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文注意

 

 





「你們是怎麼選的!」




一疊公文被扔在厚實的木桌上,發出不小的聲響,四散的紙張更為身在其中暴怒的人增添幾分冷峻的氣勢。


「呃主席……」站在桌前的其中一人臉色蒼白,擦著實際上並不存在的冷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沒話說了嗎?」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Atlantis黨的現任黨主席──冰炎,把手負在身後,轉身望向窗外。


不知是不是巧合,冰炎視線落到窗外時,離自己黨總部並不遠的反對黨同時施放慶賀煙火,一朵朵炸開的鮮豔火花在黑夜裡顯得格外亮眼,看的冰炎自然又是一陣怒火燒起。


「總統。」站在剛才發言人的旁邊,另一名黑髮紫眼的男子出聲。


「說。」


「這次選舉失利是因為您執政了兩年,冰牙國的失業率卻沒有降低,還有許許多多的因素造成的。」副主席──也是行政院長夏碎一針見血指出問題。


「我知道。」轉身看向兩人,冰炎面無表情地說,「我要換掉你。」他指著剛才語塞的人。


「呃!?」


「還要我再多說一遍嗎?」他臉上絕對不是敢讓人點頭的危險表情。


「副主席……」Atlantis黨秘書長……不,應該說是「前」Atlantis黨秘書長求饒地看著夏碎。


「我無能為力。」夏碎輕搖頭,一臉微笑地說。


「明天把辭呈交上來,你可以走了。」


看著前秘書長垂頭喪氣的走出辦公室,夏碎臉上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看的冰炎渾身不對勁。


「笑什麼?」


「沒什麼,這次選舉失利,反對黨拿走大半的票數,連我們一向引以為傲的城市帶都少掉至少一成五的票數。在這種風頭上,你有下任秘書長的人選了嗎?」分析完目前的問題後,夏碎最後一句雖然是疑問的句子,語氣卻是百分百的肯定。


也就是說,誰要在這個緊急時刻擔任舉足輕重的Atlantis黨秘書長他們早就心知肚明了。


沒錯,就是他──




「哈啾!」在大太陽底下,身著學士服、戴學士帽的褚冥漾狠狠打了一個噴嚏。


奇怪,又不是冷得要死的天氣,他怎麼會莫名其妙打噴嚏?褚冥漾疑惑地抬頭看了太陽一眼,肩膀冷不防被拍了一下。


「漾漾,恭喜你畢業了!」


轉身他看見金髮友人笑瞇瞇地對他說,在一旁的朋友千冬歲推推眼鏡對他點點頭,還有雖然看不見但他知道一定有到場的萊恩都給予無聲的祝福。


「謝謝你們。」接過喵喵給的花束,黑髮青年目光落向他們背後,那裡什麼也沒有。


「漾漾在找冰炎學長對不對?」喵喵閃亮大眼眨啊眨,笑容也更燦爛了。


「啊哈哈……怎麼可能,學長現在是總統和黨主席,哪有空來嘛,我怎麼可能會找他,沒有啦!」


現任冰牙國總統是政治系大他一屆的直屬學長冰炎,兩人同樣會念書,但不同的是學長是全方位型通才,大學畢業後就直接進入政壇,不像他什麼都不會──只擅長念書,所以就繼續出國攻讀碩士。等到他畢業時,學長早就是冰牙國的總統了。


「哥!」千冬歲驚呼的聲音喚回他神遊的神智,定睛一看,不是夏碎是誰?


微笑地握住千冬歲的手,夏碎低下身不知道對千冬歲說了什麼,只見他臉色微紅的點點頭,兩人看起來就是一副甜蜜樣。


嗯,有點閃。


熟練地從口袋掏出墨鏡戴上,他早就習慣這對情侶檔不經意放出的閃光了。一邊的喵喵動作和他一樣,看來也是受不了閃光。


「我們先去別的地方走走吧!」意有所指地看向還在放閃光的情侶檔,褚冥漾對喵喵和萊恩說。


「好呀!」
「飯糰……」


「好好好,走吧!」


沒細想此時應該在國內坐鎮的行政院長跑來焰之國做什麼,冥漾朝情侶檔點點頭,轉身欲離開,卻不小心撞到站在他身後的人。


「痛!」反作用力讓他退了幾步,他捂著鼻子低呼,這才想到該道歉,「對不起……我不是──」


抬起頭,他愣住了。


「褚。」

「學長!?」


學長怎麼會來這裡?他現在是一國之主欸!可以這樣隨便離開國家嗎?而且總統身邊不是都有隨扈嗎?怎麼連半個人都看不到?


