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日常二十五題──第十題。  

 

*某些特殊設定有。



  






只是想跟著那人的腳步,走在他後面。
如此而已。









冬天的雪夜北風吹過,拂過臉頰的感覺是麻麻的,帶來光明的燭火在風中左右搖晃,似乎在下一刻就要被吹熄。但他完全不在乎,滅了也好,失去光亮就無法親眼看見「那人」離開。
可惜這晚的燭火從未熄滅,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人的手被另外一個女人牽著,走向雪野家的大門,然後不會再回來了。

哥哥,你為什麼要離開?話在喉頭翻滾,終究還是沒能說出口,那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深夜的遠方,只留下雪地上深淺不一的足跡證明曾有人走過。
但在那之後又會有新的雪落下,蓋掉先前的足跡,如同那人在這裡生活過的痕跡被抹去一樣。

一步一步,踩著比自己略大一些的足跡走到門口,雪花落在他臉上、身上,融入艷紅色的和服裡,染上點點濕意,也染濕了和服下襬。這一切的一切,他完全沒有感覺,黑色的眸子在此染上水氣。


「哥……」


就算喊出聲了又能怎樣?
冬天的孩子被夏天出生的孩子遺棄了。




沒幾年,他追隨那人的腳步進入Atlantis。


雪野千冬歲看著他穿上白袍,本想跟著考取一般袍級,但在某次偶然的機會裡,他巧遇情報班的成員,被那紅到刺眼的袍子吸引,於是他開始收集有關情報班的資料。


了解的越多,他對情報班的興趣也越發濃厚。
抬頭望向一直走在前面的白色身影,他開始猶豫了。


直到那人升上紫袍,他也下了決定──不再追隨那人的腳步。
縱使臉再相似、血緣再多親近,雪野千冬歲仍然不是「藥師寺夏碎」,他們是兩個不一樣的人。
除去這個不說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紫色的旁邊多了黑色。那不是他,而是他永遠追不上的強大身影。
既然追不上,乾脆就分道揚鑣吧!他堅信自己可以在不同的領域贏過他,戴上白色的面具,他披上紅袍,走入情報班。


萬萬想不到,一場鬼王大戰讓他們又有了交集。看著代替自己受重傷的夏碎,他才發現一個事實。


各自踏出的步伐,就算是走在不同的方向,卻是一樣的腳步,就像那晚他踩過的痕跡,重疊了。

雪野千冬歲和藥師寺夏碎現在其實──




「小歲?」

紫白光交錯的陣法散去,以往一直往前走的人,這回站在他面前,揚著溫和的微笑看他。


「夏碎哥,歡迎回來。」


握住夏碎伸過來的手,他想推推眼鏡掩飾不自在,才剛舉起的手沒多久又落下,有點尷尬的態度引起夏碎的注意。

「小歲很可愛呢!」笑瞇瞇地取下千冬歲的眼鏡,夏碎玩味地注視他有些發窘的臉蛋。
「什、什麼……」


在一來一往的對話之間,兩人的手始終沒放開,就這樣漫步回紫館。
這次的腳步……終於是他們兩個一起留下的了。



END.

 

就是這樣(?

晚安囉!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