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夜 直覺不會錯

 

寬廣的室內空間搭配時閃時滅的特殊燈光,最能將低調奢華的佈置顯露無疑。這是Atlantis Pub,一家只有特殊的人才進得去的夜店。

 

然後,他褚冥漾是其中一個,只是他寧可不要有這份「殊榮」

 

從學長對他做出類似鬼吹氣外加耳邊私語的動作後就一直呈現石化狀態,連哪時進了A.P.也不知道。

 

「冰炎,你不叫醒他?」站在吧台內,正在玩花式技巧調酒的夏碎不但沒手忙腳亂,還游刃有餘地問半倚在櫃台上的冰炎。

 

「嗤,這樣安靜多了。」冰炎冷哼,拿起夏碎推到他眼前的酒喝了一口。

 

「獵人?」輕挑眉,冰炎準確無誤說出夏碎調給他的酒名。

 

「很符合你現在的情況不是?」夏碎輕笑,眼神有意無意看向不知道神遊到第幾殿的褚冥漾。

 

「呵。」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冰炎把酒一飲而盡,接著把空杯拋給夏碎,站起身就往褚冥漾走去。

 

「獵人,可別把你的小狗嚇跑了。」說出意義不明的話後,夏碎把剛調好的另一杯酒放在某個人眼前。

 

「你的紅粉佳人,小歲。」

 

「謝、謝謝。」千冬歲想推眼鏡掩飾自己的不自在,卻想到眼鏡早就在進A.P.時被眼前人強迫摘下,只能手足無措地讓夏碎將他的羞窘盡收眼底。

 

「小歲,你好可愛……」夏碎凝視他的黑眸越顯深沉,語氣也越來越低。

 

「夏碎哥……」

 

###

 

「你到底還要再發呆多久?」

 

大魔王的聲音傳進褚冥漾的耳朵,他馬上、也可以說根本就是反射性抱頭大喊,「學長我什麼都沒做不要巴我啊啊啊──」

 

啪!

 

嗚嗚,又被巴了!

 

褚冥漾哭喪著臉,用無限委屈的口吻問冰炎,「學長我又沒做錯事,怎麼又巴我?」

 

「你做錯的可多了。」冰炎冷笑一聲,再補上力道比較小一巴,「跟我來。」

 

是是是,學長是老大,他怎麼說他就只能怎麼做。

 

「叫你過來就過來,廢話那麼多做什麼!」

 

不想聽可以不要聽啊,他這個被偷聽的都沒說什麼了,倒是竊聽者罵人罵的很順,活像是他的錯一樣,公理何在?他的人權又何在?拜託他那出家……不,是離家已久的人權快點出現,你的主人很想你啊!

 

「想要人權這種東西你就自己努力上進,現在給我乖乖聽好!」一拳砸在褚冥漾的腦袋上,剛好把他亂七八糟的想法一次喀嚓,徹底淨空他的腦袋。

 

喔,阿嬤在天國對他招手了……

 

「褚。」

 

他閉腦。

 

看起來對他從不停止的腦殘感到十分頭痛,冰炎閉了閉眼,然後睜開那雙紅眼,一手指著吧檯,「聽好,這裡有五個空酒杯,等下閉上你的眼睛,然後告訴我我倒的液體是什麼顏色。」

 

呃?他又沒有透視眼,怎麼知道什麼顏色?褚冥漾嚴重懷疑冰炎打算整他。

 

「用你的心、你的直覺告訴我。」很乾脆忽略學弟的疑問,冰炎雙眸直視他,用無比認真的態度說出這句話。

 

 

沒有再腦殘一大堆,褚冥漾乖乖閉上眼睛,讓直覺主導一切。

 

閉上眼,原本能用眼去看的世界瞬間化作虛無,只剩一片沒有盡頭的黑暗。抹去最直接但也最容易被矇騙的視覺,其餘感官的感覺變的更加敏銳,像他現在就能輕易分辨不遠處的人群裡是誰在說話。

 

別忘了,A.P.再怎麼特別也是一家夜店,人聲鼎沸這點是絕對有的,所以褚冥漾能分辨出有誰在講話是非常厲害的。

 

滴、滴、滴……突然出現的水聲引起他的注意。

 

若真要分辨,那種聲音聽起來就像水滴落在高腳玻璃杯撞擊出的聲響,不像他直覺所想的A.P.天花板有漏洞,下雨時雨水打在地上的聲音。

 

「褚,什麼顏色?」一片黑暗中,冰炎的聲音出現。

 

「紫色。」既然學長要他用直覺,那就依照心所想的說吧!

 

等了幾分鐘,冰炎卻沒有回他話也沒有繼續往下問。

 

「……學長?」半遲疑地發出疑問,他現在很怕學長之所以會沉默是不是因為他答錯了,所以準備對他施以一巴。

 

可是學長又沒有那種濃烈到連他都無法忽視的殺氣,還是學長道行更高了,可以隱藏殺氣,秒殺人於無形?

 

「你想要我可以秒殺你。」

 

不用了謝謝!

 

「給我閉緊你的腦袋,繼續!」

 

黑暗中感受到腦後又受到一次重擊,褚冥漾吃痛地皺起眉頭,沒有再抱怨學長怎麼老愛巴他。反正在他的人權在外面玩膩了打算浪子回頭之前,他在A.P.是沒有人權的,當然包括拒絕身體侵犯(被巴)權。

 

「身體侵犯權……嗯?」最後一個音輕到幾乎聽不見。

 

伴隨話語的溫熱氣息噴灑在耳邊,衝擊感比之前更加強烈,他只覺得耳朵一熱,卻不知道冰炎勾起唇角,好心情的看著學弟的耳根子泛起淡淡的紅色。

 

「下一杯,什麼顏色?」

 

冰炎的聲音這時又變得很遙遠,有點虛無縹緲,就像隨時會消失一樣。

 

「藍色。」即使這樣,他還是沒有忘記回答問題。

 

開玩笑,他還想活命不想被學長巴死好嗎?

 

 

以此類推,等到三四五杯都猜完後,冰炎定定看著仍閉眼的褚冥漾,紅眸看起來十分深沉,彷彿想起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學長,我可以張眼了嗎?」

 

「嗯。」淡淡的聲音聽不出什麼起伏。

 

緩緩睜開雙眼,褚冥漾的黑眸對上冰炎的,臉上寫滿了疑惑──學長的表情好奇怪,該不會是他全猜錯了吧?可是也沒必要一直瞪他吧?他只是依直覺去猜,對能猜中幾杯可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全錯。」冰炎一句話打碎他微小的希望。

 

不會吧?放棄研究冰炎的表情,褚冥漾苦著臉把視線移到吧檯上。

 

第一只玻璃杯裝著紫色的液體,在昏暗不明的光線下閃著誘人的光澤。

第二杯是深藍色的,讓人直接聯想到深海中那不為人知的領域。

第三杯、第四杯、第五杯,都和他說出的顏色相符──

 

「咦?」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