望向過了幾分鐘還呆在原地的褚冥漾,熟悉自家學弟腦部運動非常活躍的冰炎忍不住抬起手來對他就是一巴。


「你還要腦殘到什麼時候!」


好痛,學長怎麼可以對久未見面的學弟這麼暴力?


「嗤!」面對褚冥漾譴責的眼神,冰炎不但沒有愧疚感,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哀嚎完,他總算問到重點,「學長,你怎麼來了?」


「褚,我有話要跟你說。」


聞言,他抬起頭,意外看見冰炎那雙火紅的眼眸認真地凝視他的,嚴肅的表情就像要看進他靈魂深處,似乎要告訴他──


他喜歡他,也需要他。


褚冥漾心中猛然一驚,被自己心中的聲音嚇到了。冰炎只是他大學的直屬學長而已,怎麼可能會對他說這種話?更別提他們兩個都是男的,就算他真的喜歡冰炎也不可能吧!


……等等,他剛想到什麼?


只有念書時才會展現精明的腦袋再度放空,完全不想去回想自己剛才到底想到什麼了。


……他絕對什麼都沒有想到,真的。


「冰炎,我看找個地方聊聊怎麼樣?」夏碎『適時』介入還在對望的兩人。


聽到夏碎的話,冰炎先是瞪了明顯在偷笑的搭檔一眼,這才開口,「褚,你帶路。」


「什麼?」他頓了一下才聽懂冰炎在說什麼,「啊、等一下,我先把學士服和帽子還回去。」


望著褚冥漾跑遠的身影,夏碎手搭上冰炎的肩膀,「再不出手,小心被搶走喔!」他意有所指的看著褚冥漾和回收服裝登記處的男生聊得很開心的模樣。


「咦?那不是漾漾的高中同學魏禹嗎?」喵喵也看見登記處的男生,訝異地說。


「……」冰炎看那兩人聊越久越覺得礙眼,終於走過去給褚冥漾一巴,把人拖回來。


「冰炎學長要不要和漾漾先聊聊?」千冬歲推推眼鏡,提出看似十分中肯、實際上卻是出賣好友的意見。


點點頭,冰炎完全不顧在心中吶喊要求人權的褚冥漾,再度把他拎走。




走離他們有一段路後,冰炎和褚冥漾來到學院的一處死角,由三面學院的牆壁所構成,早上偏東的陽光剛好被其中一面高牆所阻隔,所以形成一方小小的陰影角落,除非走近一看,不然不會有人看見誰在裡面。是個很適合談話和……談情說愛的地方。


可是從鬆開褚冥漾衣領到現在,冰炎完全沒說一句話。


「學長……?」別老是沉默啊!他怎麼知道學長心中在想什麼啊?


「我FIRE黨的秘書長了。」冰炎突然說出一件和他不相干的事──至少褚冥漾是這麼認為。


「嗯……」所以呢?他有些漫不經心地應聲。


「我要你接手。」


「嗯嗯──什麼?等等,學長你剛說!?」他聽錯了吧?拜託學長說他聽錯了!


「我要你接手Atlantis黨的秘書長。」看褚冥漾一臉就是想當成聽錯的樣子,冰炎索性把話挑明。


「可是…為什麼?」皺起眉頭,褚冥漾仍在冰炎將賦予他大權的惶恐狀態中,無暇發現冰炎已經把他整個人困在牆角中了。


「因為你有這個能力,還有──」冰炎輕勾起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要你陪在我身邊。」


聽冰炎說出這句話,他呆住了。在這個陽光照不到的角落,陰影不曾改變,就好似時間定在那一刻,定在冰炎和他對望之中。




很久很久……不,也許只是過了一年,身為Atlantis黨秘書長的褚冥漾助冰炎再度贏得總統大選後,他才想起當初是不是被自家學長拐了?不然他怎麼會答應接手祕書長和──


「褚。」
「什麼事?」




轉身,抬首,然後吻上。





END.       


同學的踩點點文//

依舊螞蟻搬文ING~

 

小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