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百架空文**


 

 







秋天,艷紅色的楓葉在他眼前旋轉,然後落下,一片又一片,不曾停止。以手觸摸黝黑的樹幹,那深不可測的黑眸裡能仍倒映出一片又一片的火紅,直到口中溢出短短的歎息聲。


「唉……」


閉上眼,他皺緊眉頭,任憑那股椎心的刺痛感從背後蔓延到全身,卻不喊一聲痛。


不是不喊,而是完全使不上力了。


「……」


眉頭緩緩鬆開,失去意識的少年躺在一堆楓紅中,看起來就好像只是睡著了一樣──如果忽略那使楓葉染的更加鮮豔的紅色液體的話。




一道黑影遮去照在少年身上的陽光。




###




褚冥漾是被揉合花香和數種植物的香味喚醒的。


「唔……」緩緩睜開有些酸澀的眼睛,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天花板,而是雪白的枕頭,也就是說,他現在趴在床上。


以手撐床,他本來想靠自己的力量坐起來,可是背部隱隱傳來的刺痛感終究讓他放棄這個想法,只能趴在床上望著枕頭發呆……等等,好像有點不對勁……


枕頭!?


後知後覺想起自己倒下時應該是在楓樹旁,怎麼會醒來時會在這個陌生的地方?


「醒了?」像是知道他醒了一樣,外面走進一個聲音不熟悉的陌生人。


「你是……」微微轉動頭顱,他只能看到來人有著銀色中夾雜一鮮豔紅的髮絲,以及偏白的膚色,至於其他長相──很抱歉,他全部沒看到,請不要太苛求趴在床上、連抬頭背都會痛的傷患,謝謝。


「看來你恢復的差不多了,還有力氣腦殘。」


做做腦部運動這樣才能分散對傷口的注意力啊!


「喔?」


他是說真的!這種『傷』不知道要多久才好,如果在好之前天天都痛成這樣的話不找點其他事情來做會抓狂的吧!況且又不是他願意受這種傷的,誰知道……


「啊!」突然停下腦部活動,褚冥漾不顧身上的傷勢,猛地抬起頭,一臉見鬼的指著青年,「你你你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呵。」


不要只是笑啊,他的人權呢?跑去哪裡了?快點回來吧!


「你早就沒人權了,更何況楓樹的『守護天使』哪來的『人權』?」


赫!他倒抽一口氣,沒想到這人知道他的身份、不,不對,那是以前上天賜予他的身分,現在的他……


眼神一黯,他左手放在右肩膀上,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點,遲遲不敢往下探索,曾經擁有天使象徵的潔白翅膀已經不在了。


他折翼了。


折翼代表失去天使的身分,墜入世間,這不是轉世,所以保有天上的記憶,也還擁有天使的無盡壽命,卻只能日日夜夜懷念天上的美好,再也回不去了,永遠。


「這有什麼好難過的?」青年冷哼,艷紅色的眸子望進他的,「上面還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


「我……」剛動太快不小心扯到傷口,他悶哼一聲,再度趴回床上,腦海浮現昏迷前最後一眼。


他曾經是楓樹的守護天使之一,每天都會在負責的楓樹區域內繞繞,看看有沒有楓樹生病或受傷。


別以為植物不會動就沒有心情和想法,他們有,只是人類偵測不到,但植物的守護天使可以感覺的到植物在想些什麼。


在他的守護區域中有一棵特別漂亮的楓樹,或許不是最大棵,但是它楓葉的顏色是所有楓樹裡最鮮豔、最好看,而且樹葉在晚上還會散發出淡淡的銀色光芒。這讓他常常在秋天時望著那棵樹,看到入迷忘了時間的流逝,最後才在其他的楓樹戲謔聲中察覺天色已黑,早錯過了回天上的時間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除了那棵樹,他區域內的其他楓樹都很「活潑」,很有自己的想法。


『漾漾好可愛,喵喵好喜歡漾漾喔!』
『漾漾你今天又比昨天多發呆五分四十二點五四一秒了。』
『飯糰……』
『有沒有空陪我喝一杯咖啡啊?』
『褚小朋友~♥』


……不用懷疑,他幾乎每天都會聽到以上的對話。


只有那棵楓樹是安靜的,完全沒有想法流到他那裡。


甚至連他的名字──冰炎,都還是從別的樹想法中知道的。


若真要說,很偶爾很偶爾,只有他站在樹下看著楓葉順便做腦部運動的時候,冰炎樹才會搖一搖,較低的枝椏有時候還會敲到他的頭,就像在提醒他不要腦殘了一樣。


可是他就就是喜歡待在那棵樹旁,就算因為太晚回不去天上也無所謂了。


「褚?」


沉浸在思緒中的褚冥漾完全沒聽到有人叫他的聲音。


有天使守護的植物可以在幾年後轉化成人的型態,他一直很期待那冰炎樹有一天能轉化成人。


直到那一天,冰炎樹莫名地枯萎了。


不管他施再多的救護措施都沒有,楓樹就這樣靜靜死去,還是沒對他說過一句話。


再之後,天上管理他們這些守護天使的大天使長聽到這個消息後非常憤怒,對他處以極刑──折翼。


還好在他的苦苦哀求下,負責流放他到人間的天使把他放到那棵不斷落下最後血紅楓葉的冰炎樹旁。


原本就想這樣和冰炎一起死去的。


「褚!」


「呃!」被放大音量的叫聲嚇了一大跳,他倒彈一下,卻再度扯到傷口──下場當然是又倒回床上哀嚎。


「把你剛想的全部忘掉!」青年一開口就是霸道的要求。


為什麼?


「憑我就是那棵楓樹!」


喔喔……什麼?他是冰炎!?


「你是那棵樹!?」冰炎不是已經死掉了嗎?怎麼可能轉化成人!


「我‧沒‧有‧死!」這句話講起來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意味。


「那那那、那……」他不知所措地指著冰炎,腦袋理不出一個思緒。


「我的靈魂和樹分離,然後轉化成『真人』。」不是植物擬化成人,而是『真人』,不會因任何原因再變回樹的型態。


「為什麼?」靈魂分離再轉化成真人風險非常高,到現在幾乎沒有植物成功過。


聽到褚冥漾的問話,冰炎單手支起他的下巴,紅眸很認真地看著他,「因為你。」


「人或植物都有壽命限制,只有『真人』的壽命和天使一樣無盡。」


聽到這句話,褚冥漾的眼眶漸漸紅了起來。


「謝謝你。」雖然他是因為冰炎轉化成真人才受罰,可是如果沒有轉化,他就沒辦法對冰炎說喜歡……啊!


「嗯?」冰炎挑起眉頭,一臉就是『給我用說的!』。


「我……」


他開不了口啊!冰炎不是有竊聽天線?這樣應該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吧?可不可以就不要講了他會害羞啊啊啊──


啪!


喔喔喔!這次是真的被巴了,不是枝椏是真的手──


「褚!」


……是,他閉腦。


看著臉紅不敢直視自己的黑髮少年,冰炎勾起一抹很淡很淡的笑容。


沒關係,反正來日方長,他們有無盡的壽命,想聽什麼話還怕聽不到嗎?








END.                 


很喜歡的一篇,

有想要收入幻獸篇(告非樹根本不是幻獸吧!?

以上//

 

小沐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