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日常二十五題──第十一題。  


**1C全員升上高二設定有。

 

 

 

 

 




一如往常,下課時間的2C教室裡挑釁的挑釁、吵架的吵架,和樂氣氛在這裡完全找不到。


「他們又吵起來了。」褚冥漾早在西瑞喊出『書呆欠打嗎!?』的話時就閃的遠遠的,免得又遭受無辜的池魚之殃。


「漾漾不去勸架嗎?」女性友人睜著碧綠的雙眼,疑惑地問他。


「啊哈哈……快上課了。」褚冥漾乾笑幾聲,不打算像高一剛開學那次找死衝到兩人中間勸架。


像是在響應黑髮妖師的話,學校鐘聲非常配合地響起。在鐘聲敲完最後一下,上課的老師相當準時地走進教室。


這節課的老師以嚴格出名,每次出的作業只要稍有一點點不符合標準,絕對會退回去重寫,因此學生上課要有相當專注,否則寫作業時就一點內容也寫不出來了。


不過這只限某些程度比較不好的學生,對於雪野千冬歲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他早就把這星期要上的全部閱讀完畢,現在只是聽一下老師講解的和課本上有什麼不同而已。




所以雪野的下任當家有點不專心。




「一次……兩次、三次……」


用小到旁人聽不見的聲音念著,千冬歲看著出現在課本上的影像,眉頭微微皺起,再度在一旁的筆記上記上一劃。


影像是他放在3A教室的使役傳過來的,觀察對象當然是他同父異母的親哥哥。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他握筆的力道也就越重。


筆在他手裡發出斷裂前的哀嚎聲,但是他沒去管,因為──這是十分鐘內夏碎哥第十五次抬頭看坐在前面的冰炎學長了!


為什麼要一直看冰炎學長?


不甘心地咬著下唇,千冬歲知道他沒有資格多問什麼。對夏碎哥來說,他只是一個對哥哥有著超常關心的弟弟而已,說不定他還會覺得自己很煩。


推推偽裝用的眼鏡,千冬歲看到夏碎第十六次抬頭,手上的筆正準備再劃下一筆時,夏碎忽然轉過頭,紫色的眼眸穿過坐在後面的無數學生,直勾勾盯著千冬歲放使役的地方,彷彿想透過使役看向他。


被發現了嗎……?


望著那雙專注的紫眸,千冬歲暗暗一驚,連忙召回使役,手一歪還差點在筆記本上畫出一道錯誤的斜線。


這細微的縮肩動作剛好被課堂老師發現,於是他敲敲黑板,「雪野同學,請上來做這道題目。」


「答案是……」抬頭瞥了一眼問題,他流利地回答,一如以往那個有自信的雪野千冬歲。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同一時間3A教室,一對搭檔的對話正在展開。




「你煩不煩!?」本來就不太有耐心的冰炎壓低嗓音,被夏碎的視線『戳』了好幾次後,終於語帶怒氣地質問他。


「可是小歲想做紀錄,做哥哥的我當然要滿足他啊!」


微笑的說出讓人吐血的話,夏碎轉頭又看了使役消失的地方一眼,有個計畫正在成形。


嗯,晚上再去找小歲玩玩好了!

 


END.                   


好像放著不動很久了(汗
以上,感謝鍵閱(合掌)

BY 小沐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