂的『負極』。」冰炎看了他一眼,「世界上有正必有負,但是如果負極過多危害正極,A.P.就負責消滅部分負極,讓Pub回復平衡。」

 

原來這就是A.P.會員的任務啊……只是鬼族聽起來就很可怕,他懷疑自己真的有那個能力去消滅嗎?

 

「總有一天,你會到達那個目標的。」正在和亞里斯店主人接洽的冰炎頭也不回地拋出一句話。

 

是這樣嗎?可是他現在連為什麼能進A.P.都還搞不清楚啊!

 

「你是褚冥漾吧?」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我ㄕ……」邊轉過頭,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冰炎的怒吼聲打斷。

 

「我不是說不要亂看嗎!?」

 

他又沒看到什──哇啊啊啊啊!!!!!

 

有鬼有鬼有鬼真的有鬼!!!!!

 

「吵死了!」冰炎抓住他的衣領往旁邊一甩,他剛好被亞里斯的店主人接住。

 

『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讓破壞者見識你的型!』

 

隨著冰炎的話落下,一把古代中國常用的長槍出現在他手中,是把銀色的、上面用血般的紅印下了很多圖騰跟咒文,看起來整個就是詭異。

 

「是A.P.的黑袍冰炎殿下!」

 

圍觀群眾中不知誰大喊了這句,嘩然聲馬上向漣漪般擴散開來,他看見很多女孩子的愛慕眼神還不保留的直勾勾盯著他的直屬學長,心裡忽然有點難受,就像遇到阿飄時有種悶悶的感覺。

 

「還不滾回去!」冰炎銳利的長槍指著那個鬼族。

 

「哼,冰炎殿下果然不同凡響,我必擇日再戰!」大概是打不過冰炎,鬼族說完很像敗退時都會說的狠話就消失在空氣中了。

 

那股直壓迫褚冥漾胸腔的不適感也消失了。

 

「你好,我是亞里斯的店主人:伊多‧葛蘭多。」看他的表情緩和不少,店主人開口自我介紹。

 

「你好……呃,我是褚冥漾。」

 

「漾漾,我是雷多‧葛蘭多,那邊那個面癱的是雅多!」從伊多身後冒出來的雷多指著不遠處和他同一張臉卻面無表情的男子說道。

 

「褚,走了。」冰炎站在原地,感覺上有點不耐煩地叫他。

 

「啊、再見!」和亞里斯店主人道別後,他小跑步跑向冰炎,這才發現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學長,你哪時改穿黑漆漆的洋裝了!?」

 

 

「……」

 

「痛!不要一直巴我啦學長!」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