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雜現在的未來式,未來設定有

 

 

 

水從指縫間流過,在眼前展開的是無止盡的透明藍,四周很安靜,對水的感受也就更為深刻。

附近的景色倏忽即過,除了大片大片的藍什麼都看不清,直到手觸及冰涼的牆壁,破水而出的那一刻,無止盡的歡呼從四面八方湧入,他喘著氣抬起頭,然後看見了電子看板上的數字。

 

【七瀨遙‧1

 

舉起手,從指縫間滑落的水珠尚未完全落下,還掛在那搖搖欲墜,立即被比他厚實的手掌握住,從水中拉起來。

「小遙,在想什麼呢?」

掛著溫柔的笑容,真琴問看似面無表情的遙,其實心裡已經有答案了。

默默瞪他一眼,遙的眼中很清楚透出「之道就不要問」的想法,如果是別人,或許看不出他臉部細微的差異,但對方可是真琴,猜不出來是不存在的答案。

「……不要加小。」

「是是是。」

寵溺地回應,鬆開遙的手,真琴從一旁的架子拿起樣式圖案是圓點的毛巾,還沒轉回頭,衣服就被一股微小的力道扯住了。

濕潤的感覺逐漸滲入,他頓了下,空著的手輕輕握住揪住他衣服的手,語氣是快滴出水的溫柔。

「遙,我在這裡,不會離開的。」

除了高中時期真琴曾在合宿時溺水,遙覺得害怕,讓他下意識在真琴一鬆手就想抓住的原因,源自於他們那「第一次」的吵架。

高三時,在燦爛煙花落下的瞬間,鬆開緊握住他的手,說出「我要去東京讀大學」的真琴,就像風一樣,在他跑離後什麼都沒抓到。

還好後來他們又和好了,再也沒過架,在全國大賽比賽結束後,他們畢業了,真琴如他所說考上東京的大學,他則加入職業泳隊,開始大大小小的比賽和訓練,一年中難得能見到彼此幾次,更多時間是用當時一起買的手機聯繫。

四年後,真琴順利從大學畢業,在東京找到一份工作,算是定居在東京了。他則開始隨職業隊四處移動,直到25歲那年,得到聯賽自由泳冠軍的他隨即在比賽後宣布退役。

這時,真琴已經在東京工作了三年多。

還記得他宣布退役的當天晚上,在門口看到他提著行李出現的真琴,什麼也沒問,只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以及一雙彎成弧月狀的綠眸,上揚的唇角輕輕說了句話。

 

「歡迎回來,遙。」

 

毋須任何詢問,他們在一起了。

二十多年的默契,根本不需要靠言語來確認,真琴不需要、他也不需要。

「遙?」

拿著毛巾在他面前揮揮,真琴看看有些失神的遙,主動將毛巾覆在他頭上,怕離開浴缸有段時間的戀人會感冒。

「再不擦會感冒喔,這樣就不能泡你喜歡的水了。」

真琴的話很有效,一說完本來還在想些什麼的遙立刻開始動作,忙著擦拭溼答答的頭髮和身體,對方則站在原地,繼續跟他說話。

「今天還要趕案子嗎?不如我來做飯吧?」

停下擦拭的動作,遙抬起頭,很認真看了真琴一眼,繼續擦頭髮,毛巾下傳來略顯淡漠的嗓音。

「不用了。」

當時的比賽獎金當然不用說,足夠退役後的他生活了,但他還是依興趣接了些設計案,有時候會需要趕工。

真琴願意幫忙很好,但若是煮飯,還是他來就好了。

連弄個炒飯都快要燒掉廚房的人可信度是零,就算那個人是他的戀人也一樣。

「咦?為什麼?」

不顧真琴的疑問,套上居家服的遙往外走,再拉開門的瞬間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停下腳步,轉頭看向還穿著工作西裝的真琴。

嘴角揚起很小的弧度,冷漠消散,淡淡的溫柔乍現。

對著他,他微笑。

 

「真琴,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喔,遙。」

 

 

 

END.

趁Free!完結前來一篇

不管他們上大學後會不會分離,他們的心是不會分開的:P

 

沐 09.22.201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晴空盪漾

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