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日常二十五題──第十六題。  

 

 

 

 

 



所謂散步,就是散散地、沒有任何想法地走。




但對平和島靜雄和折原臨也來說,他們所謂的散步速度硬是比平常人快了數十倍,有時候甚至不只局限於『地面上』的散步。




碰!碰!碰!




連續好幾聲巨響在黃昏的池袋上方炸開,好幾支行人勿進的交通號誌『插』在某棟商業大樓約三樓高度的地方,看起來意外的奇怪,畢竟不會有人在那種地方行走,除了──


一個黑影在上面飛快的奔跑加跳躍,把那一支支幾乎平行的交通告示牌當成立足點,奔跑時滾毛的黑色大衣隨之擺動,卻完全不會阻礙到那人輕盈如貓的行動。


「哎呀~只是來池袋散個步也會遇到小靜,真是討厭呢!」


踩住最後一個號誌,折原臨也微微曲膝一蹬,躍到商業大樓旁、最高只到四樓的大樓頂樓,臉上掛著慣常的微笑,射出好幾把手中的小刀,藉此阻擋某人殺過來。


「最最討厭小靜了~」


再度射出數把小刀,他往後一跳,看到只有一半的飲料販賣機砸在剛才他站立的地方,至於另外一半的販賣機嘛……


「臨~也~君~唷~」


推開砸在身上的半個販賣機,平和島靜雄刻意拉長聲音,一聽就知道火氣已經被站在屋頂上的情報販子點燃了。


「小靜這樣不行喔!都是大人了還這麼衝動~」順手撿起一罐飲料用力扔過去,臨也趁靜雄伸手接住飲料時迅速地往下跳,沒多久旋即消失在某個暗巷裡。


「……」看清臨也丟給他什麼東西後,靜雄捏爆手中的罐裝青草茶,暗自發誓下一次捏爆的絕對會是那隻死跳蚤的腦袋。




又是一個黃昏,靜雄點起一根菸,在池袋西口公園中隨意走動。
一般來說,沉浸在綠色的植物中越久,心情更會趨於平靜,但煩躁感卻隨著晃的時間越久堆地越高。


那隻臭跳蚤已經一個月沒來池袋了,該不會是死了吧?還在嘲笑自己在這個想法裡竟然會感到些微的恐懼時,靜雄忽然聞到一股熟悉的『臭味』。


「哼,怎麼連在這裡都會遇到小靜呢~」嗤笑一聲,臨也握緊手中的小刀,看著站在不遠處的靜雄,酒紅色的眸子閃過一絲厭惡和不明情緒。


推推墨鏡,靜雄閉了閉眼再張開,野獸般的眼神直勾勾盯著眼前的黑髮男子,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


「我不是叫你別來池袋嗎!」隨手握住一旁的交通告示牌,靜雄使力把告示牌從地上拔起來,用力揮向眼前的臨也,花費的時間比上次短上一些。


「真糟糕,小靜又變得更暴力了!」敏捷地竄進靜雄的攻擊空隙,臨也在他胸前劃上一刀,不太深的傷口有點點紅絲滲出。


「吶,小靜怎麼還不去死呢?」


「臨~也~老~弟~」某人火氣再度被點燃,而且越燒越旺。


「果然最最討厭小靜了!」躲過靜雄揮過來的拳擊,臨也露出一慣的微笑,跳過公園圍牆往外跑,順便躲過好幾個飛過來的不明物體。


「死跳蚤!不要跑!」抓住交通號誌追在臨也後面,他卻感到有那麼一絲絲的不同情緒在胸中流竄。


那是一股、名為「喜悅」的情緒。




當然,屬於他們的『散步』還在進行中,高破壞性,以及、永不停歇。






END.                  


靜臨大好>////<

歡迎同好討論//

 

小沐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