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日常二十五題──第十五題。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別長,到了三月初仍是冷颼颼的,雖然不至於像十二月一月那時會下雪,但也夠早起的高中生受了。

 

「真的好冷啊……」其中一位便是來良學園的高二生‧龍之峰帝人。他哈著白氣,不住地左右張望,卻沒發現那位理論上早該到了的友人。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拂過臉龐的風感覺讓他直覺想將臉埋進溫暖的圍巾裡,但從口袋伸出的雙手探向脖子卻什麼也沒摸到。

 

咦?他忘記戴圍巾了?

 

Good morning,dear帝人!」爽朗的招呼聲伴隨襲上脖子的冰涼感,又讓帝人縮了一下。

 

正臣把手貼在他的脖子上,藉以取暖。

 

「哇!好warm,還是帝人的體溫最高了!」

 

「講得我好像是小孩子似的……」毫不費力地把正臣的手拔下,帝人覺得自己的臉頰大概已經凍到沒知覺了,連講起話來都有點怪怪的。

 

「別計較那麼多嘛,你和小學根本沒差多少,不、是一點都沒變!」

 

「是是是,倒是你整個人都變了,當初還嚇了我一大跳。」隨口敷衍正臣的話,一陣冷風再度吹過,他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小看池袋的冬天了?

 

「是嗎?」如同初次見面,少年靦腆地笑了一下,旋即跳起來撲向好友。

 

「哇啊!你做什麼啊?」被壓倒在地的帝人吃痛地摸摸後腦杓,這樣一撞不知道有沒有腫起來?

 

「這樣有沒有比較warm啊!萬人迷正臣特地give you熱辣辣的love溫暖你的body喔!」硬是壓在帝人身上的正臣笑瞇瞇地說,眼中閃過一絲光芒。

 

「好重,快點起來啦!」兩個男生在清晨的街道疊在一起做什麼?

 

話雖然是這樣講,但他感覺到正臣的體溫透過衣服傳過來,稍微暖和了他的身體,終於沒那麼冷了。

 

只是脖子還是因冷風吹過而感到有些冰涼。

 

「啊、帝人你好無情,My heart is broken.」正臣起身後,又馬上用誇張地西施捧心模樣指控他,一整個非常忙碌。

 

「恭喜,文法對了。」不當一回事地往學校走去,帝人並沒發現正臣沒跟上來。

 

「帝人!」正臣在後面叫他。

「嗯?」停下腳步,他回頭看好友。

 

「嘿、借你啦!放學再還我囉!Dear帝人!」一道身影迅速地掠過帝人身邊,他只感覺到脖子被繫上某種布料,正臣就不見蹤影了。

 

「真是的。」低頭望了亮黃色的圍巾一眼,他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加快腳步往學園走去。

 

 

又是一個寧靜的早晨,昨天正臣因為要開風紀委員會,沒有和他以及杏里一起回去,自然也就沒機會把圍巾還他。

 

下意識把臉埋湛藍色的圍巾裡,幾乎只剩眼睛露在外面。他有些擔心,今天和昨天一樣冷,不知道沒有圍巾的好友會不會冷?

 

Hi!早啊,帝人!」熟悉的聲音外加勒住他脖子的手,在在顯示正臣來了。

 

「早。」再度扳開他的手,帝人把手上的紙袋遞給他,「你的圍巾,昨天謝了。」

 

說這句話時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難為情?

 

看著帝人埋在圍巾裡,隱約透出紅暈的臉龐,正臣笑的很詭異,沒接過紙袋。

 

「咦?」

 

順手抽走帝人的湛藍色圍巾,讓那張有些羞窘的臉蛋一覽無遺。正臣會意地眨眨眼,揚了揚手上的圍巾說道──

 

「這條我就收下了,dear帝人,感謝你的gift

 

「什麼?」他很明顯地還在狀況外。

 

exchange圍巾,充滿lovemorning啊──」從紙袋拿出黃色圍巾替帝人戴上,正臣陶醉地摸著繫在自己脖子上的湛藍色圍巾,再度蹦跳離去。

 

「喂喂喂,正臣,等我啊──」

 

抓緊黃色的圍巾,帝人快步追過去。

 

從遠處看起來就像藍配黃、黃配藍,永不分離。

 

 

當然,這只是一個日常的小小片段而已。







END.                  


只看過動畫,和小說原著不符請無視(欸)

以上~

                                       小沐


, ,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