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夜 逃的了一時,逃不過永遠

 

「漾漾,你怎麼了?」

 

走在他旁邊的千冬歲發現好友非但沒往前繼續走,還呈現身體僵直和兩眼瞪大,標準的飽受驚嚇模樣。

 

「呃、呃……我突然想到有事沒辦法去吃了,回頭見!」說完褚冥漾轉身就想快快溜走。

 

「想溜?」原本還有點距離的聲音馬上逼近到他背後,外加領子被某人揪住。

 

「學長,可以放開我嗎?」垮下臉,他試著要學長還他自由。

 

不要問他為什麼知道倚在門邊那位是學長,直覺告訴他就是,而且還是他那位一號直屬學長。

 

慘慘慘,他今天出門前一定是忘了看黃民曆,沒發現上面寫著不宜出門四個大字才笨到跑來這裡自投羅網!

 

「學弟,你和你的直屬學弟見過?」褐髮學長──席雷‧阿斯利安──提出在場人共同的疑惑。

 

「見過。」

「我和學長不認識!」

 

兩人幾乎是同一秒說出口,答案卻是天差地遠。

 

「褚。」

 

感受到背後傳來濃烈的殺氣,褚冥漾很沒種的開始發抖。但這也非他所願,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位學長直覺就想落跑,還是跑的越遠越好、永遠可以不再見面的那種。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他見過這位學長,但是不知道在哪裡。

 

「你敢再溜走我就把你種在門口!」

 

隨著威脅的話落下,冰炎鬆開對他的箝制,帶頭往餐廳的方向走去,絲毫不在意他會不會趁機落跑。

 

……他還沒那個膽敢違背學長的命令好嗎?

 

走在一行人最後面,他開始回想到底在哪裡見過這位學長。

 

學校?不對,只看過背影不算。

某家書店?不,他幾乎泡在圖書館,文具什麼的也很少買。

路上?不可能吧?學長的存在感很強,怎麼可能和他擦身而過他卻沒有印象?

 

那到底是在哪裡看到?

 

「漾漾不坐嗎?」喵喵歪著頭問他。

 

「什麼?啊、好。」看見千冬歲和喵喵中間有一個空位,他沒有多想就坐下去,

不過一秒鐘後他後悔了。

 

誰來告訴他為什麼對面是學長啊啊啊──

 

褚冥漾的腦袋裡開始播放起孟克的吶喊,扭曲過一百倍的那種。

 

「吵死了!」

 

伴隨怒吼聲下來的是一個暴栗,以及數不盡的白花花閃光,讓他的視線好一陣子都呈現迷茫看不清眼前人的狀態。

 

為什麼連這種被人巴的都好熟悉……

 

「我還可以再補一下。」冰炎涼涼的話傳來。

 

「不用了謝謝。」馬上回神,他意外發現桌上早就擺滿餐點,大家也都開動了,只剩他剛才還在恍神。

 

等等,不太對吧?他從頭到尾都沒有點餐過吧?那擺在他面前這份餐點是誰幫他點的?他的人權呢!?到底跑去哪裡了?

 

「東西是你自己點的。」很有威嚴的黑眸瞪過來,看的他心裡又是一抖。

 

不可能吧!他明明記得沒有啊!還是他的記憶出現斷層了,不然怎麼可能會在恍神時點好餐而且還真的是他喜歡吃的?

 

「漾漾,你忘了嗎?」大概是看他一臉疑惑,千冬歲停下進食的動作,自動幫他解釋,「上星期二我有拿一張菜單給你和萊恩先點餐,還記得嗎?」

 

好像有這回事。原來那張菜單是為了今天作準備的啊?沒想到學長是這麼細心的人,嗯嗯,真是太小看他了。

 

「褚,閉‧腦!」咬牙切齒的聲音再度傳來。

 

對不起他馬上閉腦!

 

反射性在腦中道完歉,他才發現不對勁,非常非常不對勁的一件事。

 

「學長,你……」聽的到我在想什麼?

 

接收到學弟的想法,冰炎吃東西的動作先是一頓,接著放下刀叉,帶著某種情緒的黑眸定定看著他,然後冷冷吐出一句話。

 

「精神有問題,連腦袋都有問題了嗎?」

 

他就是健忘不行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記得昨天做的夢好像也有個人可以聽到他的想法,可是那個人頭髮是銀中帶紅、眼睛也是紅色的……等等。

 

猛地抬頭,褚冥漾的黑眸對上冰炎的,眼中寫滿驚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腦中的想法。

 

「不會吧!?夢裡的人跑出來了!」忘記現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褚冥漾用叉子指著冰炎大叫。

 

……

 

三秒鐘,全場一片靜默。

 

「你是笨蛋嗎!?」倏地站起身,冰炎抓住他的手往外拖,「跟我來!」

 

喂喂,那個誰快來救他啊!

 

「漾漾保重,喵喵會幫你療傷的。」好友一號對他揮手道別,跳過。

「冰炎學長現在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二三五的機率在生氣。」好友二號推推眼鏡,跳過。

「飯糰……」好友三號捧著最愛的食物開小花。

 

……朋友是這樣見死不救的嗎!

 

 

被學長抓著走,他的腦袋又開始高速運轉──學長一定會把他種在飯店門口的!這麼丟臉的事情如果是他一定會氣到抓狂,巴不得跟這個直屬學弟永遠不要有來往,更甚者以後就放任他自身自滅,以後就算在路上遇到也絕對裝死當作沒看到!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裡他的心情開始有些低落,連學長何時放開他都沒發現。

 

啪!

今天第N巴在他腦袋上出現。

 

「給我閉腦,吵死了!」

 

努力把腦袋放空,可是他一放空就沒辦法思考事情,沒辦法思考事情就是連學長要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

 

直覺有殺氣逼近,他反射性抱頭,等了幾秒預期中的一巴卻沒有落下來。

 

奇怪?

 

放下手,他抬頭看向學長,卻在那雙如紅寶石般的眼眸裡看見自己的倒影,以及學長微揚的唇角。

 

天啊啊啊!學長不會是怒極反笑了吧?

 

他是不是該快點找個地方避難?不然等下學長真的抓狂毀了這個地方連帶把他打死埋在這裡就慘了。

 

「你以為你逃的掉嗎?」

 

他只覺得背後一涼,不知哪時靠上了牆壁,完全斷卻他的退路,冰炎卻還在朝他逼進中。

 

在幾乎只有一步的距離時停下,冰炎的左手抓住他的右手,將他整個人強制壓在牆壁上,接著俯身,在他耳邊輕輕說道──

 

「早在走進A.P.時,你就失去自由了。」


T.B.C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