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夜 胡思亂想的下場

 


「怎麼樣?漾漾有猜對嗎?」

 

原本還在另一邊聊天的喵喵突然跑過來,綠色大眼在冰炎褚冥漾和五個玻璃杯之間徘迴,標準的好奇寶寶模樣。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喵喵的問題,學長說他全錯,可是他看到的顏色是全對的啊,還是其實學長有色盲?這樣就可以說的通學長的頭髮為什麼會有兩種顏色了,色盲會讓人以為兩種顏色是一樣的。

 

「你生物一定沒學好。」嘆了一口氣,冰炎隨手拿起一杯液體──也可以說是酒,喝了一口。

 

「還好啦,每次考五十九分老師都會送我一分。」說來也詭異,每次都考五十九,考到老師都以為在耍他。

 

不過印象中最後一次月考考遺傳的時候有及格,所以色盲這方面的知識他算是有學好吧?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學長他到底該算對還算錯啊?

 

「……」斜睨褚冥漾一眼,冰炎擺明就是在喝酒不想理會他的疑問。

 

「喵喵妳也猜過嗎?」好啦好啦,不說沒關係,他轉話題總可以了吧?

 

「對啊,喵喵那時只猜對綠色喔!」

 

綠色?剛才五個杯子裡的確有一個是綠色的,等等,該不會五種酒的顏色早就固定了吧?那他應該先進台灣的奇蹟──補習班惡補一下再踏進A.P.的,這樣絕對能百分百猜對酒到底是什麼顏色的,畢竟只要是僵化的考試補習班都能幫人補到好嘛!

 

「漾漾不知道嗎?猜顏色是入門的能力分級測驗喔!」

 

他還能力分級檢定勒!又不是在考英檢還分班之類的,搞個入門測驗是怎樣?沒猜對半個的一律轟出A.P.就對了?

 

「那你現在應該已經在門外了!」輕晃酒杯,學長涼涼地說。

 

所以他真的全猜錯了?

 

「全錯。」毫不留情的言語再次重擊他脆弱幼小的心靈。

 

「脆弱幼小?你?」

 

可是明明就沒錯啊?從走進A.P.他的驚嚇值就一直維持在滿分到爆表狀態,比以前被招牌砸到那些衰運降臨在自己身上更讓他感到驚訝,更何況學長還在他面前上演活生生的變色龍變身秀,銀髮紅眼只要戴上帽子馬上變成黑髮黑眼是哪招?他的心臟不夠好,天天這樣操遲早會衰竭而亡的!

 

「吵死了!」對著腦殘一大堆的學弟,冰炎毫不留情又是一巴。

 

「冰炎學長,漾漾是哪一型?」千冬歲不知何時也走到吧檯前問冰炎。

 

「主水,言靈。」

 

那是什麼?

 

相較於喵喵和千冬歲一臉震驚,褚冥漾完全摸不著頭緒,根本就就不知道冰炎在說什麼。

 

這四個字分開他都會,可是合在一起聽都沒聽過,到底是什麼意思啊?該不會是很不好的東西吧?不然喵喵和千冬歲的表情怎麼看起來這麼奇怪?

 

「漾漾是屬水,言靈型的耶,言靈型在所有型裡面幾乎算是人數最少的說,漾漾好厲害!」

 

對不起容他吐槽一下,就算喵喵這樣說他還是不懂什麼是言靈啊!

 

「等一下會出現什麼顏色?」冰炎接過夏碎遞給他的酒瓶,另一手拿著空的玻璃杯。

 

「……」還要玩啊?

「褚。」

「藍色!是藍色!」

 

冰炎手一斜,倒進杯中的液體是透明的顏色。

 

他猜錯了。

 

可是冰炎沒有停手,還是繼續倒酒,杯子本身就像個無底洞,酒怎麼也倒不滿。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杯中酒開始從透明漸漸變成藍色,最後在冰炎倒完瓶子裡所有的酒、也剛好裝滿高腳杯時,一杯海洋藍的酒出現了。

 

「這就是言靈。」

 

等等,他還是不懂學長做了什麼啊!只是普通的酒會從透明變成藍色嗎?裡面到底是加了什麼吃了會死人的化學藥劑啊啊啊──

 

褚冥漾心裡再度上演及度扭曲版的孟克吶喊。

 

「吵死了!」怒吼聲伴隨白花花閃光出現。

 

紅眼大魔王再度對褚冥漾施以大絕,一招K.O.,噢耶!

 

啊哈哈……在火星夜店他的腦袋也變不正常了。

 

「褚,你最好給我閉緊你的腦袋!」又瞪了他一眼,冰炎才繼續解釋言靈的意思。

 

言靈就是你打從心中的希望,然後透過祭品與媒介,成為一種咒語。

 

祭品?媒介?

 

「哼。」

 

學長你可不可以不要發出這種輕蔑的聲音啊,他到現在還是不懂什麼是言靈,萬一不小心亂用會不會出什麼大問題啊?

 

「你已經在亂用了。」冰炎懶懶地說,然後喝了一口他才剛倒滿的酒。

 

「怎麼可能!?」他到現在才知道有這種東西欸!怎麼會亂用,又不是不要命了!

 

「漾漾你開學兩天就被藍球架壓到、出院後又被招牌砸到就是言靈的關係。」千冬歲推推眼鏡,接手解釋言靈的工作。

 

「不會吧……」

 

如果照千冬歲所講的話,那他從小衰到大只有考大學時沒衰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自己愛胡思亂想,總覺得下一刻衰事就會降臨在他身上所導致的嗎?

 

他的人生有沒有這麼慘啊!

 

「呵。」

 

學長你竟然在笑!好啦好啦,知道他會這麼衰的原因後連他都想嘲笑自己了,學長要笑就給他笑好了,反正學長平常的娛樂少到可憐,偶爾給他娛樂一下才不會無聊到悶死。

 

「漾漾知道自己的屬性後就要開始接受訓練囉!」

 

「喔……」隨口回答喵喵的話後,他才發現不對勁。

 

「進A.P.為什麼要訓練?」別跟他說是要訓練酒量,他可是出名的一杯、不,吃燒酒雞都會被裡面的小米酒放倒的欸!

 

「訓練酒量只是其中一項。」

 

還有其他的!?

 

我問你,你到底知不知道Atlantis Pub是什麼?

 

不就是夜店?

 

接收到褚冥漾的想法,冰炎一副就是『果然被我猜中』的表情。

 

A.P.……是一間異能酒吧。除了會篩選人進入之外,A.P.內部的人也必須負責維持所有異能酒吧的正負平衡,所以當某間Pub傾向負極居多的時候,A.P.裡的人就必須出面導正,恢復平衡。

 

還有,每間Pub或多或少都會有黑暗,也就是負極的存在,只有A.P.是純粹的正極,所以踏入A.P.的人只要心存黑暗就會瞬間被……請出去。」

 

……他一點都不想知道那個點點點是什麼。

 

「歡迎來到Atlantis Pub啊,學‧弟

 

最後,冰炎這麼說。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