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夜 飯可以亂吃,夜店不可以亂闖

 

「終於有新人進來了呢。」

 

看著甫踏入pub、和自己髮色一樣的黑髮少年,年輕的酒保揚起笑容,紫眸閃過一抹感興趣的光芒。

 

可惜懷著戰戰兢兢心情走入店內的褚冥漾沒察覺到酒保細微的低喃,又或者說,會察覺到的話他就不是那個以神經遲鈍著稱的褚冥漾了。

更何況他現在的全副心神只放在pub的模樣和思考──說腦殘也可以的腦部運動上,沒有多餘的注意力去管其他的變化。

 

不對!他是被下蠱了嗎?不然怎麼會走進這間pub?不可能啊!以他過去不到二十年的生活來說,他一直是乖寶寶──好吧,除了熬夜打電腦之外──大學生的夜衝夜唱還是宿舍門禁時間過了只能待在麥當勞看日出的事情一律跟他都沒有關係!

 

為什麼褚冥漾會保持這種零紀錄呢?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很衰。

 

非常非常衰的那種。

 

讓我們話說從頭,大一才開學兩天他體育課只不過是想跟還不熟的同學打個籃球,籃球框架也會倒下來而且還只壓到他一個人。

 

右腳骨折讓他在醫院足足躺了一個月,只能含淚咬枕頭──噢不,男子漢大丈夫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抹掉重來。

 

總之,等到傷癒出院,他很開心地收拾好物品準備回宿舍時,一陣強風吹過,對,就是你想的那樣,某家店的招牌掉下來,又只砸到他一個。

 

這讓他在醫院又躺了一個月,躺到輪班的醫生護士名字都可以背下來、躺到請假時數快超過一學期的1/3才終於痊癒出院。

 

好了,這次褚同學用了他畢生的好運氣平安抵達學校後,問題來了。

 

雖然他可以背下所有輪班醫生護士的名字,但是同學他一個也不認得,完全不認得,更別提大二的直屬是誰誰誰了。

 

更慘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名字似乎比人更出名。

 

『欸欸你看,是衰人褚冥漾欸!』

『不要用手指他,免得傳染到他的衰運!』

『哈哈,也是吼!』

 

真是謝謝你們的示範啊,同學。

 

碰!

 

發生什麼事了!爆炸了嗎!?

 

很明顯一生回憶錄還沒寫完的褚冥漾狠狠嚇了一大跳,完全忘了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是哪裡。

 

「你想的那什麼東西!聽的我頭都痛起來了!」

 

呃,什麼東西?

 

「再吵我就把你種在店門口!」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人繼續惡狠狠地警告他閉『嘴』。

 

……等等,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吧?如果看到店內裝潢發出的讚嘆聲算說話的話就沒辦法了,誰叫這家店低調奢華的風格不只展現在外面的招牌,連裡面的擺設佈置都一樣好看?

 

啪!

 

痛死人了!到底是誰打他?他跟人素來無冤無仇,就連走在路上會看到的透明物體簡稱阿飄的東西也都裝做沒看到的如此好人,怎麼可能會被打?

 

一隻冰冰涼涼的手搭上他的肩膀外加鬼吹氣──

 

「褚,給我閉腦!」

 

哇啊!是阿飄!

 

媽媽他後悔了啦,半夜不睡覺跑進夜店到底是為了哪樁?現在離開回宿舍睡覺不知道還來得及來不及?

 

「來不及了。」收回手,站在他眼前的人環手冷笑。

 

是人?

 

從剛才就呈現毛骨悚然狀態的褚冥漾總算冷靜下來,也終於可以好好看看眼前的人到底長啥模樣了。

 

一頭純銀的長髮披洩而下直至腰際,只在左額邊挑染了一撮紅色,和那雙血紅色的眸子十分相配,再加上他在不甚明亮的燈光下仍能看出是張偏中性的俊美臉龐、略白膚色,活脫脫就是一個在學校絕對會被瘋狂愛慕女子包圍的帥氣男子。

 

而此時這名帥氣男子正露出一個女生會瘋狂、他卻莫名覺得惡寒的笑容盯著他。

 

「A.P.的結界現在認定神經病也是一種異能嗎?」

 

什麼?

 

「冰炎,別再嚇他了,當心他才剛進來就被你嚇跑。」酒保不知何時走到被稱為『冰炎』的男子身旁,笑笑地對他說。

 

「嘖。」冰炎撇過頭,擺明不想理會。

 

「你好,我是夏碎,A.P.──也就是『Atlantis Pub』的調酒師;他是冰炎,A.P.的老闆。」不理會冰炎的態度,夏碎朝褚冥漾伸出友誼之手。

 

「你、你好。」無法抗拒夏碎如鄰家大哥般的笑容,他愣愣的伸手和夏碎握了一下,腦海中只閃過一個念頭──

 

Atlantis Pub有這麼兇的老闆應該很快就倒了吧?

 

「我看你是欠打!」

 

就算再遲鈍也發現不對勁的褚冥漾試圖在腦中拼湊一個比較可以採信的想法,可是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只能歸納出一個重點。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哼。」

 

冷哼一聲沒說話,冰炎臉上寫著『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麼遲鈍的傢伙?』。

 

「知道就好!」

 

一點也不好!他的人權呢?被誰綁架了?快點還他他願意付贖……不,再不還他他要打電話報警了!

 

「從你踏進A.P.就沒人權了!」

 

什──

 

碰!

 

第二聲撞門聲再度傳來。

 

還沒看清是誰做的,就發現夏碎旁邊多了一個身高大約130公分、黑髮金眼,兩邊都綁辮子圈、身穿改良式和服的小女孩。

 

「主人,書呆醒來了喔!」

 

「嗯,小亭先去準備茶吧,等等就可以吃點心了。」溫和地摸摸小女孩的頭,夏碎笑著說。

 

「好!」看著小女孩蹦蹦跳跳跑走,褚冥漾呆住了。

 

這麼小的小孩真的可以帶到Pub裡面嗎!?警察要是來臨檢怎麼辦?說到這個,他好像也沒20……還是滿18就可以了?

 

「冰炎,我先帶小歲回去了。」不知道褚冥漾腦袋處於高速運轉到快爆炸的狀況,夏碎逕自和冰炎說著話。

 

「我知道了。」回答的口氣聽起來有些咬牙切齒。

 

「明天見。」對他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褚冥漾抖了一下。

 

他剛剛看錯了吧?夏碎身旁一定沒有什麼大片黑氣之類的東西吧?

 

「人都走了你是要發呆到什麼時候!」

 

不,他剛才絕對沒看到調酒師穿牆離去,也絕對沒看到怒火快實體化的冰炎站在他眼前,手舉的很高,準備給他一巴。

 

啪!

 

……啊哈哈,這是夢嚇不倒他的。

 

雙眼一翻,飽受驚嚇的褚冥漾正式暈過去。

 

T.B.C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